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20 世纪 50 年代,有国际共产主义战士之称的罗盛教,曾经教育和激励了一代年轻人。但是许多人并不知道,在罗盛教成为家喻户晓的英雄典型的背后,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一起“淹亡事故”

1952 年新年伊始,正值朝鲜半岛冰天雪地的时节。与自然气候相仿的是,朝鲜战争也进入了十分艰苦的相持阶段。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九兵团第四十七军 141 师与兄弟部队经过英勇作战,刚刚粉碎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的“秋季攻势”,部队奉命撤至成川郡及其附近地域进行休整。

时任 141 师师长的叶健民(后来曾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1955 年被授予少将军衔),与师里其他领导分别下到各团,指导部队对前一阶段的作战进行总结。

作为一师之长,叶健民在团里“蹲点”期间,要经常返回师机关处理一些急需办的工作。这天,他乘坐吉普车刚从团里赶回位于平安南郡石田里的师部驻地,透过车窗,他看到师部门口里三层外三层围了许多朝鲜老百姓,他们的面部表情既激动又悲痛。

“出了什么事 ?”叶师长问随行的参谋人员。

参谋人员摇摇头。

叶师长叫车子停下,让参谋人员下车打听一下。一会儿参谋人员回来报告说,师侦察连有个叫罗盛教的战士,为救一个名叫崔莹的朝鲜少年牺牲了。今天这些朝鲜老百姓自发地来到部队,是请求部队用朝鲜人民的风俗习惯安葬这位舍己救人的年轻战士的。

叶健民想起,几天前曾看到过师里印发的一份事故通报,里面提到了一位名叫罗盛教的战士发生淹亡事故的经过。在战争条件下,各种事故很难避免,加上当时还有许多重要工作,这个“普通的淹亡事故”并没有引起过多的注意。但是从今天朝鲜老百姓自发前来师部请愿的情况来看,师长叶健民感到这可能并不是一起普通的淹亡事故,否则不会在朝鲜群众当中引起这样强烈的反响,他立即嘱咐部下详细了解一下情况后再向他报告。

不多时,了解情况的参谋人员回来向叶健民报告说,这些朝鲜老百姓一致要求为罗盛教请功。其中有一位 55 岁的名叫元善女的大娘,主动献出了自己的墓地。老人说:“这块墓地原本是给我自己准备的,现在我要让给罗同志,罗同志与我的儿子没有什么区别……”还有一位胡须花白的朝鲜老大爷流着泪对部队的同志说:“罗同志是为救我们的孩子牺牲的,请志愿军把他的遗体交给我们,我们要按照朝鲜最隆重的葬礼安葬他!”

听到这些情况,叶健民师长立即让人找来师宣传科长和直工科长。叶健民问:“你们是否知道罗盛教究竟是怎样牺牲的?”

直工科长回答:“知道这件事,他是掉进冰河里溺水而亡的。我们已经按照惯例把罗盛教作为非战斗减员上报军里了,并且按淹亡事故向各团作了通报。现在还没接到什么情况反映……”

按理说,师里向上向下的通报已经发出,如果再作什么改变,势必对本师造成不利的影响。但作为一名抗战时期投身革命的老军人,多年的战场经历使叶健民养成了实事求是、毫不含糊的工作作风。他感到作为师长,自己有责任和义务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即使是弄错了,也要有勇气坚决纠正过来。

师长探究“淹亡事故”真相

后来才知道,师直工科和宣传科在处理罗盛教事件的时候,主要是依据下级的电话报告给事故定的性。对此,叶健民当然是不满意的。他对两位科长语重心长地说:“机关干部办事情不能光听汇报、看报告,一定要有深入细致的工作作风。这样才能不辜负广大官兵对我们的希望啊!”

第二天,叶健民专门带着两位科长冒着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驱车来到罗盛教救人的现场——石田里泥栋河边进行实地察看。

被救的朝鲜少年崔莹的母亲听说罗盛教的师长来了,连忙带着小崔莹赶到出事地点。一见面,母子俩就跪地向叶师长深深地施礼,而后又用朝鲜语夹杂着汉语,声泪俱下地讲述了罗盛教舍身救人的详细经过:1952 年 1 月 2 日早晨,第141 师侦察连文书罗盛教独自一人来到冰河上练习投弹。这时,突然传来少年的呼救声,正在冰面上滑冰的朝鲜少年崔莹压碎了冰块,失足掉进了2.7米深的冰窟窿中。与崔莹一同滑冰的三个朝鲜少年一时手足无措,急得大哭起来。

听到哭喊声,罗盛教立刻赶了过来,虽然他听不懂朝鲜语,但当他看到了三个朝鲜少年的手势和破裂的冰面时,明白了一切。他一边奔向冰窟,一边脱下棉衣,然后纵身跳进了冰冷彻骨的河水中。不谙水性的罗盛教在水中摸索着,当他抓到了小崔莹后,立即将他托向水面。由于冰窟边缘的冰面太薄,承受不了崔莹的体重,崔莹又落入水中。

一次,两次,三次。小崔莹三次被托上冰面,又三次落入水中。这时,罗盛教的体力已消耗殆尽,四肢变得麻木而僵硬。但他仍然以极大的毅力再次潜入水下,用尽最后的力气用头将孩子顶出水面。

此时,闻声赶来的侦察连理发员宋志云拖过来一根电线杆,小崔莹抱住了电线杆被拖上了冰面。但当宋志云返身准备再救罗盛教时,发现精疲力竭的罗盛教已经被水流冲入了厚厚的冰层之下……中国人民的好儿子罗盛教,为了挽救一个素不相识的朝鲜少年的生命,献出了自己年仅 20 岁的青春年华。

