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五十九节 阿富汗攻略22——新情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一月十一日凌晨 阿富汗 喀布尔


经历了几个小时的翻云覆雨之后不管是武太行还是玛依莎都感到乏了,就那么昏昏沉沉的睡下了。可是就在武太行在梦中继续自己未竞之事业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虽然心中万般的气恼,可是他知道,在这个时候敲响自己的房门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情等待着自己去处理,于是拨开玛依莎压在自己身上的玉臂,武太行轻轻的套上了衣服离开了自己的洞房,要知道这可是武太行记事以来第一次入洞房啊(上次的病房可不算!)。


“军长,出大事情了!根据情报显示,最迟明晚,苏俄陆军元帅铁木辛哥亲自率领一个装甲师和两个步兵师近两万五千(当时的苏军并不是战时编制,每个师只有八千多兵力)兵力离开铁尔梅兹向塔什库尔甘进发,其作战目的是控制阿富汗北部地区!”还没等武太行表示出任何的不满,李向阳便迫不及待的报告道。


“等等!向阳,你是说苏俄这回真的主动动手了?”武太行难以置信的看着李向阳问道,他万万没有想到斯大林会送给自己这样突然的一个新婚礼物。


“是的!情报是从社会部和德国大使馆同时获得的,加上我们之前得到的情报,这次我们几乎可以断定俄国人是来真格的了!”李向阳担心武太行还没有睡醒以为这是在做梦,于是提高了声音说道。


“到作战室集合,向阳,命令所有团以上军官到作战室集合,我要召开紧急军事会议!”武太行大声喝道,他知道这一次他的判断似乎是有些过于乐观了,已经近乎被他忽略了的苏俄的这一因素到底还是出现了,虽然不知道斯大林对于这次事件的决心究竟有多大,可是他知道他绝对不能退缩。


“军长,这人为了庆祝您的婚礼倒是都在城内,可是咱们的指挥部设在恰里卡尔啊,在这里上哪里去找作战室啊?”这一着急李向阳也开始死心眼了。


“随便找间房间就好,总之,十五分钟之内我想看到我的军官们!”武太行没有发火,他意识到可能是自己过于着急了,于是沉下声音对李向阳说道。


“是!军长同志!”


……


十五分钟后,所有李向阳能够找到的阿富汗兵团的团以上军官都集中到了喀布尔王宫里的意见还算完好的会议室里,而阿富汗兵团的一个步兵营也正式得以保护我方军官为由进入了阿富汗王宫。


“他娘的,老毛子也太不地道了,咱们这边的活完了他们反倒来了,这分明就是下山摘桃子嘛!”知道了情况的第七师师长齐国泰少将愤愤地说道。


“就是摘桃子,俄国人担心我们真的控制了阿富汗政府后会对他们不利,所以斯大林就想在我们的心窝里插上一把尖刀,让我们即便控制了阿富汗也不敢肆意妄为,这一招不能说不高明啊!”李向阳在一边补充道。


“同志们说得都对,我承认这一次我并没有正确的估计到阿富汗兵团在这里所能造遇到的困难,特别是对多次选择退让的苏俄当局可能的反应估计不足,是我犯了主观主义的错误,将我们的军队拖入了尴尬的处境,在这里我首先向同志们道歉,但是,我们作为中国的军人必须捍卫我们取得的胜利果实,必须捍卫我们军队和国家的尊严,对于苏俄的挑衅,我们绝对不能退缩!”武太行十分坚决的说道,来自后世的他对于解密后的苏联政府文件还是有些了解的,在城人苏维埃国家引领了一个大国的传奇的同时他对于历史上的苏联所表露出来的严重的大国沙文主义倾向是十分的不满意的。


“军长,我看情报上只是说铁木辛哥可能率领包括一个装甲师在内的三个师的部队准备进攻我阿富汗北部地区,这应该是有很多可能的,为什么就那么肯定会进攻塔什库尔甘呢?”第七师副师长孔祥武上校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个问题,就要问咱们的装甲旅旅长陈欣然上校了,陈上校,怎么样?给我们大家解释一下吧?”武太行笑着队还在一旁研究军事地图的陈欣然上校说道。


