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英雄出少年---记大汉骠骑将军霍去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严风吹霜海草凋,筋干精坚胡马骄。汉家战士三十万,将军兼领霍嫖姚。

流星白羽腰间插,剑花秋莲光出匣。天兵照雪下玉关,虏箭如沙射金甲。

云龙风虎尽交回,太白入月敌可摧。敌可摧,旄头灭,履胡之肠涉胡血。

悬胡青天上,埋胡紫塞傍。胡无人,汉道昌.





霍去病


霍去病(前145或前140—前117),河东平阳(今山西临汾西南)人,西汉杰出的军事家、统帅。大将军卫青姊卫少儿之子,卫青的外甥。任骠骑将军,被封为冠军侯,与卫青并为大司马。


霍去病是大将军卫青姊卫少儿与平阳县吏霍仲孺私通所生。因与皇戚的裙带关系,十八岁就得到汉武帝宠幸,做了侍中。善于骑射。元朔六年(公元前123年)被汉武帝任命为骠姚校尉,跟随大将军卫青出击匈奴。此战是汉武帝反击匈奴的第一次大规模交战,率领八百勇骑甩开大军数百里去寻歼匈奴。歼敌二千零二十八人,其中包括相国、当户和单于祖父辈贵人籍若侯产,生捕单于叔父罗姑比,功劳冠于全军,于是武帝封食邑一千六百户,并赐冠军侯。


元狩二年(前121年)春,升任为骠骑将军,率一万骑兵出陇西,越过乌戾山,讨伐修濮,渡过狐奴河,历经五国,转战六天。在越过焉支山一千多里后,同匈奴兵短兵相接,汉军杀折兰王,斩卢胡王,诛灭金甲,活捉浑邪王的儿子和相国、都尉,歼灭敌人八千九百六十人,缴获休屠王的祭天佛象,汉军损失十分之七。霍去病因攻被加封二千户食邑。


同年夏,为进一步歼灭匈奴有生力量,完全控制河西走廊,汉武帝令霍去病与合骑将军公孙敖共出北地郡,兵分两路攻打匈奴,霍去病则率军向前深入,与公孙敖失去联络后,越过居延泽,到达祁连山,俘获酋涂王,投降者二千五百人,斩杀三万零二百人。捕获五位小王和五个小王的母亲、单于阏氏和王子五十九人,相国、将军、当户、都尉六十三人,而汉军的损失不过十分之三。因此武帝加封五千户食邑给霍去病。


另一路公孙敖部因迷失方向未能参加作战。为策应霍去病作战,郎中令李广、卫尉张骞率骑兵万余,从右北平出发,进击左贤王。李广率4000骑北进数百里,因张骞部未能按时出发,被左贤王4万骑包围,军士皆恐慌,李广命其子李敢率数十骑冲击匈奴骑兵队伍,以鼓舞士气;并将骑兵列成圆阵御敌,匈奴进攻,则弓弩齐发。激战终日,汉军箭矢将尽,李广手持强弩“大黄”,连续射杀匈奴裨将数人,缓解了匈奴的进攻。战至次日,汉军死伤过半,匈奴也伤亡很大。时张骞率万骑赶到,左贤王解围北撤,完成了牵制左贤王部的任务。


此战的失败,使匈奴人非惧怕,他们悲伤地唱道:“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在河西之战期间,汉武帝特地从京城送来一坛美酒,霍去病没有独自享用,而是将酒倒入泉水中,让全军将士饮用,后来,此泉就称为酒泉,当地也就以泉命名。


与诸将军所率军队相比,霍去病军队的士兵、马匹和武器装备是经过挑选的,都好于诸将。这是他的军队取胜的关键。但他本人也敢深入敌人腹地作战,常常跟精壮骑兵跑在大部队前面。他的部队似有天助,从没有遇到过大危险。从此骠骑将军霍去病越来越受汉武帝的宠信而显贵,与大将军卫青不相上下。


