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了吴应熊 第二部 撤退途中 第六十一章 簌簌而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



天终于放睛,阳光照在雪地上白得有点刺眼,李奋先每天在几个现地方穿来穿去希望能遇上几个以前的同伴,很失望都五天了他一个也没遇上。他认为额驸府的人要么已被捕,要么向南撤退了,因为他知道吴世子对骆马山庄撤退人员下达的命令便是撤出后直接南下。可礼仪院的人不这样认为,那个皇上身边的大红人——曹寅也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额驸府一定还有人留在城京,他们也一定会想办法去救吴世子,所以他们让李奋先在街上走,希望他能再次打入额驸府内部,一举摧毁平西王府在京城的残剩势力。

李奋先倒不担心自己的身份问题,知道他身份的四个人都被关在刑部大狱中,除非他们长了翅膀飞出来,或是有人能进了刑部大狱探监,但这都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唉!也不用那么拼命了,现在官也升了,皇上赏赐的东西也够自己安逸地过下半辈子的生活了。李奋先看看天,觉得这出太阳的天比下雪花的天还要冷,缩了缩脖子,便想早点回去。

他现在也有了一个自己的小合院,里面有两棵银杏树,还置了两个丫环,现在最缺的就是一个女主人。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就把那两个小丫头片子给收了吧,想起那两个丫头也有模有样的,特别有一个又红又嫩,他便又加快了步伐,只是可惜那两丫头还小,才十四岁。

转一个弯再过一条胡同即可到家,看见前面有卖冰糖葫芦的,摸摸兜里还有几块碎银,李奋先温馨地噙笑便想走向那卖冰糖葫芦的老头,不料,背后被人猛地一扯拖进了胡同中。

“谁?”他的反应飞快,反手间他不仅已摆脱了对方还把对方推得趔趄了三步。转身见是一个光头和尚,便骂道:“好个野和尚,忒没道理,你扯大爷作甚?不要命了?”

和尚扶着墙站稳,掩饰不住地惊喜问:“可是奋先?”

听被叫出名字,且这声音又甚是熟悉,可记忆中偏偏又没和尚这号人,仔细打量对方一眼,满脸迷惑:“你识得我?”

和尚站直了身子,走近李奋先,道:“你再看看我是谁?真不识得我了吗?”

“可是师爷?”李奋先听出声音来了,心中压制住差点跳出的狂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正是!”钱云房拉着李奋先,“我们那边说话去!”今天真是双喜临门,刚说动了朱三太子,这出门又遇见了李奋先。

刚钱云房走出周全斌府门看见前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也不叫唤,一路跟踪直到这僻静的小胡同他才现身。

“师爷怎成这样了?”李奋先惊异问,难怪碰不到以前的同伴,原来都已大变样了。

“咱不提这个,快告诉我世子怎样了?”钱云房急切问。

李奋先道:“卑下也不知世子的情况,世子与小王孙由谷子明与郑玉宁护着,卑下与其它侍卫一道撤出骆马山庄后便往南走了。”

钱云房疑惑问:“你们没有遇到清兵吗?”

李奋先道:“撤退计划泄密后,世子便下令提前行动了。我们刚走清兵就包围了骆马山庄,卑下因忧心世子安危南撤后又返了回来,潜回至骆马山庄附近隐藏下来,后得知世子被捕我便想方设法混进城,并一直在找机会救世子,未曾想竟然遇到了师爷!”

钱云房颇为失望:“这就是说你只是一个人了?”他本以为找到了李奋先就找到了骆马山庄撤出的人,便就又多了一份营救世子的力量。

李奋先含歉道:“只是我一个人!”又含含糊糊道:“可能也有跟我一样返回的人吧!”瞅一眼,问:“师爷您呢?”

钱云房拉着李奋先:“我们不在这说话,到我们隐蔽的地方再说!”不管怎么样,又多了一个伙伴总是高兴的。

李奋先迟疑,但马上答应:“好啊!你们住哪?”