“军长,同志们,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释,阿富汗北部地区的地形复杂,根据前几个月我们进行的空中侦察不难发现从苏俄的铁尔梅兹到我们的北方地区的任何一座城市只有一座公路可以使用,而苏俄的装甲部队时必须要通过这条公路才能够到达我北部地区,而这条公路的枢纽地段就是小城塔什库尔甘,只要苏军占领了那里就可以以优势的兵力向两翼展开并迅速占领昆都士等阿富汗北部重镇!到时候恐怕我们想要将他们挡回去也要费很大的力气了。”陈欣然分析道。


“同志们,陈上校说得没有错,我们刚才估计了一下,想要从这里支援到塔什库尔甘,即便是装甲部队沿着公路全速前进也需要三天的时间,而这三天的时间如果顺利的话铁木辛哥这个光头可能已经占领了我们北方地区了。”武太行很无奈的说道。


“军长,我不明白,青海回军韩起功将军的第一百师从伊什卡西姆到达阿富汗北部地区不也才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吗?现在到了咱们这里怎么反倒慢了?”李向阳在一边问道。


“青海回军韩起功将军的第一百师市马家军的老牌部队,一水儿的骑兵部队,他们在伊什卡西姆的时候强行收购了八千匹马,加上他们原来手中的战马一人两马都还富裕,就这么日夜不停的换马奔驰到了阿富汗北部还损失了差不多五千匹战马呢。”武太行解释道。


“可是军长,咱们的骑兵部队也可以征召阿富汗战马啊,咱们的五千骑兵购买五千匹战马就够了,这比他们还容易了呢?”李向阳不服气的说道。


“向阳,别看你的双枪在冀中地区闻名遐迩,可是真的说起着马上的功夫你可就欠火候了,马家军的骑兵和咱们的骑兵不一样,他们的骑兵大多数人都是那种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的人,咱们的呢?大多数都是些刚放下锄头的农民,我们的部队经过了严格的训练可能在战场上对同等数量马家军的骑兵并不会吃亏,可是一旦要我们的骑兵长途奔袭可就不行了,就咱们的那些骑兵,即便是他们能够在一日一夜的时间内就奔袭到塔什库尔甘也都差不多散架了,能有什么战斗力?再说了,我们手中只有五千没有装备重装备的骑兵部队,这样的部队即便是到了那里,面对训练有素的苏俄装甲部队也只能是作为步兵使用,所以此次作战的主力还是坦克装甲部队,陈上校,你也不要有什么压力,根据情报这个苏联的所谓装甲师装备的大多数都是老掉牙的t-26坦克,根本就不是你手上的三号、四号坦克的对手,加上咱们在数量上也未必输给他,所以你就不要担心了。”


“军长,我倒是不担心苏俄的坦克部队,不要说是咱们的三号和四号坦克,苏俄的那种报批坦克在我们训练有素的步兵手中的民二十八式步枪榴弹发射器发射的穿甲弹也是可以对付的,可是问题就是苏军部队是以进攻精神培养起来的一支部队,在装甲部队的背后一定还有强大的炮兵集群和空中力量的支持,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如果没有制空权是很难获胜的。”陈欣然上校担心的说道。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可也不是一个完全没有可能解决的问题,郑友朋少将!”


“到!军长,我的是伞兵,虽然有反装甲武器可是你不至于让我的部队真的去和老毛子的坦克拼命吧,说实话,我心里还真的有点怕。”郑友朋笑着说,他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只不过他觉得让伞兵对抗坦克部队怎么看都像是在搞集体自杀。


“谁说我要让你的伞兵部队去对抗坦克部队了?你哪只耳朵听到的?我现在已经严令青海回军韩起功将军的第一百师集中手中可以收拢的全部部队到塔什库尔甘固守,现在就造成了他们后方的空虚,我担心这个时候会有阿富汗亲苏的分裂分子趁机作乱,因此我希望能够将你的部队空投到那里去维持秩序,当然不单单是维持秩序这么简单,从阿富汗政府军的地图上看,在昆都士附近有一个民用机场和三个军用机场,可是由于联络不畅,我们现在还不知道那些机场是不是还能使用,所以你们的第二个任务就是检查,保卫和抢修机场,保证在铁木辛哥发动进攻之前将机场投入使用,我会命令我们留守在明铁盖的空军一大队郑少愚少将抽调至少两百架的绍文一式战斗机和雷达装备进驻那里,相信苏联人没有那么容易从咱们手里夺取制空权。”


“这个没有问题,军长,除去分散在恰里卡尔和伊什卡西姆的部队我手上能集中的部队还有四千人,随时可以投入战斗!”


