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三部 解放 第十三章 绝地 第十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各团团长在师长这里迎接新年之后,分头散去了。最后一个离开的是398团团长董义。他很想留下,但说不出口。元宏意味深长地送他到掩蔽部门口,“我知道你想留下,可是不行。谁敢保证他们不在1021年的第一天里干点什么?如果没事,明天中午过来吃饭。”他抬抬手腕,“对个表吧,11点3分。”

“您的慢了4分钟。”

“不,是你的快了4分钟。战争时期,官大的表准。”

董义笑笑,将手腕上的“神殿山”牌手表的指针往后拔了4分钟。这只表是父亲送他的,在他20岁生日的时候,很贵重,走时一向准确。

董义向师长敬了个礼,带着他的新通讯员季新业中士离开了师部。季新业所以被选为团长的通讯员,完全是因为他长的跟死去的小张有那么一点像。

“新年?竟然会有新年这个玩意。”董义呼吸着凛冽的空气,在这新旧交替的晚上,空气似乎清新了许多,以往那种混合着硝烟、烧焦轮胎的味道好像轻了许多,这让董义团长特意大口呼吸着。他沿着交通壕大步走着,仿佛新年是个很新鲜的东西。

元宏目送着董义走远了,这是个很称职的团长,不唯上,有主见,很不错。师长没穿大衣,隐蔽部门口的寒风让他调转了身子,不自觉地走到自己的“房间”,想起这里已经住了别人,他立住脚,忍住冲到嗓子里的报告声,转身离开,但屋里的人听到了动静,“元宏吧,进来吧。”元宏掀开门帘走进去。

这是一楼一间宽敞的屋子,是奥伦堡某户居民的客厅。窗户没有了,用沙袋堵死了。墙壁留下燃烧后黑乎乎的印记,真皮沙发仍然完好地摆在客厅里,现在那上面正坐着一个人,披着呢子军服,正在看书。加高的木质茶几上点着一盏明亮的电石灯。

“司令,新年快乐!”

“现在还有点早。而且,不怎么快乐。”看书的人指指炮弹箱搭成的椅子,“有什么打算?”

“准备了宵夜。然后睡觉。”

“宵夜?”元帅无声地笑笑,“很温馨的名称。是啊,帝国的人们现在大概正准备宵夜吧。来支烟?”元帅从茶几上的烟盒里抽出二支香烟,递给元宏一支。

“医生说过不准您抽烟。”

“不准?我可以不抽烟,但不能不呼吸空气。医生能够把空气里的硝烟都净化吗?”他没理元宏,自己点着了烟。

“可是您完全用不着这样。这无济于事。”元宏说完注意了一下元帅的脸色,没有因为这句话而生气。

“我知道。为此大本营威胁要处分我,”他无声地笑笑,“总在检讨自己,如果不这样,不那样,损失就会小一些。可是战争不允许我们实习。当一个决定做出时,许多人的命运跟着就决定了。当你的决定连带着几万,几十万士兵的生命时,你将不堪重负。你以后会体会这种感觉的。”

元帅像是对他说,又像是对自己说。元宏想,自己终身也不可能登上眼前此人的位置,他的经历绝对是个异数。

“你家里好吗?你妻子好吗?”元帅换了话题,“你给他们写信了吗?”

元宏摇摇头,记不清上一封信是什么时候寄出了,限于军邮检查,他不可能将自己部队的真实情况告诉当工程师的妻子。而妻子的信也很久未收到了,也许装着妻子信的飞机被击落了。

“全国都在关注着奥伦堡。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元帅在地板上碾灭烟头,“我的妻子们要来,这并不难。一架运气好点的飞机就可以办到,但不可能将集团军的所有家眷都接来。是不是?这全拜我所赐。”

“您不必自责。和您的无数胜利相比,这次的挫折算不了什么。”

“嘿嘿,好大的口气。”元帅站起来,影子投在墙上摇摆不定,“元宏,没有任何人可以把几十万人死亡说成是挫折。是的,战争会让人死亡,但不是这样,冻饿成为第6集团军的主要敌人。我不会原谅自己。”