“你去了就知道了!”钱云房神秘道,接着问:“奋先现在住哪?有没有什么东西要拿?”

李奋先摇头:“卑下两手空空,哪有什么东西?”他倒是想回一趟家,或是向礼仪院报告一声,可他怕钱云房会跟着去。他又一想是否就捉了这钱师爷呢?打量一下四周,遂又打消了这念头,谁知周围有没有保护的人?额附府的行事特点他是知道的。

“好!我们这就走!你跟在我后面,不要离我太近也不要离我太远,明白吗?”钱云房吩咐,经过这几天的经历,他也老练了许多。

“好的!”李奋先应声,跟着钱云房走时他不舍地往自己那小合院方向望了望。

到了王东店他见背后还出现个小册子,不由暗庆幸当时没有下手。

过了这么多天,建宁公主的泪都流干了,她现在只剩一具躯壳,就像木偶一样不知道动不知道想,每天都只是直直地睁着眼呆呆地坐着,饭来了就张嘴,累了便睡,人已憔悴得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苏麻喇姑、桑兰珠、彩云、彩霞、刘嬷嬷等人暗暗垂泪,不知道建宁公主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太皇太后驾到!”外面太监高声宣叫。

“主子!太皇太后来看您了!”彩云推叫着建宁公主,建宁公主仍然一动不动,彩云再顾不上,跟着其它人跪在地上先迎驾再说。

“恭请太皇太后金安!太皇太后吉祥!”众奴才奴婢们伏地叩安。

“都起来吧!”太皇太后当然不会怪建宁公主失礼,走到暖烘烘地榻前,爱怜地摸着建宁公主的头,老眼垂泪道:“我儿,可苦着你了!”

建宁公主“哇”地一声哭出来,扑到太皇太后怀里痛哭。

太皇太后眼泪涔涔而下,抱紧建宁公主悲怆道:“想哭就痛痛快快地哭吧!”

“皇额娘!我要见世霖!”建宁公主三天了终于开口,她凄咽地祈求。

太皇太后摇头道:“我儿啊!不行啊,你的公公反了,大臣们参奏要把你也给办了呢!是皇上在死死压着,你这一去不是给那些大臣们留下口舌,让皇上为难吗?”

建宁公主抬着带水海棠般地脸,凄凄道:“建宁就只想去看一眼!”

太皇太后宽慰道:“想看一眼还不容易?以后咱慢慢想办法!”

建宁公主抽泣一下,又希冀问:“世霖与他还能活命吗?”

太皇太后蹙眉,但还是老实回答道:“此事哀家作不了主,皇上也作不了主,得由大臣们合议说了算。”

这就是没活命的机会了,建宁“哇”地又一声哭出来,悲泣道:“我不要他们死,我要见他们!”

太皇太后突地推开建宁公主,冷冰冰道:“这孩子忒不懂事,怎么说也说不通,摆驾回宫!”

建宁公主惊愕,心中有着巨大的悲痛,又被太皇太后严峻的脸色冷漠的语言吓得浑身发颤,手足无措都不知该怎么办,直到太皇太后出了门,她才无助地看着彩云彩霞等人,她再未哭出声,只是无声地流着泪。

彩云彩霞泪如雨下,建宁公主好可惜!

太皇太后走后不久,太监报大学士索额图求见,建宁公主依然不闻不动,不理不睬。

索额图跨进宫门便被一种悲伤凄凉的气氛所包围,“奴才恭请公主金安!”他伏在地上轻轻地磕一头,也不等建宁公主说话,自个起身走近建宁,道:“公主可要保重身体啊!”

建宁公主木然望着索额图,索额图欠身又道:“世子让奴才为公主带话来了!”

建宁公主红肿的眼睛骤然增大,索额图轻声细语道:“世子让公主不要去见他,他要公主好好活下去!”

闻言,建宁公主的泪又簌簌而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