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二季 暗战激流 74章 临别之言

不笑生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1/[/size][/URL] 本书最快更新在http://www.17k.com/html/bookAbout.htm?bid=25863,正的火热更新平中,如果喜欢的话,请点点看吧 作为麦克.普林斯公司总裁的他,离开自己的职位前往前线为了法国的独立自由而战,虽然能够使人们理解,但他的告别工作就不那么简单。 第一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1/


本书最快更新在http://www.17k.com/html/bookAbout.htm?bid=25863,正的火热更新平中,如果喜欢的话,请点点看吧


作为麦克.普林斯公司总裁的他,离开自己的职位前往前线为了法国的独立自由而战,虽然能够使人们理解,但他的告别工作就不那么简单。

第一批要去告的别,正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麦克.普林斯公司最大的祸患,一桌中国酒菜提供了谈话的方便。

“吴先生、蔡先生、李先生,一向公务烦忙,不能与三位先生畅谈,聆听三位教诲,今天却是来向三位先生告别的!”

“告别,唐先生这时要去哪里呢?”

李石曾不解的问,现在麦克.普林斯公司的发展刚刚上了轨道。由于公司的新厂房不断落成,招收华工的范围已经扩展到了巴黎附近,加上法国军方的鼎力支持,一切进行的又快又顺利。

在他的心里,现在正是把勤工俭学的带来大做起来的时候,而唐云扬选择这个时候离开,使他的期望难免落空下去。

“我?说起来也不远,现在我已经获得了美国国藉,要上拉菲特小队参加空战,战场大约就在凡尔登方面。”

他的话不但使李石曾吃惊,而且也使吴稚晖与蔡元培吃惊。尤其是蔡元培,他一直认为唐云扬是那种有良心的实业家,所以他一直希望唐云扬可以把他的企业做大做强,那么他可以对中国教育带来贡献的力量绝不是一得半点。

“唐先生,我真不明白,我们是中国人,他们欧洲列强的战争我们何苦参预,另外说句您可能不爱听的话,好好的中国人怎么就成了美国人,这真是……”

对于蔡元培这位一生倾心投身到中国教育事业的大教育家来说,唐云扬心里有的只是尊敬,当下为三人倒上酒水,自己挚着酒杯。

“三位先生,当知道匹夫之志不可夺也,在下不过向往那驰骋蓝天的豪情,所以有些事无非是不得不为罢了。此次与大位先生告别,不知可还有想见之日,薄酒一杯就算是告别之辞了。”

一杯酒下肚,李石曾、蔡元培见唐云扬对他的去向不愿多谈,也就不再询问劝阻,倒是吴稚晖转着他的眼睛,似乎想到了一点什么相关的东西。

“三位先生,我唐云扬也曾听过三位先生都是忠肝义胆的中国人,把强国之事担为己任,此点,小子是万分敬佩的。至于麦克.普林斯公司,李先生清楚,这是一家与美国人合作的公司,因此无论小弟此去,是否遭遇不测,李先生只需把我及麦克.郎所得收益交付允章兄,他自然会为强健我中国的举动添砖加瓦的。”

李石曾再端起酒杯敬向唐云扬。

“唐先生所言在下自然不会有所怠慢,至于说到竭泽而渔这件事,还请唐先生放心,无论我作为留法勤工俭学会的人,还是作为麦克.普林斯公司的总经理,这份有益的事业总教它蒸蒸日上才是本份!”

唐云扬端起酒杯道:“如此此事就全权委托给先生您了!我可以保证的是,只有麦克.普林斯公司还存在一天,只要我唐云扬与麦克.郎还是主要合伙人,我就可以保证可以提供的资金将源源不绝。”

这样的话听到三人耳中,无论三人政见与唐云扬是否相合,但他始终把强大中国的心放在第一位,给三人留下极深印象。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唐云扬再为三人倒上酒。

“三位先生,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唐某自此上了前线,能否活着回来尚未可知。因此对于国内诸事还有一些浅见待告,请三位先生不吝赐教。”

这次令唐云扬大跌眼镜的是,还没等李石曾与蔡元培两个志趣相投的人开口,一直处于作对状态的吴稚晖当先的拱手搭话。

“就只怕唐先生不开口呐,似唐先生这样的大实业家早就该回国指点江山才是,如果唐先生愿意回去的话,老朽自然厚颜自茬与唐先生引荐一些国内的风云人物。”

他的这番话不禁使李石曾与蔡元培两个为之侧目,虽然早知道他是看不惯必骂的,这次没有骂唐云扬只为法兰西奴才,已经是给面子的很了。两人心里哪能想到,吴稚晖把个唐云扬的地位抬得如此之高。

“吴先生言过了,唐云扬只不过小小一介商人,哪里有指点江山的本事。而且国内现在党争之乱,也使唐某不敢把这小小身躯投进汪洋之中去,就算舍身跳了下去,只怕小小份量连一丝一毫的水花都激不起来。”

吴稚晖对于唐云扬这自贬身价的举动居然一句都不骂,亲自给唐云扬倒上一杯酒,这也算是高抬他的很了。

“唐先生,以你之能,何苦在此为法兰西战斗,国内孙先生正在行倒袁的大事,以唐先生本事正是大施拳脚的机会,不知……”

这番话,已经把吴稚晖替孙中山正在组建的“中华革命党”招揽人才的心思表达了个清清楚楚。唐云扬拱了拱手,说下了几句足以让三位中国革命先哲达人深思的话来。

“说起来,为中国培养人材,筹措资金唐某是千肯万肯的,可要说到国内的革命唐某实在是缺乏兴趣。说起来国内现在无非在争,立宪的好?议会的好?还是什么形式的好?归根结义都是些无聊的举动。实际上,这些主义可有什么根本区别,无非是一百步与五十步之争罢了,在唐某看来,能使国富民强的才是真办法。所以少一些党争,多一些建设使国家富强,这才是根本。所以……我们还是喝酒吧!”

唐云扬摊开两手,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对于国内的事务根本一丝一毫都不感兴趣的样子,这却又惹下了吴稚晖。

“党争出罢,或者称其争权夺利也罢,终究还是为了这国家好,唐先生这么一说,倒好似国内的全是奸侫小人呢,殊不知这世道上有那么一种人最使人不齿,他们老看着别家屋顶上的乌鸦比自家屋顶之上的乌鸦要黑上一些,不知这是个什么原因?”

“哈哈哈……”

长笑声中,唐云扬举起酒杯道:“如唐某在铁血大战中尚有命归来,再与吴先生辩个道理出来不迟。来,诸位先生咱们尽饮杯。”

“哼!老朽便等着唐先生归来之后,再与唐先生辩个真理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