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使命 第一部 第二十四章 顺其自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

吉林城的夏天很迷人,这是一座新兴城市,是东北最重要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它还是东北地区的军事中心,因为统管东北地区所有军务的吉林军区司令部也设于此处。吉林城的夏天与冰天雪地的情景截然不同,空气没有冬天时的清爽,天总是雾气迷人的。

吉林城的夏日天亮得很早,4点不到天便亮了。旭日和风,明澈的天空跳进你的视野,甜甜的新鲜之气钻进你的鼻孔,让你在呼吸吐纳间感受芳香。

携全家乘私人飞机从南方到吉林城避暑来的林逸一大早便起来了,抛开一切俗事,刻意离开权力中心后,他有了许多的闲暇时间,每天清晨六点钟起来运动一个小时是他雷打不动的习惯。

慢跑在松花江畔,林逸感到特别舒畅,松花江象一根深蓝色的丝带环绕着整个城市安详宁静地流淌着,放眼远方,仿佛这条江要飘起来一样。晨光明媚,空气透明,让人欲穷极目,他喜欢这种无拘无束、无忧无虑的生活,在众多晨练者中他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员,没有人认得他,他可以以旁观者的身份去观察百姓们的生活,也可以以参与者的身份去体验百姓们的生活。

离开北京后,林逸便没有再去过北京,平日里呆得最多的地方是海南省的海口市(一座新兴城市,由府城改名而来。)和吉林市,冬天在南方,夏天在北方。他所住的地方极少有人知道,他不想让别人来打扰他的生活,他也不想去干涉任何国事,这么多年来只有少数几个要员见过他,而每年都能有幸见到他面的人只有许奂与杨诚志,两人都是林逸亲密的人,林逸把他们当亲人看待,两人也以林家成员自居。两人都是上将,都是现任集团军司令员,许奂在南,任第二集团军司令;杨诚志在北,任第三集团军司令,兼任吉林军区司令员。

根据人民军人事纪律,部队军级以上主官不能呆在一个地方超过三年,以及允许部分集团军主官空缺的原则,目前,人民军中的人事不管是基层部队还是人民军总部,与林逸时期相比都发生了翻天覆地地变化。人民军八个集团军,现只有四个集团军司令在任,他们分别是第一集团军司令彭辽、第二集团军司令许奂、第三集团军司令杨诚志、第五集团军司令薛青,另四个集团军司令空缺。四个司令官在任的集团军都是戍边集团军,它们担负着保卫国家边疆安全的责任。因为集团军不是具体的作战单位,属统帅部性质,所以在和平时期有没有司令官,都无多大影响,日常工作有副司令负责足矣!

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林逸最常呆的地方海口与吉林,都是在与其有亲密关系的人管辖范围内,他的安全有了充分的保证。他作为原国家主席,他的安全保卫本应由中央人民特勤团负责,但他在离开时拒绝了中央的安排,只带走了他的贴身警卫队长杨道华中校。安全方面他根本不用中央操心,林氏家族招募有一部分军队退下来的特种兵作为企业的保安,他们完全能胜任林逸的安全保卫工作。

林逸退下来后,虽然他有许多的时间,林氏家族也有许多的公司事务要处理,但他从来不过问这些事,他把大部分的时间花在看书、总结经验教训上去了。现在林氏家族企业由夏红负责,出任林氏集团总裁,肖晶则是副总裁,法人代表夏依浓还是躲在幕后。玛丽娜生下女儿后,应邀出任林刘两家联合企业的总裁,她工作十分繁忙,常年在北京——南宁之间飞来飞去,只有节假日时方能回家团圆,她的女儿林芳芳从小到大都是夏依浓与马紫芳帮带着。

马紫芳作为林逸法律上承认的妻子,她本应是林氏家族的老大,可她却什么事都不管,除了逗逗可爱的小芳芳,便是帮林逸处理一些私人事务,但就是这样她已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晨练回来,林逸一般会去花园冲一个凉,花园在庭院的深处,这座庭院是林氏家族在东北地区购置的两处私宅之一,另一处在库页岛。林氏家族家业渐大,与刘汝明合资的利民银行,现已是中国第二大银行;同样与刘汝明合资的新逸电信,目前是中国四大电信公司之一;而林氏集团旗下的春红化妆品公司与依浓服饰更是中国化妆品行业与服装行业的龙头老大;另林氏家族占有10%股份的昆明卷烟厂每年给予林氏家族的利润更是可观。就全中国而言,由权威的小虫财富排行榜公布的数据显示,夏依浓个人财富排名第三。

因工作的需要,林家购有三架豪华私人飞机,一架为林逸专用,其实大多是大家公用;一架为玛丽娜专用,林家在北方避暑时,她便在北京办公,双休日时便飞往东北团聚,林家在南方过冬时,她便在南宁办公,双休日时便飞往海口团圆;一为夏红专用,这是林氏集团的工作用机。

