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回忆中总有很多熟悉的影子出现,那些曾经的笑脸和纯真的话语,仿佛一切都还历历在目,一切仿佛只是发生在昨天,心中那份最纯洁的友谊依然在心中还是那么的火热。

进入初中,我来到了一个全新的环境中学习,我们那批学生是幸运的,全新的教学楼宽敞明亮,我们那批学生是那教学楼的第一批学生,记得刚刚进入初一的那天,我们班我只认识为数不多的那几个昔日的同学,更多的是那些陌生的脸庞。我们所在的那个中学是我们全镇唯一的一所中学,全镇众多的小学毕业生通过招生考试然后择优录取,成绩不合格的根本不让你上初中,和现在不一样,现在实行的是义务教育了,成绩不管咋样全部都弄到初中去上去,我们那时候成绩不好是要留级的。

我记得我们小学毕业的时候,我们班就很几个因为成绩的原因而不得不重新再去念一次五年级,我很顺利的以不是很高的成绩通过了考试,那时候也不像现在要考的门类很多,我们那会只要考语文数学,其他的就没有了,舒服吧!

进入初一,环境是全新的,同学也基本都是不熟悉的,就连老师也都是陌生的,我们班主任是一个比较老实的一个人,面对我们的吵杂吵闹,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等我们都静下来之后,他才静静的让大家去外面把新书给搬进来,然后发书。上过学的人都知道,发新书是每个学生最期待也是最憧憬的事情了,不管学习成绩怎么样,新书拿到手每个人都会郑重的并工整在新书的扉页上写上自己的名字。

接着第二天就是排座位了,第一天我们坐的持续很乱,基本上都是根据自己的个人喜好和认识的程度而坐的,有的地方能挤很多人,一个桌子能坐四个人甚至更多,那不用说一定是一个学校或者是一个班出来的,有的地方则是一个人很孤单的坐在那里,周围没有人,那就应该是独自一人来的,班主任在头天晚上就说了我们既然来到了一起那就是一个大家庭了,要友好的相处,所以大家早上就开始互相介绍自己,也开始试着去认识别人。

我由于自认为个人学习成绩不好,个字还适中就选择了和我们同学坐在了最后一排,那里是后进生的乌托邦,也是后进生的天堂,那里是一个被老师和同学经常会遗忘的角落,所以那里也是我最喜欢呆的地方,我小学的时候我就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让老师给我调到后面,但是那些个老师都是我爸的朋友,根本不允许我到后面去,总是把我放在前面看着。所以对后面我是很期待呀!

我们班主任用了一个早上的时间把位置给定好,并在每个课桌的右上角贴上了同学的名字,我很郁闷我居然又被放在了第一排,并且还是在讲台的下面,就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不光是上课不能睡觉,就连做个什么动作都会被讲台上的老师看着,还有就是即使我想学习了上课的时候我还要仰着头看黑板。

同桌的分配我们班主任考虑的很周到,和小学时候不一样他安排的是两个男生一个桌,两个女生一个桌,然后男生和女生是两个两个的交叉的坐的,也就是说等于我有两个同桌左边是个男的,右边则是个女同学。

男同学我不认识,经过我们互相介绍我知道了他来自我们镇东边的一个小村,右边的女同桌据说和他以前是一个学校的,素以泼辣和暴力而著称,他提醒我要小心点,我不以为然的说:“不就一个同桌吗,她还能吃了我不成!”看到我不以为然的样子,他摇摇头告诉我以后就会明白的。

其实当时我就是那么想的,不就是一个泼辣一点的女生吗?我不惹你你还能吃了我吗?后来通过一些事情我才真正的明白什么叫泼辣,什么叫你不惹她她也会吃了你。我右边的那个女同桌在第一天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下课的时候我要出去,但是我看左边的那位仁兄正在专心致志的写东西,我就想从右边过。

虽然我嘴上说不怕,但是心里还是有点不好的预感,因为从右边女同桌的面相和表情上来看,此人应该不是什么等闲之辈,所以第一次接触还是小心一点的好,我轻轻的问她能不能从她身后过去一下。她听了我的话之后,扭头看看我说:“你咋不从那边过?”声音一出果然不同反响,当时就把我给震住了,我站在那里一时还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回答她。

这个时候还是我的同桌给我解了围,他站起来让我从这边过去了,其实当时我心里还是比较生气的,不就过一下吗?有必要这么夸张吗?再咋说我在班里也是第一次发言,总不至于让我这样下不来台吧,越想越气虽然过去了但是我还是回头说了一句,我从她前边过去的时候说:“不就过一次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至于这样厉害吗?”

错也就错在我多说了这么一句,听我这么说她立即站起来,根本不顾她同桌的去劝阻就像是打机枪一样的呜里哇啦一大堆,我虽然没有挺清楚说的什么(因为她说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但是其中的一句我是听的非常的清楚,她说就不让你过咋了?

