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六章.腾龙噬日 339.椭圆办公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50.html


这几个人几乎可以说是美国在国家安全方面的最高决策人。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有4个法定席位既:总统、副总统、国务卿、国防部长。

另外还有中央情报局局长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作为总统的法定顾问,其实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最终决策权还是在总统,所以实际上中央情报局局长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拥有其他3个法定委员会委员同样的参与权。

而在国家安全委员会召开会议的时候总统还可以特别邀请一些人员加入,为这个委员会提供信息或者建议。

当然美国总统还拥有115人的总统顾问团,其中27人的总统高级顾问,美国总统也可以邀请少数这样的人加入会议,海莫就是这样一个角色。

事实上海莫早在几年前都得到了罗斯福的赏识,美国总统处理国家安全事务日常工作多数时候并非亲历亲为,而是借助白宫办公室国家安全事务主力来处理,只有在一些相当重大的决策需要制定的时候才会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

海莫此时已经早早地做在总统书房一角的沙发上,他的位置很特别,几乎所有与会的人都将沙发围成一圈以示平等发言的“圆桌精神”。

当然在座位的设置上还是有少两的区别,总统的位置两边相当大的空间是空缺的,而海莫的位置就在总统席位的侧后,看上去似乎和那些大老的地位有距离,但这却恰恰说明他的建议对总统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对于这样一次会议海莫很兴奋,看着自己手上从陆军情报侍从室拿到的文件,那一张张白花花的纸在他看来就好象是罗斯福的关怀一样。

此时空无一人的椭圆形办公室已经在他面前已经早早地准备下了椅子,可算一算只有7张椅子,海莫的脑袋飞速地转了起来。

副总统去了纽约参与对外贸易银行的会议,也就是说今天来的人必定不多,却一定会有两个人填补副总统的空缺,而这个人也一定是一个很有来头的家伙,否则应该和他坐那样靠背直直的木制椅子,而不是那种可以掂着大肚子半躺着靠下去的软沙发。

而且如果是总统办公室的顾问的话海莫应该是会知道消息的。

就在海莫看看墙壁上的装饰,又看看总统经常使用的时候门外响起了皮鞋打地的声音。

走进来三个人,麦克阿瑟和乔治·马歇尔两个人都穿着军装很好认,另外是一个年纪比较大的白头发老头,这个人一般人不知道不过海莫却是知道的,因为这个人正是他向罗斯福建议任用的成廉.D.李海海军上将,现任海军作战部部长。喜欢戴墨镜叼烟斗的麦克阿瑟上将曾经是菲律宾总督,那正是海莫对上口的专业方向加上麦克阿瑟那再显眼不过的装束海莫自然也是认识。最后一个人则是一个看起来面容严肃一丝不苟的陆军上将,只是他和麦克阿瑟走路的步调却是怎么也不一致,这个人就是乔治·马歇尔了,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也是经常在白宫出入的大人物。

看看自己肩膀上的少将军衔,海莫有很多羡慕也有很多向往,只不过他心里最大的疑问是,西点军校和福吉尼亚军事学院在练新生的时候是不是踏步的节奏对不上的,否则陆军的两位代表人物为什么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三人一进门之后就在自己的左手边找了3张沙发坐了下来,不久总统罗斯福、国务卿赫尔和中央情报局局长退役海军中悉尼.W.索尔斯还有另外一个海莫完全不认识的人。

海莫不知道,这个人正是山姆,他所效力的财团联盟多次和罗斯福进行会谈,毕竟在美国经济恢复和发展这个大问题上这些大财团和他们掌握的美国联邦储备局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只不过没次和罗斯福见面的都是山姆作为联邦储备局董事之一的父亲,而这一次由于他那年迈的老爹身体原因所以才将常驻华府和政府沟通的任务交给了他。

“先生们,请坐!”

