为求生加入党卫军 犹太男孩成了纳粹吉祥物

最近,一本新书《吉祥物:一个犹太男孩与党卫军行刑队的非凡故事》出版发行了,该书讲述了二战期间犹太男孩亚历克斯·库尔泽姆的离奇遭遇。



亚历克斯·库尔泽姆1935年出生在白俄罗斯明斯克地区的一个犹太人村庄。他对童年的记忆始于1941年10月21日。因为那天发生的事情已经用鲜血浇铸在了他的心里。那天晚上,两个拉脱维亚士兵闯进亚历克斯家,把他母亲毒打了一顿。他们离开后,母亲告诉他:“我们明天都得死。”那天夜里亚历克斯从噩梦中惊醒,一个声音在他心底喊道:“我不想死!”于是他穿着睡衣,深一脚浅一脚地绕过前一天挖的死人坑,跑到树林里躲了起来。第二天一早,他被惨叫声惊醒,看到啼哭的妇女和孩子们站在新挖的坑前,母亲和弟妹也在其中。“我看到士兵们向我母亲开枪,又用刺刀将弟弟和妹妹刺死。我死命地咬住自己的手,不让自己喊出声来。”

多年以后,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带弟弟妹妹一起逃走,亚历克斯痛苦地说道:“当时我也是个孩子,我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里,该怎么办,带上他们大家只有死路一条。”他在树林里躲了9个月,期间靠野果充饥,有时也跑出去要饭吃,他还从死人身上扒下衣服来取暖。1942年7月12日,他被拉脱维亚士兵抓住。他们把他带到一所学校,准备将他和这里的孩子一起枪毙。行刑前,亚历克斯意识到自己必须把握机会搏一把。他跑到士兵面前,跪在地上求他们给点儿面包吃。这个突兀得有些滑稽的举动让士兵们感到好笑。一位军士看他长得不像犹太人,就动了恻隐之心,把他从孩子堆儿里拖了出来。在给他洗澡时,军士发现亚历克斯已经接受过环割手术,这表明他肯定是犹太人。“他警告我绝对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否则我们俩都得送命。”



亚历克斯在这支部队留了下来。不久,该部队被改编为拉脱维亚党卫军的行刑队。由于乖巧伶俐,亚历克斯很快成为这支部队的“吉祥物”。他们为他做了小号军装,上面有党卫军的标志,还给他配发了黑色皮大衣和手枪。他穿着这身制服接受过希特勒的检阅,还多次出现在纳粹的宣传片和报纸上,被称为“德意志帝国最小的纳粹”。后来,他与这支部队一起被派往前线,在那里他目睹了更多的纳粹暴行。他亲眼见证了斯洛尼姆大屠杀,纳粹将1600名犹太人赶进斯洛尼姆的一座教堂,从外面将门窗钉死,然后放起火来,里面立刻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拉脱维亚士兵还把他当诱饵将一些姑娘骗进军营强奸。当纳粹准备把犹太人运往集中营时,亚历克斯再次充当了诱饵。“他们让我给他们发巧克力,骗他们上火车。我不知道列车将开往哪里,但我从士兵口中听到他们再也别想活着回来了。”“我憎恨他们的残暴。但不能否认,我也喜欢成为人们注意力焦点的感觉,这是我苟且偷生的办法,因为我能讨他们开心。但与此同时我也生活在巨大的孤独和恐惧之中。我不敢相信任何人,我的老乡、俄罗斯人都鄙视我,因为我穿着纳粹制服;我终日提心吊胆,害怕纳粹发现我的犹太人身份。”



1944年,纳粹面临溃败,亚历克斯被安排到一个富有的拉脱维亚家庭收养。1949年,他辗转前往澳大利亚,唯一的行李是一个破旧的手提箱,里面有他过去的照片和文件。他四处打短工,最后开了一个木匠行。在半个世纪里,他从未对妻子和孩子们提起过那段经历。1997年的一个晚上,亚历克斯和儿子马克看了一部关于二战幸存者的纪录片。看完之后亚历克斯对马克说:“儿子,我也有个故事要告诉你。”于是他将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缓缓道来,将噬咬他心灵50多年的秘密和盘托出。多年以后,亚历克斯回到明斯克的家乡,“我终于能够在母亲墓前放上一束玫瑰。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我站在那里时,我仍然需要攥紧拳头才不让自己喊出声来。当年我应该领着弟弟妹妹和她站在一起吗?这个问题一直折磨着我。但我知道一点:母亲临终前的最大愿望就是希望我能活下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