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就这样走向辉煌 第一部:〈雄鸡初啼〉 第七章: 历史变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8/


第七章: 历史变更


根据信息库的历史资料,我们知道红七军团悲壮的历史。


XX34年7月5日,Z共Z央和Z国工农革命军事委员会联合发布《关于组织北上抗日先遣队给七军团作战任务的训令》,决定以红七军团组成Z国工农红军抗日先遣队,以寻淮洲任军团长,乐少华作政治委员,SU裕任参谋长,刘英任政治部主任,曾洪易为中央代表,深入敌后,在闽浙皖赣地区开展游击战争,并在皖南创建新的根据地。


Z共Z央之所以派出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是因为日本在侵占Z国东北后,接着又加紧了对华北的侵略,并开始鲸吞福建、浙江和长江下游一带;G民党政府继续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发动对Z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由于Z国GCD内W明“左倾”教条主义的错误领导,使红军作战节节失利,到XX34年上半年陷入十分困难的境地。在此严峻形势面前,Z国GCD一方面必须在政治上扩大宣传抗日救国的一贯主张,揭露J介石南京政府卖国、内战的罪行,以推动抗日救亡运动的发展;另一方面,必须在军事上威胁G民党统治的腹地,吸引和调动一部分 “围剿”Z央苏区敌人回援,以减轻Z央苏区的压力,配合Z央红军主力即将实行的战略转移,打破敌人的第五次“围剿”。


XX三四年七月七日,在中央代表Z洪易,军团长寻淮洲,政委乐少华,参谋长SU裕,政治部主任刘英等人的率领下,红七军团约7000余人,秘密从江西瑞金出发,向闽、浙、皖、赣边境开进。一路上,天气炎热,蚊虫成群,山高林密,部队一边行军,一边打仗,又无后方依托,苦不堪言。8月中旬到达皖南。这时,中央代表Z洪易(左倾冒险主义者),提出攻打福州。军团长寻淮洲只得一面执行,一面打电报请示中央,结果在没有收到中央指示的情况下,同敌人在福州外围打了三天三夜,伤亡惨重,毫无收获,只好被迫转移。途中又遭重创。8月16日在宁德县同YIE飞的闽东红军会师。不久,Z洪易产生了悲观情绪,私自离开了革命队伍。而红七军团的处境更加艰难。直到8月底与F志敏、邵武平的红十军在江西德兴县会师,组成红十军团,正式更名为“Z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按当时Z共Z央给他们的任务。首先是直扑芜湖,威逼南京,以吸引和调动一部分围剿Z央苏区的G民党军队,减轻Z央苏区的压力。结果在芜湖近郊的决战中,红十军团遭到惨败,寻淮洲血洒乌泥关,F志敏被捕英勇就义,仅SU裕率一小部分战士转入地下,进行游击战而坚持下来。如何面对这段即将到来的悲壮历史,我陷入深深的矛盾之中。最终,我下定了决心,决不能让这段历史重演,一定要挽救这支红军,尽可能减少红军的损失。虽然这会给我们今后的“夺鼎行动”带来很大的困难,但还是可以想办法解决的。于是,我找何峰凡政委通了气,改变了原定计划。召开党委会重新作了安排布署。七月十四日,派出的无人侦察机送回了情报,发现红七军团已到达黎川附近,我立即命令在黎川待命的联络小组出发进行联络。我与政委何峰凡,参谋长李中海驱车赶往黎川。下午5时,我们与红七军团的主要领导见面了,其它人我不认识,但赫赫有名的常胜将军SU裕的容貌还是熟悉的。1米6几的个子,黑瘦的脸庞,炯炯有神的眼睛,跟历史书上的照片还是相吻合的。联络小组的负责人将我们双方一一作了介绍,我们走上前去,和红七军团的主要负责同志,一一握手、拥抱。而他们对我们所穿的制服、配带的武器、高昂的士气及优秀的军人素质,既感到疑惑又感到非常惊呀!