罗斯福总统的声音总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而他手上的烟斗是那种勺子形状十分大众化看起来很朴实的东西,而麦克阿瑟的烟斗却是看起来象锤子一样的烟斗十分花哨。

在总统进入会议室的时候,麦克阿瑟起立的时候显得非常不情愿,并且在总统请大家入座之前就已经开始坐下了。

美国人并不是很在意这样的时候,他们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候都显得很随意,只是麦克阿瑟翘着二郎腿吸烟的神情海莫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不满,这个前菲律宾总督的不满。

罗斯福背着门坐在了自己的席位上后并没有说话,而是直直地看向对面他办公桌后的落地窗户,华府的天空总是那么蓝,可谁有知道美国正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卷入不可预知的挑战中呢。

看看坐在自己右边最下手的山姆,罗斯福狠狠地抽了一口烟,世界性的经济危机之所以爆发有相当的责任就是这些家伙聚敛了太大量的财富导致社会需求不足,但罗斯福也不得不承认没有这些家伙控制着世界经济,白种人不可能获得廉价的资源和享受欠发达国家廉价的劳动成果,就连他这个总统也是靠这些家伙制造的经济危机才取得了一展报复的机会。

“海莫”

“是的,总统先生!”

“能帮忙把窗帘拉上吗?”多余耀眼的天空让总统觉得有些刺眼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乐意效劳”

就在海莫起身还在走的时候罗斯福又说话了。

“国家安全会议,这就是我请大家来的原因。南华共和国这个月又下水了一艘4万5千吨级的航母,他们在海上力量上已经超过了倭人,联邦的太平洋权益正在受到挑战,我个人的看法是我们不得不发展一些力量以便确保联邦在太平洋上的优势,当然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这也是我请你们来的原因。”

“总统先生,国会不是已经批准了一项建造5艘航母的计划了吗?总统先生难道认为我们的扩军力度不够?”

乔治·马歇尔第一个发言了,这是一个直率的将军,本来随着南华对倭国战争局势的演化美国作出适当的政策调整是必然的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问题就在于乔治·马歇尔先生认为美国必须先帮助欧洲解除“轴心联盟”的威胁。

从欧洲的政治版图上看,法国人陷入了德国和西班牙的夹击中,意大利人可以在必要的时候从地中海攻击法国,法国人已经开始三天两头地到世界各强国政府呼吁联盟与合作了,尽管法国早就和英国、波兰组成了联盟,但是法国人依旧觉得不够安全,他们希望比利时也能加入这个同盟以将马其诺防线延伸到比利时,完成对德国的整个防御圈。法国人相信只要德国人如一次世界大战一样陷入了僵持战局,那么法国就必定能在消耗中熬到胜利。但比利时人一眼就看出了法国人的算盘,马奇诺防线实际上就是一条把波兰出卖掉的防线,这样一条防线修到比利时那么比利时将成为战场,再参照法国对波兰的利用,对比利时来说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向德国投降来的好。

乔治·马歇尔是一个坚定的美国欧洲优先战略提倡者,乔治·马歇尔认为世界的经济和科学、文化的中心始终是在欧洲,只有在欧洲取得胜利才能够主导世界。

罗斯福其实在这一点上和乔治·马歇尔立场相同,但是作为一个总统他需要考虑很多事情,尽管在几年前美国就真多倭国和南华的海上扩军作出了反映,现在美国太平洋舰队拥有5艘航母、6艘战列舰和其他近10艘巡洋舰,大西洋舰队也拥有3艘航母可以调入太平洋。

只是美国战略中从来都是要求自己的国家保持对潜在敌手的绝对优势,而南华现在已经拥有6艘现代化大型航母为核心,近20艘战列舰、巡洋舰组成的庞大海上力量,而且就南华公开的海上战备计划中已经在南华议会通过了一项在一年半以内组织两个新的航母战斗群,并将所有航母战斗群为基础的远洋攻击舰队的航母数量最低限制在两艘一上,也就是说南华将在一年半内拥有6个航母攻击群,12艘33年以后下水的现代化大型航母,30艘以上主力军舰。

