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六章血红的汉江 第十八节军号退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前线的三个连都是步兵在前机枪兵在后,四十挺DP机枪都打红了也没顶住敌人,空弹盘换下一个又一个,被机枪扫倒的韩军如麦子一样成片的倒下,很多韩军往前跑的太快,被机枪打了四五个枪眼儿之后尸体还向栽着倒下去,最后摔倒在地掉进志愿军的散兵坑里,最前排的散兵坑里每一个都有好几具韩军的尸体,敌人玩命的冲过来连机枪都挡不住。

张学义亲自操作一挺M1919A4重机枪射击,弹链飞快的进了枪里,子弹壳越落越多最后都堆积在地面之上,枪管热的直冒热气,阵地上不分轻重武器一律密集开火,美军的坦克不停的向机枪手的阵地开炮,不少机枪手被弹片打死打伤,本来人很少的卫生员就忙不过来。

马云所在的战壕里士兵人手一支冲锋枪,即使如此优良的火力也难以抵挡韩军潮水般的进攻,美军怕死所以非常好打,只要击毙一个十几个几十个就会趴在地上不动,胆子大的会举起枪乱打一通,韩军进攻犹如不停息的潮水,他们的进攻速度就像听到冲锋号音的志愿军,不过志愿军是在有绝对优势的时候才吹号攻击,韩军什么优势没有就靠勇气和狂热盲目攻击,马云的战士打光了一个弹匣又换上一个,即使这样韩军也从他所在的战壕上越过直扑机枪阵地,马云看开始站在战壕往外打,后来背靠战壕内壁向上边打,最后躲在防炮洞里向外射击,战壕里填满么敌人的尸体,也有被机枪迫击炮打死打伤的志愿军,每个战士身上带好几百发子弹,激烈的交火结束后冲锋枪都丢在地上不用,幸存下来的战士只能从尸体底下拿出韩军手里的M1半自动步枪,跟跳进战壕里的敌军就展开肉博战。

张学义拿望远镜看马云的战壕看的十分清楚,他独自操作M1919A4机枪可劲的向战壕外边扫射,少进战壕一个敌人马云的连队压力就小点,寇勋的三个连部署在马云的阵地后边,即使这样散兵坑也落满尸体,不少摔倒的敌人跟志愿军战士肉博在一起,面对成群的敌军,来不及装子弹的志愿军战士拉响手榴弹与一群敌人同归于尽。

韩军的冲锋停止在寇勋的机枪阵地附近,四十挺DP机枪打出一道火墙才把敌人挡住,第一批向敌人射击的机枪手全部阵亡,机枪手的鲜血喷溅到机枪的枪身上,已经把枪都染的变了颜色,阵地被炮弹打的看不出那有战壕和散兵坑,张学义一个人再有本事也挡不住比自己多五倍的敌人,机枪打的枪管发红,机枪已经失去精确射击的能力,他只能改用步枪射击,寇勋身边的警卫员全被坦克炮的直射火力打倒在地,血肉模糊的警卫员不能在继续保护他,寇勋打红了眼也没击退敌人,他四处寻找自己的士兵,他看到一个受伤的司号员,司号员手里的SVT-40步枪已经没有子弹,他也找不到手榴弹和子弹用,他拉过司号员问:“军号在么?”

“报告营长,军号还在,要吹撤退号么?”

“立即给我站起来吹冲锋号,快吹。”寇勋安排完了拿起电话喊:“迫击炮排,立即用缴获的炮弹向敌人的后续部队开炮,打光所有炮弹,然后来机枪阵地。”

“是。”一直很谨慎的迫击炮排没打几发炮弹,他们只向敌人最多的地方开炮,虽然弹无虚发但是还没挡住敌人,现在有了营长的命令他们也放开胆子使用炮弹。

马云一个人在战壕里继续射击,继续摇晃着顺着战壕走,见到还能抵抗的敌人就拿枪刺扎,他在战壕里感觉没有其他颜色,只有红色的血,自己战士的血,敌人的血,以及流到眼睛里的血,他忍着疼用手擦擦眼睛,他还能看到战壕里的情况,他边走边喊:“还有人没有,还有人没有?”

守战壕的侦察连已经全部阵亡,多数战士的尸体倒在战壕里被敌人的尸体盖住,已经看不到几个志愿军战士的尸体,马云感觉自己身上多处受伤,走一步浑身都疼的要命,他努力支撑着走了几步,看有一个敌军机枪组跳进战壕,准备用志愿军的战壕当阵地,马云强打起精神踉跄的往前走,端起M1半自动步枪就连续射击,八发子弹打空以后几个机枪手全死在机枪旁边,这时更多的韩军救护兵跳进战壕企图抢救伤兵,马云往前紧走了几步,他是踩着还没硬的尸体往前走,他端着枪对准一个救护兵就刺了过去,M1半自动步枪的刺刀早已被血染红,马云扎死一个敌人感觉再无力气行动,他感觉天旋地转就失去重心倒在敌人的尸体身上。

马云倒下之后越来越多的韩军进入志愿军战壕,他们用枪榴弹手榴弹向北边的散兵坑打,寇勋的连队也打得所剩无几,能还击的步兵端着步枪趴在地上打冷枪,但几发子弹那能挡住敌人凶猛的人海攻势,韩军没费力气就打到机枪阵地附近,寇勋手下的通讯员不断的过来报告,“营长,机枪子弹用完,现在怎么办?”