听完崔莹母亲的介绍,叶健民的心情十分激动。他身不由己地走近烈士献身的地方,俯下身来。叶健民看到,小崔莹落水和被托出水面的那个冰窟还没有完全封冻,从冰窟边缘犬牙般的形状来看,小崔莹是在数次被托上冰面又数次落水的情况下被救上来的。而在零下二十多度的气温下,人在水中所能坚持的极限时间顶多只有三五分钟,超过这个时间,人的四肢将变得生硬僵直,从而丧失自救能力。如此看来,罗盛教完全是为了救人而光荣牺牲的,而并不是通报所说的“淹亡事故”。当时在场的宋志云和三个朝鲜少年所提供的情况,也充分证明了叶健民的推断。

叶健民离开时,小崔莹的母亲眼含热泪地恳求道:“元善女大娘已献出了自己的墓地,我们要用朝鲜人民的葬礼,隆重地安葬救命恩人罗同志,让他永远和我们在一起吧 !”十里八乡的朝鲜老乡也赶来了,他们都用不同的方式表达着对罗盛教这名普通中国士兵的赞扬和敬佩之情,一致要求为他举行隆重的葬礼。

现场的勘察和朝鲜群众的强烈要求,完全改变了叶健民对这一事件的看法,他为有这样的好战士而感到骄傲和自豪。同时叶健民也意识到,自己有责任纠正这一事件的结论,以使更多的人了解英雄、记住英雄、学习英雄。

“事故通报”变成请功报告

回到师部,叶健民立即将调查了解到的情况告诉了时任师政委的彭清云同志。两个人经过商量,决定在重新向上级报告关于罗盛教这个正面典型的同时,在全师官兵中开展一次国际主义、共产主义教育,激发全体官兵高昂的士气和勇于为正义献身的精神。决定得到了其他几位师党委委员的一致赞同。

当天夜里,一份由师长叶健民、政委彭清云签名的有关罗盛教舍己救人的报告材料拟写完毕。与先前不同的是,“事故通报”变成了请功报告。

第二天,师党委召集了全师司、政、后机关各主管部门负责同志和各团营以上干部会议。会上,先由政委彭清云宣读了师机关对罗盛教救人事件的调查结果,并表明了师党委对罗盛教救人事件的鲜明态度,认定它是一个国际主义的英雄壮举。接着师长叶健民代表师党委,宣布了关于在全师官兵中开展向罗盛教烈士学习的三项决定:

一、罗盛教的牺牲,与战场上的英雄一样,是我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打击美帝国主义侵略,履行国际主义义务的壮举。他舍身救朝鲜少年,正是显示了我志愿军崇高的国际主义精神。

二、崔莹全家和石田里村民用朝鲜人民隆重的葬礼安葬罗盛教的请求和元善女大娘捐墓地的行动,是朝鲜人民热爱志愿军,体现革命人道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的行动,我们要感谢和支持,并参加朝鲜人民为罗盛教烈士举行的葬礼。全师举行一次隆重的追悼大会,表彰罗盛教的英雄事迹,颂扬朝鲜人民对志愿军的拥护与爱戴。

三、师党委决定撤销事故通报,由师政治部整理罗盛教生平英雄事迹印发连队,在全师掀起学习罗盛教,热爱朝鲜人民,热爱朝鲜一草一木,珍惜中朝两国人民的友谊,发扬国际主义精神活动的热潮,争取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斗中创建功勋。

尽管当时战火纷飞,各种条件都非常艰苦,部队整训工作也十分紧张,师党委还是决定用最高的礼仪和规格,为罗盛教举行最隆重的追悼安葬仪式。

经过充分准备,罗盛教追悼大会在 141 师驻地石田里隆重举行,2000 多名部队官兵和数百名当地的朝鲜群众参加了追悼大会。在哀乐声中,人们向英雄默哀三分钟。尔后,师炮兵鸣炮 21 响,向中朝两国人民的优秀儿子、国际主义战士罗盛教致哀、致敬。

最后,按照朝鲜人民的礼仪,英雄的遗体被安葬在平安南道成川郡石田里的一座小山坡上,人们在英雄的墓地周围还种下了象征万古不朽的松树。

会后,师政治部组织人员对罗盛教生前事迹进行了认真总结,发现在这个普普通通的士兵身上,竟有许许多多的闪光点,一个差点被埋没的英雄形象变得清晰起来。这份几千字的总结材料被逐级上报到军部、十九兵团部和志愿军总部。在材料的后面,还附有一份第141师党委为罗盛教烈士请功的报告。

第 141 师上报的关于罗盛教的事迹材料,引起了第十九兵团和志愿军总部首长的高度重视。1952 年 2 月,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颁布命令,为罗盛教烈士追记特等功,并授予他“一级爱民模范”光荣称号。共青团中央追认罗盛教烈士为“模范青年团员”的荣誉称号。罗盛教这个名字,很快就在广大志愿军官兵和祖国大地上传开了,国内各行各业也掀起了向英雄学习的热潮。罗盛教这位年仅 20 岁的志愿军战士,在很短的时间里成为全国妇孺皆知的英雄。

朝鲜方面对罗盛教的事迹,也给予了极大的重视。朝鲜劳动党主席金日成了解此事后十分感动,他亲笔为罗盛教烈士纪念碑题词:“罗盛教烈士的国际主义精神与朝鲜人民永远共存。”1953 年 6 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分别授予罗盛教烈士“一级国旗勋章”和“一级战士荣誉勋章”。这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后所获得的朝鲜方面授予的最高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