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二、夺取密中之密 130、苦战得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于效飞就这样看着东条英机,一时难以作出决定。

而东条英机也同样在看着他,在等待着他介绍那个可以在经济上摧毁中国重庆政府的计划。

于效飞忽然发现,东条英机的眼睛里边突然多出了一些更加冰冷的意味,那是一种紧张,戒备,和怀疑的神情。于效飞忽然想到,东条英机在中国东北的时候曾经当过宪兵司令,也算是一个反间谍的高手,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

于效飞越想越紧张,他的胸膛里边阵阵地发紧,嗓子痒得要命,不由自主地咳嗽起来。他越想不咳嗽,越停不下来,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到了最后,整个人都哆嗦起来,胸膛里边发出空空的金属颤音,震得旁边看着的几个人身上都是一阵难受。

东条英机眉头紧锁,死死地盯着于效飞,纳闷地看着他,他忽然想到,这个人是不是有肺结核之类的传染病,要是那样,那可就糟了,他会把周围的这几个人全都传染了的,这在当时可是不治之症。

东条英机急忙转身用探询的目光看看犬养健,犬养健赶紧解释说:“他前几天让海军打伤了,伤得非常重,还没有出院,因为国策紧急,我就把他带到这儿来了。他老是这样,不能长时间讲话,不能激动。”

东条英机皱着眉头,低声骂道:“八格!”

他是陆军世家,父亲从一个普通的士兵一直升到中将,也是在日俄战争和侵略中国的战争中立下无数战功,一步一步升上来的,这在日本陆军里边十分少见。所以东条英机一家对日本陆军有深厚的感情,当然对海军也就十分厌恶了。他不过是出于自己特殊地位,为了国家利益,身不由己地平衡陆军和海军之间的关系,但是内心里边也是对日本海军非常反感的。

东条英机同时还兼任内务大臣,负责国内的治安问题,反间谍也是他的责任。佐尔格的那个案子就是他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强行逮捕了整个间谍小组的人员,从而通过严刑拷打得到的口供。

所以,陆军和海军之间的这场混战,也应该由他来查找原因,进行事后的处理。可是大战之后不久,日本陆军就跑到他这儿来告状说,有一个东部军管区的传令兵,当时冒了生命危险跑来报信,说日本海军要来攻打他们,为了送信,他身负重伤,被送进了医院,可是就在混战结束之后不久,他就从医院里边失踪了,有人在他的床上发现了血迹,同时还发现了哨兵的尸体,这说明他是被害了。这一切只有海军才能干得出来。

可是等到在日本海军方面调查的时候,海军方面却说,当时有一个东部军管区的传令兵几次口称有重要军令要传达,企图混进海军军令部大楼,刺探军事会议内容,最后通过刺杀手段,进入了大楼,安装了外国生产的窃听器。后来还在胡同里边发现了一个脸部已经完全被毁坏的男子的尸体,他的内衣上边写有那个传令兵的名字。

海军控诉说,陆军在向中国发动战争的时候多次用先杀死自己士兵和下级军官,再谎称是对方扣押的方法制造借口,这是他们的惯用伎俩。现在他们竟然把这种无耻手段用到了自己人的身上,真是丢尽了日本武士的脸!

到陆军去调查,调查人员会被陆军的人围攻,到海军去调查,调查人员会被海军的人围攻,这种局势下,案件根本就调查不下去,这让东条英机十分头疼。

其实他非常清楚,即使是案件能够调查清楚,那又能怎么样呢?是陆军将领指使的,能够把陆军将领逮捕法办吗?是海军将领指使的,能够把海军将领抓起来枪毙吗?即使不能逮捕那些将领,那怕只是公布一下调查真相,都会造成毁灭性的灾难。所以最后事情只能做到不了了之。

于效飞也算是陆军的情报人员,所以东条英机对他非常同情,虽然不能为他主持公道,但是有了这个机缘,东条英机对于效飞大有好感,说话也客气了许多。

不过东条英机一说出自己的看法,于效飞可吓了一跳,东条英机说,既然于效飞现在手里能控制着这么多的钱,不如马上拿出来使用,这本身就是对中国经济的巨大打击。东条英机说,现在军费十分紧张,大战就要展开了,可是后勤物资还准备不足,根本不能支持长时间的作战,所以他命令于效飞马上把这些黄金全都拿出来,再造一艘航空母舰。

于效飞心想,这可是宋子文的钱,我要是这些钱全都交给你,我可就死得快了。再说,我辛辛苦苦跑到日本来,可不是要让你们用我们中国人的钱来打中国人的!

他走:“这些钱不能拿出来。钱现在没有在重庆方面,是在我们的占领区里边,他们是占领区的一部分,假如我们把钱拿到日本来,占领区的经济就垮了,日本军人没有饭吃,军车不能开动,半个中国就还给重庆了。只能用它们进行投资,这才能帮助帝国。用这些钱进行投资比直接拿走起到的作用要大几十倍!”

