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六章 尊严 65节 远洋货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本书最快更新在http://www.17k.com/html/bookAbout.htm?bid=6996,全书已经完成,解禁也完成大半,如果喜欢的话,请点点看吧


可不,他岳效飞这一次不吃瘪也不可能了。前面咱们说过,徐家由于家财雄厚,早在神州城时代就开始搞远洋渔业及远洋货运。

也得怪岳效飞自己,当时只顾着和徐烈钧吹,结果这些想法就全都到了徐家老爷子徐震寰的耳中。做了一辈子生意的徐震寰,当然嗅得出这里面包括了怎么样的收益,所以老早就开始联合相当数量的商家,吸引到大量投资开始搞这个生意。

到了台湾之战以后,他徐家牵头的宏达远洋货运以雄厚的财力,几乎包揽了神州军所拍卖的,被他们俘获的大部分荷兰人商船并加以改造,组成了神州自由邦的第一支远洋运输企业。

所以第一批前往南洋的商船就达到了将近五十艘,运去的尽是些诸如牙具、风扇、折叠伞、打火机、瓷器、茶叶、花布、丝绸等等已经量产并有相当库存的东西,当然也带有不多的刚刚开始生产的水晶玻璃制品,例如成套的餐具及圣母像等物品。

而仅仅风扇一项在那个炎热的地方就卖疯了!

至于,回程时的商品,在出航之时就已经商量妥了,回航时多买生产物资及粮食等等都属于中华明月湾稀缺的东西。

因此,岳效飞与朝鲜结盟及进入扶桑的举动,使物资及粮食等资源的缺口有所缩小,当时使得众商家稍有担忧。

直到船舶回航之时,却发现可敬的“护民官”大人正在进行增加人口的战争,这些东西的价钱正在回涨的过程之中,这又不禁使他们大喜过望。

这次船队的回航,带回来的大多是荷兰商人自中国及中国附近所出产的各种生产资源,包括粮食、各种矿物甚至还从荷兰人手中买来了天竺(印度)、暹罗(泰国)、安南(越南)的大米等农作物。

将工业品,尤其是那些水晶制品运加欧洲的话,获利自然是不言而喻的。而神州自由邦方面,因为工业品换回来的这些原料与粮食,使他们不得不雇了一批外国船帮忙运了回来。

所以回来之后,他们的船队只船只的数量是去时的三倍不止。其实工业品与那些生产物资相比,赢利三倍实在是非常便宜及公道的了。

这些交易使神州自由邦的商人们尝到了甜头,几件水晶的洋观音像(圣母像)就可以换回来一船的生丝,这种生意做得!而一套完全由水晶及银制刀叉制成的餐具在拍卖的时候就可以使那些红毛商人打架。

眼热别人发财而没有抢购上货物的各国商人,无一不渴望着跟随神州自由邦的第一只外贸船队前往中国。

然而,由于揆一的叙述及留在中华明月湾的外藉军官的证词,使驻在爪哇的巴达维亚(今印尼的雅加达)的总督迪曼,也是巴达维亚分公司的负责人下达了禁止向中国海航行的命令。

这一消息使跟随而来的那些为神州城运送物资的,将近五十艘商船的老板们喜出望外,这可就是发财的天赐良机啊!为此他们携带了大批的黄金及珠宝之类的硬通货前来。

为何会如此呢,因为神州自由邦的船队抵达巴达维亚(雅加达)的时候,看着这几乎完全由西方人占据的城市,只是不屑的撇嘴。

“什么破地方,叫什么巴达维亚!和这地方的人做生意只怕要多留几个心眼,除了粮食、物资及黄金,其他不值钱的东西一概不要。”

鉴于南洋商务的有巨利可图,神州自由邦对于海船尤其是装了蒸气机的海船的需要,就是一个数量级的问题了。

因此,商人们的眼睛可是都贼贼的盯着“鲁班盟”,他们都有了一个经验,越是没人见过的东西,将来越是值钱,所以盯的那个叫紧,生怕露过了什么宝贝!

现在就单等最新型的货船造了出来,买上一条或者几条,一起加入到这南洋“商务淘金”的大潮之中去。

徐震寰并没有“乘胜追击”,仅仅只是脸上得意的神色就已经让人难受了。

如今的岳效飞已经不是那个昔日吴下阿蒙,再去为这点小事去进行意气之争,因为他关心的是另一档子事。

“恭喜啊!远洋货运大获其利,又使我神州自由邦的燃眉之危顿解。只是不知去那边一趟,这远航报告准报好了没有?”

原来,当初在远洋货运的船长们,都负有一个职责,那就是到达异地之后,对于对方的风土人情、矿物资源、生意买卖、海上航路、最好再能带上军事布防等等方面,要做出系统的评价,格式是神州自由邦的安全局规定好的表格,照填就是。

一说到远航报告,兴高采烈的徐震寰的语调立即低了下来,他咂咂嘴道:“啧!怎么说呢,咱们这次去倒没遇到什么危险。刚到的时候,那里红毛人还打算武力相抗呢,仅许咱们派一只小船上岸。

后来那个揆一,就是你特赦的那一个,他自己要求上岸前去疏通。结果,岸上的那什么巴达维亚的总督就让咱们的船队靠岸了,只不过却不许咱们与那些商人交易,而由他买下咱们全部的货物,而且不许咱们的商船去别处岛上。

如此也还罢了,那个总督还要上船看看咱们的货物,看过之后,一瞧他给出的价钱,那低得都叫不靠谱了。

我家老二当时就不干了,他对揆一说‘揆一先生,请您给这位总督大人说一下,他这样的作法是不公正的,而我们也不会接受,最多我们开船回去我们中华明月湾去,自然有人来跟他谈价钱的!”

要说那个揆一还是满够意思的,上岸和那什么总督一说,还就说成了。

嘿嘿,那个什么巴达维亚的总督一听立即就软了。说是前面的估价有误,要重新报价,说他们是有做生意的诚意的。

最后我家老二按咱们神州声的老规矩,拍卖!这一下,那价钱是一个劲得涨。咱们又按说好的只要黄金和其他物资,结果就跟着回来了快一百艘船帮咱们拉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