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古代文人受儒家思想影响,对女人一惯轻视、贱视乃至仇视。孔夫子一句“唯小人与女子为难养也”影响了千百年来封建文人的女人观。施耐庵虽说是封建社会的开明文人,但由于当时正处于以“程朱理学”为正统思想的明朝,封建礼教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时代,那个时代的文人,从小受的是封建传统思想的教育,不可能不受到先入为主的女人观的影响,因此,他在《水浒传》中对女人着墨不多,有名有姓且有一定篇幅的仅十余人而已。就是这十余人中,除个别人外,也几乎全部“不得好死”,可见当时对妇女的敌视程度多么可怕。


唯一一个未糟横死且荣耀一生的女人是李师师。李师师虽然命运坎坷身为妓女,但由于是宋朝徽宗皇帝的御用妓女,或许是出于古代封建文人对皇帝的尊重,使李师师得以荣耀一生,还在梁山宋江等人的招安问题上出了大力。宋江被害后,也多亏李师师的美言,才使得宋江等人得以死后荣封,后世无忧。


其他稍有名姓的女人,除了顾大嫂没有战死沙场,不知所终外,其余几乎全部死于刀下,以各种各样的形式惨死!


投身梁山,名列108将中的3员女将:母大虫顾大嫂、一丈青扈三娘、母夜叉孙二娘,一只老虎,一条毒蛇,一个夜叉,仅这三个绰号已足以令人生畏且生厌。三个女人一个比一个杀人不眨眼,尤其是孙二娘,开黑店,剥活人,一个十足的刽子手形象!难怪后来均惨死在战场上,尸骨不全。武大郎的妻子潘金莲,貌比天仙,心如蛇蝎,勾搭上西门庆后,谋害亲夫,最后被武松活剥;宋江的小妾阎婆惜,忘恩负义,不但红杏出墙,还威胁要告发宋江,被宋江迫不得已将其杀死;杨雄之妻潘巧云,先是勾引杨雄的结拜兄弟石秀,不成又反诬石秀,致使兄弟反目,后来在与和尚通奸时被石秀捉住,被杨雄活剐;潘金莲的邻居王婆,典型的“马泊六”,为贪财使尽手段促成了西门庆与潘金莲的奸情,终因事情败露而被处以“骑木驴”凌迟处死的极刑;清风寨知寨刘高的老婆被燕顺等绿林好汉拿住,宋江因她是知寨刘高的妻子,劝燕顺将其放走。谁知她食恩反噬,倒打一耙,把宋江当做山贼要解往上司处领赏,被燕顺等截了囚车,一刀斩为两段;白秀英只了一个小小县令的“二奶”,就骄狂得不把整个郓城的大小官吏放在眼里,不但硬逼着县令把堂堂的县府都头的雷横送进大牢,还打骂雷横的老娘,被雷横一怒之下用枷打得头开脑绽,死于非命。


这些女人在施耐庵笔下都有该死的理由,但细想起来,无不和作者的思想意识有关,使《水浒传》中的女人们都成了皆曰可杀的反面形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