“好!郑友朋同志,这回可就辛苦你了!喀布尔机场还有一条跑道可以使用,我希望部队可以尽快的装机并起飞,毕竟在夜里受到苏俄空军拦截的可能性要小许多。”武太行十分庆幸在白天他下令工兵部队抢修机场勇于向喀布尔输送药品和其他的物资补给的这一英明决定,若不是这样的话自己的伞兵部队起码要多走几十公里到恰里卡尔使用那里的野战机场装机,说不定到了昆都士天都亮了。


“坚决完成任务!”接受了命令的郑友朋迅速的离开了会议室,时间实在是太紧迫了,容不得他浪费。


“齐国泰同志,等伞兵部队完成了对昆都市附近机场的整修并由空军部队控制了制空权以后,我希望在今天晚上就带领着你和剩下的两个三千人的步兵团,炮兵团,工兵团, 警卫营,骑兵营,特务营,通讯营,防化营,野战医院迅速的空运到昆都士,你怎么样?能够约束部队吗?“


“没有问题,今晚之前,除去留守喀布尔、恰里卡尔、伊什卡西姆剩下的一万余军队会全部进入待命状态并随时可以进行空运!”


“很好!可惜了,陈欣然上校,现在咱们的空中运输力量还是没有能力也没有把握运输装甲部队,所以这次还要靠你的部队迅速的开进了,你放心,那三个骑兵团五千人会和你们一起行动担当保卫,至于装甲旅除去保障人员的其他人员也会在今天晚上和兵团司令部一起空运到昆都士,没问题吧?”


“没有问题!我这就去准备!两小时后出发!可是空中支援怎么保障?万一我们开自己的空军还没有进驻昆都士就遭遇了苏军的航空兵怎么办?要知道在没有空中支援的情况下我们的装甲部队和靶子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这个你不必担心,我们的两架装备有雷达的电子战飞机会一直轮流在阿富汗北部上空执勤,一旦苏俄空军部队有异常的举动我们的部队会迅速的召集在恰里卡尔和伊什卡西姆的空军部队对你们进行支援的,这下没有问题了!”


“没问题!坚决完成任务!”


“很好!同志们,这次是我们第一次正式的、公开的向苏俄挑战,这次作战,我们只能打赢不能打败,因此,我希望大家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时刻准备着,将我的胸膛撕裂,将那一腔奔涌的热血献给我的祖国,我的民族,我的人民!”


“好!行动。”


……


同日晨 莫斯科 克里姆林宫


“贝利亚同志,你觉得中国人会不会全力的抵制我们对阿富汗的控制呢?”斯大林一边看着早上的报纸一边问正在身边伺候的贝利亚,从很大程度上来讲,贝利亚在斯大林身边的时间可能比斯大林拥有过的所有女人在他身边的时间之和都要大。


“斯大林同志,应该不会吧,武太行的军队怎么说也是共产党的军队,再怎么说他也不会敢于直接的挑战我们吧?”四然心中不是这么想的,可是贝利亚知道一点,那就是他在领袖面前永远都只是一个笨蛋。


“未必啊!毕竟中国人做了太多的我么恩意想不到的事情了,即便是现在中国政府直接强苏联全面宣战我也是不会奇怪的,不过我不太相信铁木辛格同志率领的军队会输给咱们的中国小朋友,毕竟姜还是老的辣!在兵力不占绝对优势又相对分散的情况下只要铁木辛哥同志能够迅速的拿下塔什库尔甘城,我想武太行也只有叹息的份了。”斯大林喝了一口奶茶,笑着说道。


“还是斯大林同志英明神武,一个毛头小子,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和我们的斯大林同志斗智斗勇的!”贝利亚谄媚的说道。


“贝利亚,你啊!什么都好,就是对我太忠心了,知道吗?你这样党内的同志会说你是在奉承我,会说你是一个谄媚的人,这样多不好啊!”斯大林略显歉意地说。


“伟大的斯大林同志光照四方,怎么能是我的言语说能够形容的,斯大林同志,我所说的哪怕是连您的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都不到啊!没有您就没有我们的党!没有您就没有我们的国家!没有您的伟大才智就没有我们人民今天的美好生活!您就是我的神,不!是苏联人民的神!不!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伟大的导师!”贝利亚十分激动地说道。


“行了,贝利亚,我知道你忠心,这些话在我的面前说说就算了,千万不要拿到外边说,明白吗?”