同年秋,匈奴单于由于恼怒浑邪王屡次被汉军打败,损失几万人,单于发火,打算杀掉浑邪王。浑邪王和休屠王等商量想要投降汉朝,便派人先到汉边境约期投降。大行令李息得到消息后立即报告汉武帝,武帝担心他们利用诈降来偷袭,便派霍去病率军前去迎接。霍去病领兵渡过黄河,与浑邪王远近相望。浑邪王部将看到汉军,许多人不想投降了,纷纷逃遁。霍去病飞马跑进匈奴军营与浑邪王相见,斩杀想逃跑的士兵八千人,又命浑邪王乘驿车去面见武帝,自己则率所降士兵数万人,号称十万人,返回长安。


他们到达长安,武帝用于赏赐的财物价值几十万。封浑邪王万户,为漯阴侯。封其裨王呼毒尼为下摩侯,檿庛为辉渠侯,禽黎为河綦侯,大当户调虽为常乐侯。骠骑将军霍去病又因不损失军队而使匈奴十万军民倾心归服,被加封食邑一千七百户。由于霍去病的这一胜利,使得河西一带变得安定和平,汉减少了这一带的驻防士兵。从此汉朝控制河西地区,打开了通向西域的通道。


元狩四年(前117年),武帝为彻底消灭匈奴主力,决心利用匈奴认为汉军无力越过大漠作战之错误判断,故而放松漠北防御之机,发众兵打击匈奴。命大将军卫青和骠骑将军霍去病各率五万骑兵,另有步兵和运输部队共几十万人同击匈奴。敢于力战深入的士兵都隶属于霍去病,军需物资等与大将军相同。


汉军原计划全部由定襄出发北进,以霍去病攻单于主力。后从俘虏口供中得知单于在东部的错误消息,即改变原部署,卫青仍出定襄,霍去病则东出代郡。霍去病率部出塞,穿过大漠,北进2000余里,与左贤王部遭遇。经激战,左贤王战败溃退。霍去病封狼居胥山以祭天,禅姑衍山以祭地,至瀚海而还。共俘斩7万余人。大将军卫青也得胜而归。


霍去病此战功劳远胜于大将军卫青。武帝因而宣布:“骠骑将军霍去病率军出征,亲自率领所捕获的匈奴勇士,轻装前进。穿过大沙漠,涉水而擒获单于近臣章渠,诛杀比车耆,转攻左大将,夺取军旗战鼓。翻过离侯山,渡过弓闾水,捕获屯头王、韩王等三人,将军、相国、当户、都尉十三人,汉军减员只有十分之三,并从敌人那里夺取了粮草,远征军队的粮草却不绝。划五千八百户食邑加封给骠骑将军霍去病。”随骠骑将军务将及校尉都因功封侯获食邑。后汉廷设大司马职,卫青、霍去病同为大司马,制定法令使骠骑将军的俸禄与大将军卫青一样。从此以后,骠骑将军霍去病的权势日益显贵,超过了大将军,大将军的熟人和门客多离去投到了霍去病府下。


霍去病平时少言寡语,但胆气内藏,敢做敢为。武帝想教他孙武、吴起的兵法。他说:“顾方略何如耳,不至学古兵法。”(《汉书·卫青霍去病传》)武帝为他建造府第,让他去看看,他却回答:“匈奴未灭,无以家为”(《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汉书·卫青霍去病传》为“匈奴不灭,无以家为也。”)因此深得武帝的宠爱。此句从此流传千古,成为霍去病光辉一生的写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破匈奴王廷,封狼居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霍去病卒。天子悲悼,举国凭吊。武帝调发属国铁甲军,列队从长安直到茂陵,给他修坟墓,墓的外形象祁连山。给他定谥号,合并“武”和“广地”两层意思称为景桓侯,哀荣无比。霍去病的墓至今仍然矗立在茂陵旁边,墓前的“马踏匈奴”的石像,象征著他为国家立下的不朽功勋。


点评:霍去病前后六次出击匈奴,每战皆胜,深得武帝信任。作战勇猛,果敢深入。但因霍去病身为外戚,少年时候就受宠幸,伺侯于皇帝左右,贵宠惯了,身上有摆脱不掉的贵族积习,不关心体恤士兵。他率军出征时,天子派给他的生活用品几十车,回来时扔掉了许多剩余的米肉,可士兵却有挨饿的。他在塞外时,士兵缺粮,有的人饿得要死,而骠骑将军仍画地为球场踢球。诸如此类的事情非常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霍去病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霍去病收复河西走廊

本文内容于 2008-8-8 19:44:48 被101呼啸之鹰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