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政要嫖妓真相:揭秘世上最高级卖淫集团

美国纽约州州长埃利奥特?斯皮策因“召妓门”丑闻曝光而黯然辞职,事件所涉及的美国“皇帝贵宾俱乐部”也成了世界上最著名的高级卖淫集团。这一丑闻也在其他地区开始发酵。日前,部分应召女郎首次披露了她们和英国政客们风流狂欢的内幕。


政要带面具与妓女狂欢


或许,即使没有纽约州州长埃利奥特?斯皮策深陷“召妓门”,美国“皇帝贵宾俱乐部”同样也能在忽然间闻名全世界,因为,这一世界最著名的高级卖淫集团非富即贵的客户遍及全世界,而且涉及欧美多国政要,谁出事都会引发世界范围的轰动。比如,在网上就有人曝出“10号客人”就是现在大热的奥巴马,虽然没有直接指名道姓,但《芝加哥论坛报》的一篇评论文章已经说得很明白,该文称,有迹象显示这个“10号客人”曾经是一位“高级公共服务官员,甚至有可能成为美国的第一位黑人总统”。


当然,美国“皇帝贵宾俱乐部”的业务并非限于美国,其在英国的分部,“战果”也绝对斐然。斯皮策黯然辞职后,“皇帝贵宾俱乐部”英国分部的应召女郎们向记者披露了她们和英国政客们风流狂欢的内幕。应召女郎、来自立陶宛的扎娜?布拉兹德克称,“皇帝贵宾俱乐部”的英国客户包括一名前内阁官员、多名议会议员、一名高级法官、英国文体界的名流以及来英国潇洒的阿拉伯富商。


21岁的佩吉?艾什莉所曝内幕最大胆,她称,她在英国伦敦议会大厦旁边的宾馆里和英国政客们风流时,发现至少两名英国议员戴着面具,那些面具让她感到非常害怕。佩吉说:“他们如此小心是为了避免自己的身份被泄露,但这相反更激起了我的好奇,我很快就通过其他渠道了解到他们都是举足轻重的英国议员。”


虽然佩吉?艾什莉没有抖出这些议员的名字,但他们肯定因为斯皮策的东窗事发吓得够戗。据英国议会内幕人士称,斯皮策下台后,一些英国政坛的大人物也担心自己会因性丑闻而身败名裂。美国联邦调查局对“皇帝贵宾俱乐部”的调查,使那些偷偷召妓的英国政客们寝食难安。许多和“皇帝贵宾俱乐部”有瓜葛的英国政客,都担心自己会在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调查中受牵连,从而遭遇和斯皮策相同的噩运。


扎娜这位2006年底加入“皇帝贵宾俱乐部”英国分部的应召女郎也说:“全欧洲的‘皇帝贵宾俱乐部’客户可能都寝食难安,他们都担心自己被联邦调查局查出,我敢打赌,一些家伙现在肯定吓得发抖。”


英国首富买春砍价


“皇帝贵宾俱乐部”这样的高级卖淫集团之所以能够做好欧美政要的生意,是因为其中的应召女郎绝对是极品。那么这些女孩又是如何挑选的呢? 2006年,“华盛顿头号老鸨”黛博拉?帕尔夫雷因为要公布客户的名单而震惊世界。1993年起,她就在华盛顿开办了一个大规模的“伴护公司”,专门派遣应召女郎为华盛顿地区的高官显贵提供秘密性服务,女孩要想成为其中的应召女郎可谓相当不容易。黛博拉在“从业”的13年中,共招募过132名应召女郎,她们全都在22岁以上,接受过大学教育,而且一律都是金发碧眼,身材婀娜,长相性感。更苛刻的是,黛博拉还规定,每名新人在正式“上岗”前,必须先与一名她亲自挑选的客户发生性关系,而且不能收取任何费用。黛博拉这样做是为了防止警方派出的“卧底”假扮成应召女郎打探公司底细。


如此高级的妓女当然意味着客户要付天价。一般情况下,“皇帝贵宾俱乐部”英国分部的佩吉?艾什莉为政要服务,收费是每小时1000英镑,而且客人还经常给小费,佩吉最“幸运”的一次是4小时赚2万英镑,佩吉称,“这些人有的是钱。他们根本不在乎。”佩吉并非俱乐部中最赚钱的,一些应召女郎经常一天就能赚2万英镑,她们每周“工作”两天,一年就能赚200万英镑!