“真的没必要这样,”元宏也站起来,声音大了许多,“我以军校同学的身份说几句可以吗?您指挥了许多大战役,都打赢了。所以帝国称您为不败名将,胜利元帅。这个称呼是很害人的,没有常胜将军,没有!”元宏有点激动,“就这次奥伦堡会战而言,战报都写的很清楚了,敌人的大反击耗尽了他们的预备队,他们输了,南方军再次合围了奥伦堡,即使第6集团军打光了,奥伦堡一样守不住了,或许3月份,最迟4月份,它会被别的部队攻占。苏克达米也一样。北线已经突破,红旗军,黄旗军还有青旗军正在顺利推进。兰斯人完了。这点,连长以上的军官看的很清楚。这其中您的作用非常大,我就这样认为。敌人打不败您,只有您自己能打败您。元帅,你太孤独了,没有必要,就像您冒险进入包围圈。”元宏笑了,“有一个好处,您给我们带来了比正常情况更多的给养。我想,高帅正指挥部队猛攻外围呢。只有一个不好,如果兰斯人知道这块弹丸之地里有他们最为头疼的龙行健元帅,我们身上的压力就太大了。”

龙行健坐下,“不说这个了。说到军校,咱们那届同学你都联系吗?他们目前的工作都知道吗?”

“联系不多。至少有五个当上了将军,不包括您。据说军校准备给您塑像呢。周峰,他还在禁卫军?”

“不,他就在外围。指挥13装甲军。”龙行健可以想到周峰焦灼的心情。“塑像?没有树起来吧?”

“大概没有。惯例,不给活着的人塑像。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陪您回学校看看。”

“可以。假如我们活下来的话。你听见炮声了吧?那是19军方向的炮声。现在的仗简单了,我们顶住他们最后一轮进攻,就可以熬到与外围部队的会师。兰斯人清楚这一点,也许,他们现在正准备最后的进攻。”

“人死的太多啦。女人们,包括兰斯的女人们都要靠圣灵的帮助怀孕了。真希望早日结束战争。”元宏叹了口气。

“如果兰斯人也这样认为就好了。这不是完全由我们说了算。”

电话响了,赵星拿起话筒,“新年快乐。请稍等。”他捂住受话器,“司令,杜军长电话。”龙行健接过来。

杜伯庆在电话里向龙行健问候新年,并且要求元帅到军部去,并说已经派出一队人马来接元帅。“不必,完全不必。我在这里很好,待会想去下面看看士兵们。问候军部的军官们,请注意敌人的动向。”他扣了电话。

“您要到下面?”

“是,一块去吧?”龙行健开始穿大衣。这几天元宏获得一个极好的机会,元帅不愿打扰军部的正常指挥,搬进了师部,这让元宏获得跟元帅密切接触的机会,由于是同届校友,彼此感觉更近一些,几天内达到无话不谈的地步。“司令,这不行,您来这里我们曾有约定,不再往下了。我们都互相遵守好不好?”“我怎么违反约定了?干涉你的指挥了?今天是1020年的最后一夜,是个特殊的日子,对不对?我只想跟士兵们说说话。”龙行健的到来,133师是绝对保了密的,基层官兵并不知晓元帅就住在师部。现在双方阵地犬牙交错,狙击手活动猖獗,炮火完全覆盖,如果被敌人侦知,情况难测。“元帅,您的要求确实过分了。我无权答应。如果明天一切正常,我将把三个团长都叫来。就在这段阵地上,倒在敌人狙击手下的不下50人,敌人并不会对元帅手下留情。”蓦然,龙行健想起了数年前他被段鹏接出帝都时在清水湖边的对话,人和人的生命是不是等价的?一个少校可以和士兵共同面对危险,一个少将就不行,他有更重要的责任,他要远离战场,远离死亡,对着电话或者电报机发号施令------这没有什么不合理的,一切都在于分工,不是吗?人类社会进步的重要标志就在于分工,越来越细的分工。军队更是这样,等级是军队存在的前提,否则就是一团散沙,一伙乌合之众。可是,人的生命没有贵贱,没有!他坚信这点,一个下等兵的生命难道就不是生命?站在掩蔽部的出口,龙行健思绪飞扬。南方军每天都有战报给他,在无法说服他离开后,南方军一面加强对第6集团军的空中补充,另一方面则是外围部队更加凶猛地拼死向里突击,炮声一直不断,没有因为新年而停下来。如果陆军元帅死在包围圈,大概有不少人的官帽要掉吧?

