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2


此时此刻,闵集镇驻扎的伪军也正在旷地上集结。

伪军三营二连胡连长面对全副武装的士兵在训话:“弟兄们,我知道,你们早饭没吃饱。不是上峰剋扣粮饷,更不是有粮不给弟兄们吃。常言道:人是铁,饭是钢,我胡某人跟弟兄们一样,早饭也没吃好——”

场中一角发出一阵议论。

队列中讲得最凶的是那个叫邓再良的兵油子。

邓再良对同伴说:“早上,我亲眼看见胡连长吃的是面包,喝的是牛奶……”

“难怪他长得这么胖,人家都叫他胖子连长。”

队列中一阵骚动,议论纷纷。

余参谋出来大声地:“全体肃静!听连长训话!”

胡胖子连长说:“听三排一班长回来报告后,我十分气愤!一个小小的土匪头子,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光天化日之下,抢我国军的粮食。今天,我们就出发,到野猪湖去剿灭那帮土匪,把粮食夺回来!统统有,立正!向右转!目标野猪湖跑步走!”

上百名伪军开始行动。

突然,伪军营长朱胜光骑着马冲进二连连部操场,后面跟着两名骑马的警卫。

朱胜光喝令:“统统的回来!”

全连伪军回到原地。

朱胜光训话:“有像你们这样去剿匪的吗?他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不要小看这伙土匪!匪首——汤子安还是个当兵出身的。你们这样去,不是白白去送死?”又对胡胖子连长说,“你把队伍解散了它,马上到营部来。”说罢,策马奔出院门。

“是,营座!”说完胡胖子连长对全连士兵叫道:“根据营座命令,剿匪的事要周密安排后再行动,现在解散!”

胡胖子连长带着一名勤务兵急急忙忙走出连部大院,向营部策马赶去。

在伪军营部内室,伪军营长朱胜光和自己的老婆郑小曼,还有一连的连长——黄家声,三人坐在麻将桌前在边说着闲话,边稀里哗啦地在洗牌。

黄家声叼着烟,不耐烦地:“营座!这个胡胖子怎么还不来?这不叫郑夫人久等了。”

朱营长好像在想一件什么事,一双手机械地在牌上摸来摸去,根本就没听到一连长刚才在说什么。”

郑小曼娇滴滴地:“我这老公就是这样个怪脾气,你急,他不急。”

胡胖子连长突然出现在门口。

“报告!”

“报什么告,你这么大声嚷,要全营都知道我们在打麻将,是不是?”

“营座原谅,我胡胖子生下来就是这么大的嗓门。”他坐下后边起牌,边问道,“营座不是要我来商量打土匪的吗?怎么计划又变了?”

“昨晚,是你把我的老本掏空了的!我能不改变计划?”

“是,是,营座。打土匪的事,你只提一下。”

“今晚派一个班先到野猪湖去侦察,然后……吃!这个卡心五来得好呀!” 朱胜光边说边顾着打牌。

一连长黄家声摸牌后看了又看,下家郑小曼暗暗地用食指做了一个‘九’字的小动作,然后微微点了一下头。黄家声心领神会,把牌放下,另换一张牌打了出去:“九筒!”

郑小曼跳起来:“和了!清一色的一条龙!我就差这个麻子九筒!”

胡胖子连长把牌推倒,无不遗憾地:“可惜啊,我是郑夫人的下家。这九筒我是要不成的。”他一边付赌资,一边说“营座,今天中饭在哪里吃?”

“在营部军官食堂,怎么,嫌规格低了?”朱胜光问。

“那里,我是怕吃不起,你看我还没开和。”胡胖子连长满脸沮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