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38/


集训队里可以和文兵媲美的是另一个大学生龚晓亮。两人在整个队伍里特别“出众”。

文兵和龚晓亮比还有那么一点点“优秀”,而龚晓亮不仅动作木讷而且外面长得也有些让人匪夷所思。他的脸不是很大,五官也还端正,只是整张脸并没有把每一个部位的优势体现出来,而是使整体看上去有些另类。

文兵不太喜欢和龚晓亮呆在一起,因为每次休息的时候,龚晓亮总是主动来找文兵谈心。交流集训心得。每当这时,文兵就会发愁。他会趁龚晓亮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偷偷看看四周有没有人在注意他们,尤其是支队长有没有注意他们。因为文兵不想和他同流合污,虽然文兵也知道自己和龚晓亮其实真是珠联璧合,在集训队里是一对儿活宝,但是他还是很不情愿就这么被人真当成一对儿“活宝”。文兵更愿意和张军或者陈宁呆在一起。因为他们是优秀的,得到了大家认可的。

集训的第六天,天有些阴,离集训结束也指日可待了。

队里的安排是对列。支队长因为工作的原因离开,留下司令部的几个科长和干事。

就在大家都还津津有味地训练时。忽然听到战训科长的声音:“你怎么走的?连齐步都不会!?”

文兵扭头一看,被骂的正是龚晓亮。而龚晓亮此刻正站在他身边。两人真是缘分阿,连站队都在一起。文兵一听见是龚晓亮被骂,心里的感受是复杂的。首先庆幸被骂的不是自己,其次他又觉得自己不应该和龚晓亮站在一起,因为大家都在往他们这边看。文兵觉得这样下去,大家会将他们视为同类项。但是文兵反过来一想,自己还真应该感谢龚晓亮,要不是因为他站在自己身边,恐怕被骂的就是自己了吧。


“哎……”又是休息的时候,龚晓亮在文兵身边坐下,什么都不说,千言万语就尽在这一生叹息中了。

“哥们儿,来抽支烟!”张军递过来一支烟。

“不抽,不抽,不会抽啊……”龚晓亮道。

“快点结束吧!”陈宁伸了个懒腰,靠在文兵身上说道。

“考核怎么办呢?”龚晓亮的声音里满是郁闷。

文兵本来已经渐渐淡化了这个事情,但是被龚晓亮一说,自己也担心起来。

“没事,有我垫底了。”文兵觉得自己和龚晓亮真是同病相怜。

“别太当回事儿了!”张军道,“干部就事干部,你考不及格他还能把你怎么着?”

“反正不好吧!”文兵仔细琢磨了张军的话,他并不能了解张军为什么能够如此洒脱,把支队的集训考核不当回事,或许是他只是嘴上说说罢了,谁知道呢。


文兵在睡觉的时候就在想,自己和龚晓亮无疑是属于整个队伍里的丑小鸭。大家肯定会瞧不起的,所以一定要更加努力表现。

但是第二天发生的事情却让文兵改变了看法。

就在所有的干部在进行器材操作的时候,集训队的门口停下了一辆奔驰。从上面走下来一个中年男人,是一个有儒雅气质的人。文兵站在队列里感觉那人的风度和自己的父亲有些相似。支队长见那人走来,就热情地上前打招呼。看来应该是个地方的领导吧,文兵想。

支队长和那人说说笑笑了好一会儿,然后文兵就没有注意他们了,接着看其他人怎么操作器材。但是就在他无意间的一次扭头,忽然发现龚晓亮已经跑到支队长和那人身边了,中年男人还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支队长对他们有说有笑。

文兵忍不住好奇心,向身边的张军问道:“那人是谁啊?”

“你还不知道啊,他是龚晓亮的爸爸,以前的支队长!”张军说完就被叫到前面去操作器材了。

文兵一下子就改变了对龚晓亮的看法。他甚至觉得以前自己的那些看法是非常幼稚的。

真是势利眼阿,文兵在心里淬了自己一口。

现在集训队就只有一个丑小鸭了,文兵想,那人无疑就是自己。龚晓亮再差,还有他老爸撑腰,而自己却在外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