旁边的大藏大臣相当于财政部长,他是企业家出身,他一听东条英机的话也皱起了眉头,心想,这军人的脑袋真是简单,就知道造飞机大炮,就不会想点别的!他赶紧帮着于效飞解释,于效飞呆呆地听着他给东条英机上课,东条英机有个外号叫剃刀东条,也是个陆军疯子,大家又不敢惹急了他,又要说服他,这种经历比进行城市争夺战还要艰难。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又是由于效飞来摆事实讲道理,又是由财政部长用撂挑子不干相威胁,总算把东条英机的决定给撤消了。于效飞心想,这真是烧香引出鬼来了。我差点就当上了那种最倒霉的钓鱼的,没钓上来鱼,把鱼饵也搭进去了。

等到于效飞从东条英机那儿出来,他差点虚脱了。

犬养健很抱歉地对于效飞说:“他这个人就是这样,我也不知道会把事情闹到这种程度,早知道就只引见大臣一个人了。”

于效飞说:“还好总算混过去了,至少大臣那边给咱们开了绿灯,咱们还是赶紧回中国去,把事情进行起来。看来对美国的战争马上就要打响了,错过了这个时机咱们的钱就得赔光了,赶紧安排飞机,我今天就要回中国去。”

犬养健连连点头,这次有首相和大臣两个人的支持,陆军航空兵派了专机送于效飞回中国。

飞机起飞之前,犬养健跑到机舱前边,跟着开动的飞机跑着,把一个小包递到于效飞的手上,喊道:“这是我夫人亲自做的酱汤,非常好吃!路上吃吧!”

飞机直冲云霄,于效飞靠在椅子背上,终于全身放松下来。这一次日本之行,终于圆满成功了,本来准备一去不复还的,没想到九死一生之后,又能回到中国的土地上。既得到了日本的重要情报,又得到了首相和大臣两个人的的特别授权,可以自由地买卖各种日本物资,这一次的行动只能用喜出望外来形容了。

唯一可恨的是让日本鬼子打了好几枪,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经历,于效飞看看怀里的小饭盒,幸好还有犬养健的夫人做的吃的,算是一种补偿吧!

于效飞打开饭盒,喝了一口,立刻哇地吐了出来,我呸,这是什么玩意啊,粪汤啊?

飞机一落地,于效飞就跳下飞机,早就有汽车在等着他,现在于效飞不是一般的级别了,他是日本首相的客人,地位高得惊人。于效飞上了车就催促着赶紧回家,他心里根本不是急着回家,但是他也不能让日本鬼子开车送他到小开那儿去啊?

汽车在公路上狂奔着,车头上飞舞的日本军旗向所有人显示着,这是一个最优先级别的车辆,不管是什么人都必须为他让路。尽管车轮在飞转,可是于效飞仍然是心急如火。于效飞忽然一眼看见路边掠过的一个公用电话标志,急忙让司机停车。他跳下车跑过去,拨通那个神秘的电话:“快,给我接通小开!什么?!他不在家!还没回来?!”

于效飞垂头丧气地回到汽车上,这下他不催促快开了,再快也没有用了。找不到小开,情报送没送回去也不知道,上级到底得到了情报没有?

于效飞的汽车直接冲进了租界,连外国巡捕也不敢拦阻这辆来头很大的日本军车。

于效飞一回到家,连衣服也来不及脱,马上打开电台跟上级联系。

这是特殊情况,可以不必按照通常的发报时间联系,现在于效飞的级别高,他有这个权力。只呼叫了15分钟,跟中心就联系上了,可是于效飞把自己知道的情报跟他们一说,那边的反应相当冷淡,只是说知道了,接着就没有下文了。于效飞气得直骂,这是你们的事啊,怎么你们这么冷漠呢!

于效飞愣了半天,这才收拾了一下,到安娜那儿去。

安娜又见到了于效飞,狂喜地冲过来抱住他。于效飞笑了一下,就坐下了。安娜奇怪地问:“你怎么了,没有得到情报吗?出事了吗?”

“没有,总算有惊无险。刚才我已经把情报用电台通知中心了,可是中心根本没有把情报当成一回事。”

安娜苦笑着说:“这是中心的疑心病又犯了,算了,不要想了,只要中心不再派人来杀咱们,他们信不信都无所谓。”

于效飞一想,对呀,上次安娜就是这么说的,果然就来了调查的。

这时安娜拿出一张纸条说:“这是潘系统送来的,他们问你能不能跟他们合作透露一下重庆的消息。”

于效飞的头一晕,几乎昏过去。这正是小开和他约定的信号,情报已经到了小开的手里!