晚上,安排了较丰盛的酒菜欢迎他们,气氛非常热烈,我发现中央代表Z洪易脸上神色阴沉,显然对我们有所警惕和防范,而其他领导人寻淮洲、乐少华、SU裕、刘英等则神色坦然,笑脸相向,宾主频频举杯,气氛十分融洽。


饭后,我们与红七军团的领导人进行了深入的交谈。首先,我按照预先拟定的方案,向他们简单介绍了我们的情况和根据地的发展状况。我说:“我们是红军国际纵队,主要是由在S联军队中的一些Z国籍红军将士和Z国劳工组成的,共18000多人,由我任纵队司令员,何峰凡同志任政委,李中海任参谋长,受G产国际的派遣,分批回到Z国,支援Z央苏区粉碎J介石的五次“围剿”,我们从S联带回了一批先进的武器装备,但数量较少,还有一些人员和物资未到{当寻淮洲、Z洪易等听到我们是受G产国际的派遗回国的红军时,眼睛都发光了,所有的疑虑都一扫而光;看来G产国际这道符还真是灵}。7月初,我们粉碎了G民党军队的第一次围攻,消灭了敌人两个正规师,俘敌师长以下25000多人。目前,我们根据G产国际的指示精神正在扩大红军,组建军队,加强训练,生产武器弹药,估计两个月后可以投入作战,预定在八月底或九月初和Z央苏区取得联系,密切配合,一举粉碎敌人的五次“围剿”。


寻淮洲军团长代表红七军团,首先向我们表示了诚挚地感谢。接着,谈了他们目前的情况和中央交给他们的任务(其实这些我们早已知道)。


第二天,我陪着红七军团的领导检阅了红军国际纵队红一师的队伍,观看了战术演练(这是我们精心安排的),他们面对着如此先进武器装备的威猛之师,目瞪口呆,同时也为红一师表现出来的军事素养和军事技术钦佩不己。我向他们介绍道:“这只是从S联带回来的部队,其它组建的新部队还刚投入训练。下午,我和政委、参谋长一起找寻淮洲军团长,乐少华政委,SU裕参谋长及中央代表Z洪易分别谈话,谈了G产国际的指导精神,谈了我军的战略计划,并详细分析了红七军团的未来发展前途,如继续北上,则困难重重,又缺少根据地的支援,进入敌人的腹地,面对强大的敌人,必将遭到彻底的失败,以此弱小的力量,根本不可能达到调动“围剿”Z央苏区的G民党军队的战略目的,也完不成Z共Z央交给的任务;不如留下来和我们共同发展建设闽西北根据地;选择有利时机,支援Z央苏区粉碎敌人的围剿,这样不是更好地完成了Z共Z央局交给的主要任务。我试着劝说将红七军团留下来。原来设想把红七军团留下来可能会遭到中央代表Z洪易的强烈反对,谁知道Z洪易(因为Z洪易本质上还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则首先表态同意留下来。不过,他提出要求应尽快去支援Z央苏区。我耐心地向他作了解释,我说:“欲速则不达,我们现在的力量还很弱小,弹药也不充足,大部分新战士还刚进行训练,况且Z央苏区坚持两个月问题还不大。到时我军兵强马壮,准备充分,从敌军的背后插入一刀,与Z央红军内外夹攻,那效果就大不一样了。如果,用现在的力量去支援肯定会失败,是达不到目的的。”终于说服了Z洪易,由于得到了Z洪易的支持,我们和红七军团的领导通过协商,很快达成共识:红七军团留下来,帮助发展闽西北根据地;并将我们的决定和今后的战略构想一起发报向Z共Z央局请示。


另外,我们还以红军国际纵队的名义,打着G产国际的幌子,给Z共Z央局发了一个电报(内容当然是编造的,我们知道Z共Z央局自6月底就和G产国际失去了联系。因为Z央苏区与GC国际的联系都是通过上海地下党电台转达的,而上海地下党的电台已被敌人破坏):汇报了红军国际纵队是受S大林和GC国际的派遣,秘密分批回国,创建根据地,支援Z央苏区反“围剿”的。目前,我们已将闽西北根据地的情况派人向G产国际作了汇报,等待G产国际的下一步指示、、、、、、云云。紧接着我们对红七军团进行了整编,将红七军团与愿意加入红军的俘虏兵(24000多人)混编成两个师,即国际纵队红三师和闽西北军区独立第三师,红三师、独三师编制为15000人下辖三个步兵团,一个炮兵团,一个特种团,一个侦察营,一个防空营,一个警卫营,一个工兵营,一个后勤保障大队(团级)。红三师由SU裕任师长,刘英任政委;独立第三师由寻淮洲兼任师长(寻淮洲还担任闽西北军区副司令员),乐少华兼任政委(乐少华还兼任闽西北军区副政委),同时我还从基地警备师抽调1000名干部战士(原21世纪来的)加强到这两个师分别担任师、团、营、连、排各级干部。剩余部队再跟各县警卫营(各县保留一个加强连、三个步兵排、一个机炮排),南平警备团,合编成南平警备师共12000人,下辖三个步兵团,一个炮兵团,一个防空团,一个警卫营,一个后勤保障大队。三个师所需装备,全部由基地洞库封存武器配给。这时,闽西北根据地红军总兵力达10万人,包括红军国际纵队三个师、闽西北军区部队三个师、基地警备师和南平警备师,共8个师的兵力(其中基地警备师属于保密部队)。对于中央代表Z洪易同志,我们征求了他本人的意见,安排担任闽西北苏维埃政府副主席,他倒高高兴兴地上任去了。