“明白!”


“贝利亚同志,我们的铁木辛哥同志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越过边境开始进攻呢?”


“这个……一个小时以后,一个小时以后我们的铁木辛哥同志就可以开动了!估计今天中午在武太行从他的温柔香中醒来后得到的第一份情报就是我军已经顺利的占领了阿富汗北部重镇塔什库尔甘的消息,到时候除非他的坦克长上翅膀,无论如何他都只能抗议了!”


“哈哈哈哈!贝利亚同志,我真的想看看我们的这位小朋友那时候的表情。”


“斯大林同志,我建议您还是不要看了,否则您的心脏会受不了的,因为会十分的有趣!”


“哈哈哈哈!贝利亚,你啊——”


……


同时 伯利 苏俄远东军司令部


“怎么样?我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在朱可夫宽大的办公室阴影里的一张沙发上,阿列克谢王储沉声闻道。


“殿下,按照您的吩咐我和一些比较信任的将军都谈过了,大家普遍认为反正横竖都是一个死还不如为自己和家人拚搏一把,只不过我现在还不敢讲我的后台透露给他们,不过他们中的很多人认为我身后的是中国人,毕竟最近一段时间中国人的风头很足。”朱可夫笑着说,现在他已经和阿列克谢王储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说得不好听一点连女人都公用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


“这不是问题,朱可夫,你现在能够控制多少军队?”


“将领我应该可以控制80%以上,这些将领对于国防委员会和内务部的人到处指手画脚早就不满了,加上我手里有他们的小辫子,所以我相信这些人还是可以信任的,只是这个军队就不好说了,毕竟这些孩子受到的毒害太深了。”


“从西伯利亚来的五十万囚犯怎么样?你为什么不将他们打散了分配到各个部队,相信他们的遭遇会是很大一部分人改变他们的想法的,你说呢?朱可夫。”


“这个不假,可是这样一来军队的战斗力会大打折扣,一旦日本人发动进攻远东军会很难支撑的,”朱可夫很为难的说道。


“是谁告诉你我要和日本人对抗了,没有日本人这把火我怎么能够有信心推翻斯大林这个暴君呢?”


“可是,我的王储,一旦日本人得手了我们该怎么办?”


“朱可夫,不要惊慌,日本人兵力有限,诺大的远东地区他们是没有能力一口吃掉的,我想只有日本这样一个疯狂的民族才敢想要吞并我们的远东地区,相信我,他们是得不了手的,你不是在远东地区有一条备用的防线吗?”所谓的备用防线就是指远东军区为了最坏的情况出现而构筑的一个最后支撑区域,这一区域虽然可是却包括了海参崴、伯力等一系列的远东重镇,大量的工厂、物资储备基地以及少数的农业区都在这一区域,所以说这一区域有着很强的生存能力,如果不是对手集中全部兵力进攻很难拿下这一区域。


“那我们真的不要远东的其他地区了吗?”


“很多东西,朱可夫,你只要执行就好了,不要问太多,明白吗?”阿列克谢王储也很为难,为了复国他已经擅自的将整个的远东地区都卖掉了,现在他总不至于告诉朱可夫他正在拥立的这汪未来的沙皇继位后将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卖国”吧。


“我明白了殿下,对了,殿下,我想问一件私事,不知道……”朱可夫欲言又止。


“朱可夫,你是不是想娜塔莎了?”


“是的,殿下,我已经一周没有见她了,多少有些担心?”


“这个你不用担心,她去干一件大事情了,过几天就回来了。”


“噢。”


……


同日 北海道 陆军情报部


“娜塔莎小姐,希望我们之间的合作愉快,真的如你所说的话帝国一定会兑现给你的奖金的,这里是与我们进行单线联络的密码本和一张瑞士苏黎世银行的一百万美元的现金本票,请收好。”陆军情报部长在将一个信封交给娜塔莎的同时还不忘偷眼看看娜塔莎那件敞开的貂皮大衣里露出的一边酥乳。


“谢谢你了,部长先生,老朋友就是爽快,总之,有我在,你放心!”娜塔莎抛出了一个十分迷人的微笑说道。


“我们等待你的好消息!”


“一定!”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