在高级俱乐部偷腥需要大笔花钱,但也并非所有政要都出手阔绰。扎娜2006年年底加入“皇帝贵宾俱乐部”后,接待的第一个顾客就是现年56岁的英国国防部高官威斯敏斯特公爵杰拉德?格罗夫纳,扎娜说,这位被称为“6号客人”的英国本土首富,坐拥66亿英镑,但他仍为每小时750英镑的服务费和她“讨价还价”。


抓嫖客用“瑞典模式”


纵观欧美,政要买春的事件很常见,因此,各国政府为治理此事很伤脑筋,但还是有国家有妙招。比如瑞典规定,卖淫不犯法,买春犯法。根据瑞典的《性购买法》,支付性服务者费用将被处以罚款或最高6个月的刑期,并被公之于众。拉皮条者和妓院管理人员也会遭到严处,不过,妓女不需要负法律责任,因为她们被视作受害者和性交易中的商品。“我们不跟妓女过不去,我们跟那些购买性服务的男性过不去。”瑞典国家警察局的卡基萨?沃伯格说。


这项规定在瑞典实施至今已有9年,而且效果很明显。据估计,瑞典妓女的数量从1998年到2003年减少了40%。


如此好的效果当然赢得了其他欧美国家的目光,随着美国纽约州州长斯皮策性丑闻曝光,沃伯格透露,一些国外执法官员和政治家正在瑞典考察学习这一“抓嫖客不抓妓女”的法律。而且,考虑到其他国家的兴趣,瑞典政府也计划对该法律的效用进行全面评估,预计明年出台结果。


政要出席挣“露脸费”


当然,欧美政要们光顾高级场所也并非都与色情有关。在英国苏格兰有一家以希腊神话中风神“埃俄罗斯”命名的会所,是英国议会上院工党副主席玛丽?古迪男爵的“灵感杰作”,玛丽?古迪男爵曾于2004年在此地举行过花钱与政要就餐的活动。在欧美的其他国家也有这样的会所,这样的活动也时常举行,因为多为秘密行动,外界知之甚少。


当年,玛丽?古迪男爵举行的这项活动的宾客堪称真正的政界名流:英国当时的首相夫人切丽?布莱尔、财政大臣戈登?布朗、首相高级顾问阿拉斯泰尔?坎贝尔、保守党领袖迈克尔?霍华德、内阁办公室国务大臣道格拉斯?亚历山大及英国陆军参谋长迈克尔?杰克逊等人都是座上客。


身居如此要职的政要当然惹眼,苏格兰爱丁堡和格拉斯哥商界精英们也想抓住这一与英国政要交流的绝佳机会。这样的机会很难把握,除了1.6万英镑会费外,商界精英还必须先收到“埃俄罗斯”会所的邀请,才能提出申请,申请获得通过才有资格去交钱。而且,“埃俄罗斯”会所还规定,每个行业最终只能有两人参加,整个活动的名额严格限制在120人。


当然,花了钱,“埃俄罗斯”会所也会让商界精英感觉物有所值。会所组织会员与嘉宾单独会谈,会员可以选择坐在哪位嘉宾旁边,会所也可以帮助会员与一些公共部门、管理人员及政治家们进不过,这些活动遭到了公众的质疑,有人认为,这种为商人提供与政要交流机会的做法,可能会带来所谓的精英政治和任用亲信的问题。


当然,人们会好奇为什么玛丽?古迪男爵能请来如此多的政要,这并非其英国议会上院工党副主席的身份能做到的。虽然有部分政要是看他的面子来的,但大部分政要有可能是用钱请过来的。有英国媒体猜测,政要们出席这样的活动能挣到可观的“露脸费”。


政要爱挑身边人下手


有政要喜欢在外买春,也有政要爱吃“窝边草”,毕竟,由于整天忙于国家大事,除妻子外,接触最多的女性就是助手和秘书了,难免会“忍不住”。


英国前副首相约翰?普雷斯科特结婚多年从未传出绯闻,是英国政坛中为数不多的“老好人”。2006年4月26日,“老实巴交”的他公开承认,自己与女秘书特蕾西?特姆普利保持了两年的婚外恋。这一消息立即在英国政坛引发轩然大波。2002年,普雷斯科特在工党举行的内阁圣诞派对上与特姆普利开始调情,当天,两人几乎相拥共舞一个晚上。此后特姆普利经常去普雷斯科特的公寓与他幽会,时间长达两年。不过,普雷斯科特也表示,他对这段婚外情感到后悔。


已婚的欧盟执委会第二号人物、副主席兼产业事务执行委员费尔霍伊根也是吃窝边草的典型。2006年12月7日,德国发行量最大的《图片报》报道,费尔霍伊根和自己的办公室女主任埃赫利尔一起在立陶宛的海滩上散步,而费尔霍伊根的妻子并未随同,这引起媒体轰动。随后不久,德国《焦点》杂志刊登了一组“绝对爆炸性的照片”,其中一张,费尔霍伊根和埃赫利尔在立陶宛的一个裸体海滩上嬉戏打闹,让人震惊的是,费尔霍伊根只戴了一顶棒球帽,而埃赫利尔女士则是一丝不挂!