“好吧,我不为难你了。”刚才的念头忽然消失了,拿着几听罐头去安慰饥肠辘辘的士兵?自己最应该做的是让他们活着离开!“我觉得敌人在二次进攻失利后还会有第三次,从时间上他们应该做好准备了。”龙行健对元宏说。

“我们也做好准备了,部队攻击不行了,防御还有力量,一些过于突出的阵地已经放弃了。请元帅早些休息吧。”

“是啊,早些休息吧。可是很多人怕是睡不着呢。”

的确,这天晚上,包围着第6集团军的兰斯军和外围救援的神华军都在部署着新年攻势,海因茨在输掉了反击战役后,最后的希望就是歼灭第6集团军了。而神华军的目的更为简单,因为皇帝下了死命令,必须在元月5日前打通包围,跟第6集团军会师。南方军集中主要兵力于东线,在西线全面转入防御。18集团军、经过补充的14集团军和新调南线的12集团军以及4个海军陆战师组成的陆战第6军从三个方向猛攻奥伦堡,高天明将70%的航空力量,90%的装甲力量都用于奥伦堡方向,经过十二天的血战,在两个方向上突进了30~40公里,部队就地转入防御,积攒最后的力量,准备一举突破最后的合围圈。13军,19军,16军和陆战12师等几支和龙行键关系密切的部队在补充装备后部署于最前线,上至军长下至士兵都做好了新年攻势的最后准备,这些部队的高级军官和龙行键是一种感情,普通士兵跟龙行键是另一种感情。比如离开禁卫军司令回到13装甲军担任军长的周峰中将对手下的团长以上军官开会,“龙帅是我们军的首任军长。现在他就在前面20公里外的包围圈,饥寒交迫。龙帅指挥我们打赢了所有的战役,包括卡尔卡通反击。他为什么要进包围圈?因为他不愿丢弃第6集团军。我们也不能丢弃我们的老长官!我的要求是13军第一个杀进包围圈。战役发起后,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停止,只要有一辆坦克,就必须给我冲锋!除非13军打光!”

兰斯人也做好了决战准备,预备队大批调入奥伦堡防御圈,他们要遂行两个任务,歼灭第6集团军和挡住神华军外围部队,南线战役经过1020年下半年一系列战役战斗又回到了奥伦堡,这里将展开1021年新年的第一场决战,某种意义上也是最后的关键战役。

双方不约而同选择了1021年的新年作为开战的日子,神华军在奥伦堡西南和东南展开了两个强大的突击集团,兰斯人在里层对第6集团军残部进行最后的歼灭战。无数双眼睛盯住了奥伦堡,远在帝都的婉儿干脆守在了总参,等着前线的每一个消息。每一个关于第6集团军的战况都牵动着总参和太阳堡的神经。不停不歇的血战进行了三天多,1月4日凌晨2时,铁大钺指挥的第16装甲军率先与30军会师,焦点转到另一个合围圈,兵力相对孱弱的4军、9军方向。而这里是兰斯重点进攻的方向,1月2日,9军166师被分割歼灭。当日,4军军部所占大楼被兰斯军攻占,所部277、303师覆灭。军部主要军官突围与9军会合。3日下午3时,9军与总部的电台联系中断,战况传至总参,婉儿当即昏倒被送入医院。震怒中的轩辕台一连下了四道命令,严令援军在4日零点前与守军会师,否则将师以上的军官全部军法从事!当晚23时,13装甲军历经血战,前锋团终于与9军建立了直接联系,半小时后,19装甲军也与4军残部会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