当时把我给气坏了,我上小学的时候向来都是我这么说人家,还从来没有哪个人敢这么说我的,我忍不住就回敬了她一句,我说的也不好听,我当着全班人的面说:“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啥东西,凭什么不让我过呀。”我说人家说话不好听,其实我自己说话也不咋地。

就这样我算是惹到她了,她站起来就开始泼妇,说的那些话我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但是人家有一点就是不骂人,同学们都开始关注此事,我很奇怪他们都是在看,而没有一个人出来说话劝架什么的,只有我那个同桌一直在拉着我往外走。吵架我是个弱者,很快我就被她给说的理屈词穷了,我不说话了,因为我实在想出来该咋说,要是男的还好一点,大不了出去干一架,用最原始的方式来解决,但是对方是个女孩,我不能把人家一个女孩拉出去干一架吧!那样咱也太不是东西了。再咋地也不能打女孩,所以我就一直不说话准备用这样的方式来结束此事。

但是事情并没有我想象的这么简单,她好像是认为必须乘胜追击才能彻底打败我吧,所以等我坐下来之后她依然还在喋喋不休的说,我是一忍再忍,她的说话语气也在变得强硬起来,甚至嘴里说话开始有点不干净了,还说我是在欺负他们农村人。眼泪也开始流。我当时还想呢,这下子坏了,把人家女孩给搞哭了。甚至还想咋跟她道歉呢?

但是我的沉默并没有能让她停止,她继续变本加厉的说着,言语之中脏话更多了起来,真的有点泼妇的影子了,最终我爆发了,因为我听到她在骂着我的家人,虽然她的语速很快但是还是被我听到了,我最讨厌人家骂我的家人,再有就是她一直就这样的吵很招人烦。我忍不住站起来问她到底要怎样?她不回答我依然还是在说。

我真的是忍不住了,我伸手把她放在课桌上的书给打翻,然后把她的桌子给踢到,然后用了一句自认为很牛的话告诉她“让你的哥哥过来找我单挑”然后我就走到了最后一排找我的兄弟们去了。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实在是不能忍受被人这样骂,特别是她还骂了我的家人。

我做了这一切之后,后果很正常,她居然不说话了,只是趴在桌子上哭,桌子是我走了之后我那同桌给扶起来的,哭了一上午,老师也把我叫去谈话。让我和她认错,我当然不会做了,我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书就搬到了后面去了,那里才是我的天堂。

一个星期以后,我终于等到了她的哥哥,直接到班里点名找我,我的那边那帮兄弟们都跟着我出去了,我也以为她哥哥是来找我打架的,结果她哥哥见我出来以后,笑呵呵的告诉我,他妹妹就这样,让我别和她一般见识,通过她哥哥我才知道原来她在家最小,母亲的早逝让她成了全家最受疼爱的孩子,父亲又是常年的精神病,所以她都是几个哥哥带着长大的,从小哥哥们都让着她,所以造就了她性格的孤傲,每次她吵完架回家都会大哭,而哥哥们则每次都会和人家解释。

我听了她哥哥说了之后心里挺不是滋味的,甚至有点自责,我开始回忆当时的情况,我怀疑我是不是有点过了,越想心里越难受,我告诉她哥哥我会给她道歉,请她放心。她哥哥则给我道歉让我以后多照顾一下她。

再次回到班里,我坐在那个属于我的角落想了很久,最后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我抱着我的书回到前面的位置,这次她主动的站起来让我从那边过去,我坐下来之后想亲口告诉她对不起,但是碍于男孩的面子我咋就是说不出来,最后我用了最原始的方法给她写了封信,信上我写了很多的对不起,交给她的时候,她瞪着眼睛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看着我,估计她可能多想了。

第二天我就收到了她的回信,她在信上说“她已经原谅了我,并请求能得到我的原谅”就这样我们之间的误会消融了,我们成了好朋友,成了很好的朋友。但是我们之间没有喜欢和爱只有最纯真的友谊。初中三年的时间里我们俩再也没有吵过一次,每次她和别人吵的时候我都会劝她,也怪了,每次我只要一说话她立即就会停止争吵。后来她告诉我每次我说话的时候她都会想到她曾经伤害过我。呵呵!其实那叫什么伤害呀!只是成长路上的一点小事而已了。

毕业后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自己理想中的学校,现在她工作的地方和我不远,每次上下班都能见到她,上次见到我女儿她问我女儿知道她是谁不?女儿摇摇头,她告诉女儿她是女儿的厉害姑姑,还让女儿在幼儿园如果有人欺负她就告诉姑姑,姑姑去给她打架去。呵呵!就是这样一个人,现在是一个孩子的妈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