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看到了大中国

那一刻,我看到了大中国

看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我心里除了激动之外,隐隐泛起一个名词:大中国。

中国是大,不论是人口还是地域,不论是历史还是文化。几千年来,大中国那样挺拔伟岸地屹立在太平洋东岸,那样自信自强地行走在历史长河之中,可是一百六十年前,这个伟大的国家,这个伟大的民族,在内忧外患之中,无可奈何地没落了。不但是没落,而且是在极度的贫穷和落后之中,在西方列强的肆意侵略之中,在从科技到文化的全面落后之中,落入无底深渊。

而现在,我分明看到了,一个新的,全新的,中国,一个大中国,正在向世人展现,重新找回的自信,重新抬起的头颅,重新崛起的,大中国。当音乐响起,从欢快的民族乐曲到非洲的鼓点,再到悠扬的苏格兰风笛,可以看到一个开放的中国,一个象辉煌的大唐一样开放自信的中国。仅仅几年前,世界还在讨论中国能否办好奥运会,而现在,没有人会怀疑,这将是历史是最成功的奥运。仅仅几个月前,包括法国总统萨科奇在内和不少国家领导人还在声言抵制北京奥运,而现在,他们不能不来,就是厚着脸皮也要来。仅仅几天前,台湾当局还在向祖国一再强调,他们的代表队,只能叫中华台北,不能出现任何中国字样。可是,当他们的代表队进入鸟巢会场时,英语解说词中分明响起的是“Chinese taibei”。

也许在国人听来,中华台北队并无什么不妥,虽然不叫中国。可是中华不就是中国吗?可是在外国人听到那句英文解说时,他们只会理解为:“中国台北!”也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名词,就足以让台湾当局那些舍本逐末、自欺欺人的小伎俩无地自容。这就是中国,这就是大中国。大气、大度、大海一样深厚,大洋一样包容百川,而又虚怀若谷的,大中国。让中国队最后进入会场,应该是规则。但是,让这个史上最宏大也最伟大的代表队最后进入会场,必然是一个高潮。说他宏大不假,千人代表队,不是大中国,谁能组得起来?而且这个代表队并不是找些人来充充场面的,是要来真真切切地拿金牌的,而且就是冲着金牌第一来的,能不宏大吗?不但宏大,而且伟大,伟大的意义在于, 是一个刚刚摆脱了苦难深渊仅仅五十九年的国家。中国奥运第一人刘长春在参加奥运时,就他一个人,还要负担全部费用。那时,中国的概念,在西方人眼里,只是一个地理名词。国家,四分五裂,哪里还象个国家?而从一九四九年后,中国受到西方世界的围攻,参加奥运是不可能性的。新中国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已经是一九八四年,到现在不过二十四年,已经有足够实力和美国一争天下。这不是伟大是什么?

再看中国代表队进场时,各国代表队已经就位。在场中构成一个中空十字形,而中国队就在这时,浩浩荡荡地进场了,浩浩荡荡地从十字中间进入会场最中间位置。也就是一个大大的中字的中间一竖。什么叫天下之中,什么叫中国?这就是中国,中央之国。而当李宁在体育场环绕一周,最后点燃主火炬时,那包容天下的胸怀,更不用词语形容了。

那一刻,我看到了大中国。

甘 泽

2008年8月8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