寇勋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张学义也被炮弹震得脑袋发懵,他已经听不到人说话的声音,此时号兵强忍伤痛,一手按着受伤的部位,勉强的在战壕里站直了,然后拿起号吹起了冲锋号,号声掩盖了一切声音直刺敌人的耳骨,金黄色的铜喇叭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听到号声的韩军掉头就跑,他们这些人从志愿军入朝之后就没少听这个声音,他们知道喇叭一响就等于完蛋,跑的慢了会全被志愿军俘虏。

潮水般涌来的敌人向退潮的海水一样退去,阵地表面又显露出本来的面目,到处是尸体到处是弹坑,仔细看这些尸体多数穿着韩军制服,地上丢弃的武器多是些美式武器,号声吓走了敌人,给即将崩溃的志愿军赢得了宝贵的时间,迫击炮持续快速的射击让韩军死伤惨重,一直躲在坦克后观战的美军都被惨烈的战斗吓坏了,有不少美军丢弃武器坐在地上失声痛哭,有的被炮火吓出了精神病,丢弃了武器四处乱跑。

“他依然这么坚强,依然这么厉害,他是不可战胜的。”伯特上尉不忍看到如此血腥的场面,鲍曼、吉米也被血腥的战斗所震撼,他们心里升起一种巨大的恐惧,这种恐惧是不能拿他们在军校里所学的东西压制下去的,恐惧越来越快的占据他们的身体,鲍曼说:“那位张将军不可战胜么?”

“不,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他个人,是这些所有跟我们战斗的人,他们居然拿喇叭可以把几百人吓走,他们不是做了一件事才让我们的盟军如此害怕的事,我不知道是张学义成就了这支武器落后的军队,还是这支军队成就了他的理想,总之我们面前的这道防线是无法逾越的,如果你不赞同我可以开着坦克往前走。”伯特刚说完一发炮弹落在坦克后边,躲藏在坦克后边的步兵太密集,一炮打过来死伤了一大片,这种零星的炮击对新兵来说是最恐怖的,吓哭的人是越来越多。

逐渐恢复过来的志愿军机枪阵地继续向敌人射击,子弹从坦克之间的缝隙穿过去击毙了没藏好的步兵,鲜血喷的到处都是,美军步兵现在不敢继续躲在坦克后边,潮水般的往后退,看美军败退韩军步兵也跟着跑,敌人凶猛的攻势再次失效。

美军韩军的救护兵都不够用了,装伤员的车都忙不过来,美军坦克只能帮着运轻伤员,敌人逐渐的从前沿向后撤。逐渐缓过神儿来的张学义一看敌人走了,急忙提着枪跑到阵地外边,他一口气跑到马云的阵地里,他四下寻找马云,这里只有马云一人佩带手枪,几乎每个战士身上都有冲锋枪子弹袋,马云也是这个装束,他顺着战壕走着就看到马云面朝下倒在地上,张学义立即一把拉过他,扛在身上就往后跑。

寇勋的伤口被卫生员包扎好了,他立即集合起炮排的战士打扫战场,战壕里的尸体没发搬运,活着的战士优先照顾伤员收集敌人和自己部队的武器,缴获的武器堆积如山。马云被背到后边的战壕放下,卫生员马上抢救,因为寇勋的部队战利品多,有全套的美军救护用品,止疼针、止血药多的是,马云打了两针眼睛很快睁开,他没什么要命的伤就是擦伤太多,又急又累昏迷过去,被抢救过来他看到张学义就哭了,张学义看着悲伤的马云,“马连长,别哭了,我知道你的连队全部牺牲,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天还是白天,敌人还没走远,我们要立即收集武器加固阵地,你守的阵地不能再派兵守了,我们已经派不出几个人。”

“再给我几个人,我一定把敌人挡回去。”马云站起起来又找了点缴获的弹药塞进自己的弹药袋里,腰带上挂了好几个美式手榴弹,他擦干净脸上的血立即顺着交通壕跑回自己的阵地。

现在阵地里只有寇勋派来的一个班,他们根本没继续挖战壕,没加深战壕增加防御力,而是拿敌人的尸体当沙袋往战壕边上垒,拿尸体当阵地的胸墙,一挺重机枪架好了,战士们就坐在战壕里休息,等待敌人的下一波攻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