部队整编结束,我便派人找来寻淮洲,乐少华、SU裕、刘英四同志了解部队整编后干部战士的一些情况。


“报告司令员,红三师师长,政委(独立三师师长、政委)前来报到”。见到他们身穿新制服,精神抖擞的样子,我忍不高兴起来。“来,快坐,喝杯茶。”我热情地为他们让座,警卫员递上热气腾腾的茶,顿时,整个房间馨香四溢。


“怎么样?干部战士对整编有什么意见吗?对新制服和武器习惯吗?生活上有什么要求?”我一口气连问了三个问题。


“司令员,干部战士对整编没什么意见,对新式制服和武器,高兴得合不拢嘴,生活可比我们过去好多了。”红三师政委刘英抢着回答。


“那就好,今天把你们找来,一是想了解一下干部战士的思想动态。二是想了解一下Z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的一些情况及你们对这次反“围剿”的一些看法。”我笑着对他们说道。


接着,他四人分别详细地谈了Z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的一些具体情况和个人的一些想法,他们说得很沉重,很悲壮也很迷茫。总的感觉是:一、二、三、四次反“围剿”都取得胜利。为什么第五次反“围剿”损失这么大。特别对BO古、LI德指挥作战很有意见。


我听完后站起来缓缓说道:“Z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之所以损失惨重,根据地即将丢失,这不是红军将士的责任,责任在Z共Z央局个别主要领导,以及他们采取的错误的军事路线及作战指导思想;即军事上的“左倾”冒险主义。”他们四人听后万分惊震。


我继续道:“你们想想,一、二、三、四次反“围剿”取得胜利,是你们执行了一条正确的军事路线。第五反“围剿”,敌人势力空前强大,而Z共Z央局个别主要领导,不根据当时敌强我弱的实际情况,却采取了“御敌于国门之外”、“堡垒对堡垒”的错误军事战略,与强敌拼消耗,用木头石块垒起的碉堡能抵挡G民党飞机大炮的袭击,用血肉之躯能阻挡钢铁的进攻,结果不言而喻。如果我们采取避实就虚,诱敌深入,将运动战、伏击战、偷袭战等有机地结合起来,利用根据地的地利、人和,集中优势兵力,一块一块地消灭敌人;最终必定会取得反“围剿”的胜利。其实,MZD同志有很多好的方法和意见,都得不到他们的采纳。反而受到他们的排挤和打击。现在局势非常艰难,必须撤换错误的领导,采用正确的军事路线和军事战略,才能有希望使红军反败为胜,若再让BO古、LI德继续担任领导指挥军事那就会毁掉红军,毁掉Z央苏区。”说完后,我坐下让他们慢慢思考。


“司令员,你这一番话如当头棒喝,使我们迷茫很久的问题豁然洞开。事实确实如此。司令员,你说怎么办吧,我们都听你的。”寻淮洲站起来看了看其他三人,认真地说,其他三人忙着表明自己的态度。


“好!你们要抓紧时间训练部队,尽快提高战斗力,时不我待呀!八月底我们可能就要出击,配合Z央苏区粉碎敌人五次“围剿”。用一年的时间解放南方五省(江西、福建、广东、广西、湖南)和四川,然后积聚力量,力争三年内(1937年7月前)取得全国政权,再举全国之力,抵御R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各位将军,这可是你们大显身手,扬我中华之威的历史机遇啊!”我这一番带有鼓动性的话,顿使他们四人热血沸腾,精神振奋,豪情满胸,恨不得立即率兵出征。


“淮洲,你们四人都没进过军事学院吧,我这里有几本关于军事战略战术方面的教材,你们拿回去看看吧。 有什么疑难问题,可以和你们的参谋长(我给他们配备的参谋长都是21世纪军事院校毕业的高才生)商讨商讨,他们的军事素养都还不错。这样,你们有丰富的实战经验,相互配合,取长补短,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取得更辉煌的战绩”。我说着从抽屉里拿出几本书递给他们。(另外,我特地为他们配备了21世纪来的干部担任师政治部主任)


“谢谢司令员,我们一定不辜负司令员的期望。”S裕边说边急忙从我手里接过书,我看到他那如获至宝的样子,心里高兴得发笑,总算搞定了他们四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