在爱吃窝边草的政要中,以色列前总统卡察夫可谓涉猎最广,2006年他深陷性丑闻,被指控对两名女雇员进行性侵犯,而且卡察夫的不轨行为大部分发生在他的办公室,他首先以工作的名义让女雇员进入到他的办公室,然后就开始对她们进行口头或者肢体上的骚扰。后来,又有多名女雇员都称遭到其性骚扰。


当然,政要吃窝边草最出名的还是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他与白宫前女实习生莱温斯基之间的性丑闻可谓世人皆知。


欲望的美国与清教的美国


美国政坛如今性丑闻一箩筐。先是纽约州州长斯皮策因卷入嫖妓丑闻宣布辞职,接着,纽约新州长帕特森上任不到24小时就传出绯闻,承认几年前曾与几位女性发生婚外恋情。最新主角是4年前因同性恋婚外情而辞职的前新泽西州州长麦格里维,他29岁的前任司机佩德森向媒体披露,麦格里维夫妇俩婚前婚后都曾与他多次发生三人性爱关系。


和陈冠希“艳照门”在东方社会被泛娱乐化的遭遇不同,美国清教文化不给婚外情和嫖妓任何暧昧的借口。和开明的欧洲大陆不同,美国政坛从来喜欢将政客的道德水准和执政能力融为一谈,这几乎成了清教主义文化铸造的美国政治的浓厚特色。


清教主义之于美国正如儒家思想之于中国。清教传统像一条红线规范了从殖民时代到今天的美国政治文化与社会文化,清教主义可以说是美国文化的根。从美国作家霍桑的《红字》中描绘的氛围来看,在提倡清心寡欲的新英格兰清教时代,人们的情感被紧紧地裹藏起来,即便是正常的情欲都受到严厉的限制,更别说婚外情和嫖妓了。美国最早的移民是来自英国的清教徒,他们为了逃避英政府的压迫而背井离乡,最后定居在北美大陆。他们认为自己是新时代的圣徒,肩负着神圣使命,要离开旧世界去开辟在美洲的人间乐土,建立一个新的以色列。清教徒(Puritan)一词原是他们的反对者为讽刺他们生造出来的,说他们自诩比别人圣洁、纯净,而清教徒骄傲地接受了这个绰号,他们生活俭朴、严格自律,以此取悦并荣耀他们所信仰的上帝。


去过美国的人都会获得一种印象,眼前真实的美国与想象中的美国不太一样。在美国很多城市,夜生活并不丰富多彩,没有灯红酒绿的不夜城,没有莺歌燕舞的红磨坊,在宗教影响较强烈的中西部地区,夜晚尤其寂寞单调。星期天各个家庭的日程安排里,很少是逛购物中心或者玩私人游艇,更多的是社区教堂的活动。



这是一个扑朔迷离的双面美国。这一面,美国人狂热地追求财富,追求舒适豪华的物质生活,让人们认为美国是一个非常世俗化国家,但这似乎只是表象的一面;另一面,根本上却是一个非常宗教化的国家,***新教在国家的政治生活、社会生活、国民心理上起着关键的主导作用。美国学者把美国社会表现出的强烈的世俗性与同样强烈的宗教性,称作是“宗教信仰无所不在与世俗精神历久不衰的共生现象”,是一种“令宗教学者感到困惑的普遍的拜物性与显著的宗教性的悖论式结合”。美国世俗化研究学者丹尼?贝尔说,美国人得了“精神分裂症”,有两个不同的语系,一个是拜物的、功利的、利己主义的语系,一个是宗教的、利他的社区的语系。而对特权人物,他们必定用后一个标准“严防死守”地严加看管,因为他们的道德自律影响着行政的效率、执法的公正、社会的安全,说白了,影响着他们世俗化的个人利益。


清教主义气息没有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现代伦理文化的冲击而从美国人的意识中退位,政教分离和政教合一像神秘的多变魔法,隐藏于美国政治文化和社会伦理的潜规则深处。在美国,政治人物竞选时都渲染自己对家庭的爱,甚至对宠物的爱,强调自身私生活的严谨,表现出一副好父亲、好丈夫、好儿子的正直形象。无论是在议会还是政府,政治人物包养情妇,必然会身败名裂以至不得不终止政治生涯。许多非政界的公众人物为保持好的形象也保守私生活的严谨。谁让你是公众人物?你享受着公众赋予你的盛名,你就必须背负沉重的道德义务,尽管这种道德义务经常是苛刻的、尴尬的甚至是不够人性化的。斯皮策就是背叛义务的又一个不光彩典范,他曾以严厉维护美国司法公正著称,然而他作为性情中人的旺盛荷尔蒙分泌必须服从于神圣道德义务,身体不能逾越道德义务。


身体与道德是人性的两难,表现在英雄人物身上也不例外。你可以认为,美国民权运动英雄马丁?路德?金的伟大历史作用和他偶尔嫖妓没什么关系。然而如果马丁?路德?金个人生活无可指责,他的形象会更完美。


在现代文明的困境中,身体日益成为政治话语、道德话语和自然话语关注的中心。这无疑是历史的进步。从自然的快乐原则与文明的道德原则两方面说,人类的婚姻、情感、性的观念的探索还有太漫长的道路要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