“芳芳!快叫爸爸!”林逸冲凉后,舒爽出来,马紫芳抱着快五岁的林芳芳迎过来。

现在的林逸全身透着一种成熟,他轮廓分明的脸上,有着灵活多智的眼睛和高挺笔直的鼻梁,他迎面走来,修长完美的身躯自然舒展,脸上荡漾着优雅迷人的微笑,浑身充满了迷人的魅力。“来!芳芳!爸爸抱!”他伸出双臂,欢叫。

“爸爸!爸爸!”芳芳甜甜叫道,她拼命地抖动小屁股,欲要挣脱马紫芳。

小芳芳长着一头金发,眼睛天蓝色,皮肤雪白,这些都遗传了玛丽娜的基因,但小芳芳鼻梁尖挺,但并不高翘,嘴扁平唇薄却继承了林逸的基因。

林逸高兴去抱小芳芳,可谁知另一个“小芳”一个转身把自己火热的身子裹进了林逸的怀中。小芳芳却被拐在了外面,小芳芳不依了:“芳妈妈坏!芳妈妈坏!”

林逸搂着马紫芳诱人的娇躯,刮着马紫芳的鼻道:“羞不羞啊!大芳还与小芳争宠来了!”

马紫芳扭过身来,把小芳芳夹在两人中间,娇痴道:“小芳芳要你抱,芳儿也要让你抱。”过去七八年,马紫芳已是近三十的人,但她对林逸的那份依恋丝毫未减,反而更深浓。

“好!大芳小芳,我一起抱!”林逸突起用力把马紫芳抱离地,当然也抱起了小芳芳。

“大清早的,你们三个在胡闹什么?”风姿绰绰,美丽迷人的夏依浓笑着走来,“也不怕人看见?”

林逸放下马紫芳,拉着夏依浓的手,笑问:“依浓姐今日怎么不去湖边吹笛了?”

夏依浓嗔眸,轻启朱唇:“吹烦了!我想听林郎吹了!”

林逸顿时头大起来,他闲下来后,最怕的事便是被夏依浓逼着作词作曲什么的,为此,他没少盗用后世那些名人的知识产权。

“依浓姐!听我吹就免了吧!下次,我让人把胡英清小姐接过来,让她配着你一起吹奏,那才是天上仙音,曲幽缈缈呢!”林逸已被夏依浓弄得江郎才尽,他是多么地后悔当初在滇池不知死活地卖弄了那一回啊!

“好了!不跟你贫了!英清小姐我自会去接,现在你去接见你的原部属吧!”夏依浓白一眼,却流露出无比的疼爱。

“哦!谁来了?”林逸讶然,现在才七点钟啊!

“杨诚志将军!”夏依浓伸手要抱林芳芳,林芳芳欢叫着扑向她。

林逸不以为然道:“诚志吗?依浓姐,你就别逗我了,他是来看夏红的!”

马紫芳轻拧一把,提醒:“林哥哥!夏红还在北京呢!”

“不是看夏红的?”林逸迷惑,不由加快了步伐,后面马紫芳与夏依浓并没有跟着去,而是津津有味地逗弄着林芳芳。

“林主席!”见林逸进来,高大英俊的杨诚志立正报告。所有的人叫惯了林逸为主席,尽管林逸强调了几次,他已退下来了,不能再这样叫了,可谁也改不了口。

“诚志来了!”林逸握着杨诚志的手,“快请坐!”

杨诚志拘谨地坐下,他什么时候见到林逸都随便不起来。“主席!中央将要改变中东战略!”杨诚志开门见山,林家来吉林避署后,这是他第二次来见林逸。

林逸没有搭话,只是慢慢地为杨诚志斟着茶,所有来见他的军政高官不管是谈到军政方面的事,或是特意来听取他的意见,他都默不作声,或是差开话题。

杨诚志当然知道林逸的习惯,但他照样说着,并且还极尽详细地述说,因为他知道林逸虽然不发表任何意见,但却在认真地聆听。

“林主席!中央议会未能通过对英国与法国的宣战议案,中央准备放弃中东!”杨诚志接过林逸递过来的茶。

林逸还是未搭话,杨诚志接着道:“此事还有回旋余地,刘汝明主席就看你的意思!”

林逸蹙眉,杨诚志心中一阵鼓敲,忍了忍,又强调道:“此次,我受刘汝明主席的委托,特来征询林主席的意见!刘汝明主席吩咐,务必得到你的意见!”

林逸站起来,转背身,凝望窗外,缓缓道:“夏天了,在南方又可以吃到香甜可口的西瓜了!将来,科技发达了,在北方也可以吃到西瓜,甚至于在冬天也可以吃西瓜!”

杨诚志惊大眼睛,这可能吗?同时,他不明白林主席为何要说这一番话。

林逸接着道:“西瓜长于夏天,长于炎热的地方,将来虽然在北方在冬天都能吃上西瓜,但那西瓜一定没有在夏天在南方的清甜,因为它违反了自然生长的规律。”

杨诚志愕然,姑且不去论在北方在冬天能不能长出西瓜,他似乎明白了林逸的意思,遂站起来,立正:“我明白了!顺其自然,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