如果美国不作出反应那么在南华击败倭人之后他们在太平洋上将很可能失去说话的权利。

罗斯福心里所想的立刻被中央情报局局长悉尼.W.索尔斯复述了一遍,马歇尔也就陷入了沉没。

此时海军作战部长成廉.D.李海军上将站了起来,结果又在罗斯福的示意下坐了下来,“马歇尔将军,西太平洋的南华和倭国战争出乎了我们的意料,也许在半年前我还在支持你先欧后亚的战略,但是我不得不说东方人太出人意料了。

在半年前谁能想到倭国竟然拥有20艘航母,尽管他们的航母水平上比不上南华也比不上我们,但是他们现在还有12艘航母,如果按照南马里亚纳海战之前的海军规模计算他们超过了联邦所有战舰总和的50%以上,而南华拥有一举干掉如此庞大舰队一半军舰的能力,而这种能力还在提高。”

马歇尔的神色很认真,他确实是先欧后亚战略的坚定支持者,但问题是南华实力的不断增长确实让美国不安。

马歇尔选择了沉默,罗斯福和赫尔也选择了沉默,所有人都知道南华的扩军是为了战争,但问题是战争之后胜利者必定还有强大的武备,那么美国如何自处?

“那么我们除了造军舰扩军之外还能做什么?”

国务卿赫尔见长时间没有人说话,沉默了好久之后才动了动他已经满是皱纹的嘴唇,话音显得有些迟暮但却非常有力。

罗斯福和赫尔在美国经济从大萧条复兴的整个过程中合作亲密无间,在罗斯福早期执政多次到议会说服议员们通过他的法案把美国经济逐渐带到稳定之后,对议会的工作和美国的对外国际政治事务多数都是由赫尔处理,至今美国在向倭国大规模的战略物资销售过程中赫尔都协调得非常不错。他要求倭人自己承担运输将皮球完全踢给了倭人,这样一来美国和南华的政治角力中就处于主动地位。特别是在运输舰队屡次外倭国东南海域受到南华攻击后,美国政府要求本国商船沿北美大陆美国领海北上到阿拉斯加然后从阿留绅群岛运到倭国,南华不会在美国领海攻击美国商船,而在倭国领海攻击美国商船本身难度非常高,就算被攻击美国政府也可以推脱责任。

每天要处理无数日常事务的赫尔自然是知道山姆及其幕后财团的存在,因为这些人的存在他在行政过程中很多时候往往要税服的不是国会而是这一群人。

显然赫尔和罗斯福一样不喜欢这些人,那个建造5艘现代化航母的法案在赫尔和罗斯福看来不过是这些大财团利用国家机器为自己牟利而已,美国军队很可能要为这些幕后的贵族流血。而他们领导美国走向富强还必须依靠这些人,因此被人裹胁对于两位有理想的政治家来说是非常烦闷的事情。

山姆也意识到两人的不善,不过他这次来却是来收买军方的,他一点也不担心美国对南华施加压力的决策问题。

事实上他的父亲和联盟的一些大财团代表对南华的不合作十分不满,他们很清楚完全在他们控制之下的公司在体制上很难与南华自由发展的公司竞争,因为他们要从中间掠夺大量的财富。所以随着南华工业和经济的不断强大,控制南华的经济是他们的最终目的,这不在于他们能从中间获得多少财富,而是他们需要保持在全球的经济统治地位,只有这个地位才能确保他们将财富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造更多的军舰!”成廉.D.李将军的回答非常干脆,只不过他还想接着说却被赫尔打断了。

“亲爱的将军!谁来出钱?”

“我来!”