任务完成,于效飞一放松,这才感到全身无力。这既有大病初愈的疲倦,又有对危险的恐惧。为了完成这次任务,他不顾一切规矩和危险,不做任何伪装,现在任务完成了,但是他的末日也到了,他的行为早就全部暴露在特高课和其他日本特务机关的面前,他们很快就会来逮捕他。以日本军阀一贯报复的性格来说,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他。

现在他又回到了自己的环境里,他可以利用的条件更多了,他必须尽快弥补一切漏洞,抹掉所有痕迹,马上动手!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回来了,安娜赶紧忙活着给于效飞做那种一说起来就要流口水的烤肉饼。

这个东西做起来还真慢,等到吃完了,已经是下午了。于效飞擦擦嘴,急忙坐车去找山下,一是把从东京得到的消息通报给他,二是要赶紧找一下自己留下了什么漏洞,在山下那儿搞点小花样,来一个瞒天过海,混水摸鱼。

有了首相和大臣两个人的的特别授权,相信山下一定会更加头脑发昏,帮于效飞进行任何的掩饰工作。当然了,于效飞的身份和作用也会对他更加有好处的,这一下他们的发财大计简直是如黄河之水一发不可收拾了。真是运气来了门板都挡不住。

于效飞来到了山下的办公室,山下正用一副惘然若失的神情地坐在那儿。看到于效飞来了,他稍微精神了一点,过来拉住于效飞的手。

于效飞把东京之行的收获大致跟山下讲了一遍,山下不停地点头,有点高兴,但是没有那么高兴。于效飞感到奇怪地问:“怎么了,山下,怎么这么不高兴?”

“我的命令已经下来了,调我到南方派遣军去。”

于效飞惊讶地问道:“怎么?!”

山下苦笑一声说道:“因为我的工作过分出色啊!”

“可是……”

山下来到沙发前边坐下,于效飞跟了过来,在旁边坐下。

山下说:“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帝国要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就是说要把整个东南亚全都包括进去。可是帝国在那边的条件远远不如在支那的条件,什么情报收集,人员设置,占领之后需要进行的资源控制,对间谍的防范,完全没有建立,所以必须由我这个全能的间谍过去指挥。因为我不但能够成功地把支那的地下抵抗人员一网打尽,还能把他们全部策反,另外我还是进行经济战的大师,所以由我去对几个国家进行全面负责。我升职了。”

于效飞一想,山下说的这些不全都是最近自己帮他弄的吗?什么把地下人员一网打尽,全部策反,这说的不是军统的那些人吗?经济战,经济情报,不是自己和他搞的那些关于宋子文的钱的事吗?

于效飞笑着说:“升职,这不是好事吗?你不一直盼着能升职吗?本来咱们不是要在最近的投资成功之后跟上级疏通一下,帮你升一下的吗?”

山下苦笑着说:“你是没有去过东南亚,不了解那边的情况。那边是一个干树枝插在地上都能长毛的潮湿地方,到处都是疾病。帝国跟美国的战争,本来就没有抱取胜的希望,只不过是要把战争的时间再拖延一些罢了。所以那边的战争是一天都不会停的,将是非常残酷的。我这一去,大概用不了多久,就要坐英灵车回去了。说是能够供奉在敬国神社里边,可是让人用枪打死,怎么也不如活着舒服啊!”

于效飞看着山下那曾经不可一世,现在变得跟苦瓜一样的脸,心想,这就是所谓的帝国军人哪?原来你们也怕死!现在就让你们也尝尝战争的滋味吧!一个侵略中国的刽子手,一个是要出卖中国利益换取自己和平的美国,两个强盗来拚个你死我活吧!

不过,山下这一走,自己用得非常顺手的挡箭牌就没有了,以后对自己的行动可是大大地不利。于效飞问道:“那么,能不能在上级那儿活动一下,暂时不过去呢?”

山下摇摇头说:“那怎么可能,整个机关的人差不多都调走了,这次是帝国的整体行动,任何人都无法阻止了。大概天皇现在也没办法。”

于效飞叹了一口气说:“山下君,那么你自己在那边多保重吧,以你的能力,大概对付几个没开化的土著应当是没有什么危险的。只是不知道来接任你的是什么人?”

山下也跟着叹了一口气说:“希望如此吧!来接任我的人几天后就到,是一个从北平来的乡巴佬,叫什么松本二郎。”

松本二郎!

于效飞一听就是一惊,原来是这个家伙!这是一个极其仇视中国的日本军人,非常顽固、多疑,大概要收买他可不容易。今后的工作恐怕更加难于开展了。

告别了山下,于效飞回到安娜的住处,他要把今天的情报向安娜报告。来到安娜家的门口,于效飞一愣,安娜家的门口停着一辆奔驰。

于效飞一皱眉头,是卡尔的车,自己向中心报告日本的情报被他发觉了。

德国人来算帐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