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婚床布满水银 一家三口汞中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布满水银的靠包原本放在婚床的这个位置。 郑慧家人供图


记者 孙自鸣


从7月17日起,仙居城关郑慧一家的幸福生活开始蒙上阴影。头一天晚上,儿子的一泡尿,冲出了一个让全家人恐慌的秘密——床靠背上的靠包里,布满了水银颗粒。


经过医院的检测,郑慧一家三口全都汞中毒了,其中,十个月大的儿子汞超标20多倍。专家说,小孩中毒程度之重、年龄之小在国内都十分罕见。


睡了一年多才发现床有水银


年近三十的郑慧和丈夫蔡先生在仙居办了一家工艺品厂,爱情和事业都不错。2007年4月16日,郑慧花了3000多元,在仙居家禾家居广场订购了一款“斯帝罗兰”床作为婚床。


“斯帝罗兰”是意大利著名品牌,郑慧订购的这张床型号是PA076,由广东佛山金富士集团制造,去年6月2日送到并安装好,随床配有两只靠包。


如果没发现水银,这张床带给郑慧一家的还是甜美的梦。可7月16日晚儿子一泡尿,尿湿了床上的靠包,一家人的美梦从此变成了噩梦。7月17日早晨,郑慧把靠包拆下来洗,发现内芯有一粒一粒的水银。她很震惊,也很害怕,立即通知了经销商。经销商当天过来把内芯拆开,发现填充物里布满了水银,马上联系了广东的厂家。


7月21日,厂家派专员赶到仙居,现场拆开另一只靠包,发现里面的填充物同样布满了水银。电视台记者和消保委的工作人员见证了这个过程。


儿子汞超标20多倍


经过医院的检测,郑慧一家三口全部汞中毒,十个月大的孩子尤其严重。郑家开始辗转到杭州、上海等地求医,医生说汞中毒很难医治,会引起肾衰竭、白血病等。


目前,郑慧带着儿子在上海新华医院治疗。虽早有心理准备,拿到检测报告时,郑慧的手仍在发抖:儿子尿汞肌苷(汞超标的综合计算值)为8.85 ug/mml,超标20多倍(矫正值应小于0.43 ug/mml)。


她和丈夫顾不上生意和两个大人的中毒,首先想到的是怎么让儿子排毒。但是医生说了,小孩的毒即便是排出来了,受损的健康和智力已无法逆转。


水银是怎么来的


厂家和经销商都说不知道


斯帝罗兰(中国)公司网站介绍,斯帝罗兰成立一百多年来,已成为享誉全球的家具品牌,在全球拥有2000多家专卖店。


陈弘华是该公司在仙居的特约经销商。陈弘华说,水银事件发生后,他们对仙居销售的同批次的床进行回访,发现郑慧买的这种型号只卖了一张,同批次其他型号的卖了35张。“把这些靠包收回来拆了,没发现水银。”他说,整个过程,工商部门的人员在场。


昨天,斯帝罗兰(中国)公司销售主管尹先生说,公司派出了专员负责调查处理此事,目前可以确认的是,床和靠包不是假冒仿造的,是公司的合格产品。


“大家都知道水银有毒,我们整个生产流程绝对不使用水银,原材料也没有水银,不清楚水银是怎么进入靠包的。” 尹主管说,不排除是竞争对手在搞破坏,或者是流通环节出了问题,或者人为注射水银想敲诈。


郑慧说,肯定不是自己注射进去想敲诈,“我不缺钱,更何况不可能拿自己一家三口的性命来赌啊。”经销商陈弘华也认为,不大可能是消费者干的。不过,陈弘华也不认为是在自己这个环节出了问题,“注射水银是刑事犯罪了”。


那么,这些水银究竟是怎么来的呢?郑慧已向当地公安机关报告了,警方已介入调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