两个字算不上说得非常有力,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有这么大口气的自然就是山姆。

从经济上南华本身已经非常强大,加上华商强烈的小群体意识以及南华华人因为国家迅速强大而特别高昂的民族情绪山姆和他身后的联盟再如何强大也难以参与到南华的发展中去,更何况南华的国家机器没有他们组织的势力在在国家强硬和没有道理可讲的政策面前多强大的经济实力都没有用处。

因此他们需要美国动用国家机器将南华打败,就好象他们的祖辈在100年前通过英国人敲开中国经济的大门一样。

也许这就是让麦克阿瑟最感兴趣的话了,成天想着怎么回到菲律宾,怎么成为菲律宾人民爱戴的英雄的道格上将用一种怀疑的目光打量着山姆。

除了马歇尔的疑惑,罗斯福和赫尔的无奈外其他人的眼睛都开始发亮了,一个在政府还没有提出具体扩军计划就敢说他来支付海军扩军费用的人,口气已经大得没边了,他们都和麦克阿瑟一样在怀疑这个人说话的真实性,没有想到美国人正在被一些特殊的家伙绑上一列要命的战车。

海莫此时已经知道为什么他的小椅子被放在了总统后面,在这些人说话的时候他没有插嘴的机会,尽管他知道很多东西同时也有不错的头脑和出色的判断力,但他的手上始终缺少一样东西,那就是权利。

以前在罗斯福直接拍板决定的时候他只需要作出准确的分析、提出合理的建议,然后事情就向着他计划的方向发展。

可现在,在这些连总统也搞不定的人面前他只能来见见世面。

“这么说问题已经解决了?”

扩军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需要慎重考虑的事情,国家财政有限,放到军事上就不能放到其他项目上,可如今有人愿意出钱为国家扩军那么这样一个扩大内需的好机会无疑就是让美国经济在罗斯福任期内再上一个台阶的奠基石,何乐而不为呢?

“不,总统先生!如果扩军的话我想需要适当实行义务兵役制!”海军作战部的D.李将军又提出了新的问题。

“各位先生,海军是需要高超技能的兵种,特别是我们要建造那么多的航母和大型战舰,等到战舰造好的时候我们很可能没有士兵去操作他们,那可不象玩步枪那么简单。我认为应该扩大海军的预备役规模,并经常性地进行训练,这样才能满足海军扩军的需求!”

前几天才通过了建造5艘现代化大型航母的议案,今天又有人出钱建军,如此看来海军规模很可能要扩大一倍以上,那么海军预备役体制就成了问题了。

对于美国这个国家来说实行完整而高效的陆军预备役并不算困难,一般士兵经过半年训练就可以上战场,而美国还拥有大量1战时期的退伍军人和军校毕业生可以作为基层军官。

但海军预备役可不一样,没有长期的训练刚爬上船的士兵先晕几个星期的船才能训练作战。

如果仅仅是进行地面训练,等到一旦有战争爆发那些新兵很可能从美国西海岸一直吐到帕劳群岛,那么仗也就不用打了。

“如果你们这么干,陆军也必须有所准备,否则海军取得了胜利没有地面部队去接收岛屿可是个大笑话!”

麦克阿瑟终于说话了,而且这话一说出来就直接将目标放在了太平洋,显然他还一直在惦记着如何重返菲律宾。麦克阿瑟也许只把自己当作美国的将军,但他却一直将自己当作菲律宾的救世主。

只有马歇尔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他发现事情似乎超出了他的想象,脱离了他的控制。

在美国有人出钱事情还是很好解决,不需要国会批准预算为不少失业的美国青年提供吃军饷的机会实际上和社会福利去救济他们比起来划算得多。

在商讨了一些大致的框架之后各人就离开了,只有海莫还在总统办公室里,在罗斯福身边好几年了,他的身份非常特殊,很多时候都作为罗斯福的秘书或者生活秘书。

这不,在人都离开后他第一件事情就是拉开窗帘,打开窗户让总统透透气,他非常清楚罗斯福在烦闷的时候嘴角会向下弯,而且经常会因为思考而叼着点燃的烟斗长时间忘记去吸上一口。

打开窗户后罗斯福似乎心情好了一些,看了看海莫莫名其妙地问到:“海莫!”

“是的,先生!”

“你知道上帝想让我把美国带到哪里吗?”

.........

一阵微风从白宫外草皮上卷过,那些掉落的梧桐叶在飞舞的时候也压根没有一点自主的权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