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传奇 少年时代 二 猎熊行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86/

潮湿的树叶上沾满了露珠,薄薄的雾纱把黎明的原始森林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在树间攀越的猴群不时惊飞起栖息在树上的鸟儿,它们总是早起的一群。远处的山岗后的天空渐渐露出了鱼肚白,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不过这时黑暗仍顽固地包裹着森里中的小村落。

在村口附近的高地上有一群人举着火把,把村长围在中间。在火把光亮的照耀下,村长神情肃穆,口中轻轻的念叨些什么,只见他对后边的鼓手点了点头。

“咚。。。。”

人们“哟,哟,哟!”的伴随着皮鼓声有节奏地舞动起来,村长这时站在原地,口中停止了念叨,手里的拐杖就像现代交响乐团的指挥家一样娴熟地在空中画出各种弧线,不同的弧线可能表示各种不同的意思。原来他们在跳狩猎舞,向冥冥中某种控制他们命运的神秘力量祈祷,保佑他们能从大自然中平安的捕获猎物。

这种舞蹈仪式几乎天天都有,每个参加狩猎的男人都很虔诚地跳着。很快,村长的拐杖指向了藤桥的方向,舞动的人们和鼓声嘎然而止。大家拿了弓箭和尖利的棍棒,牵上村里所有的狗出发了。

藤桥外,是另一个世界。大家都默不作声,只听见脚下拨动着小路两边草丛的沙沙声。今天狩猎的人中增加了一位成员,他看上去不到10岁(那时候自然没有年龄的观念,这是作者为了叙述方便不得已把后天的一些东东增加进去,希望读者理解,后同),但是个头已经长得很高,比一个成年人矮不了多少。村子里的规矩,每生下一个小孩,当他换完最后一颗牙后,如果是男丁,就要学会打猎,女孩则要跟着女性成员在村里,不得到处走动。很显然,这个小男孩是第一次出外,而且是第一次出来打猎。他也许听过大人们讲过在外面的森林里打猎的惊险故事,再加上他第一次身临其境,只见他小后脑勺胡乱地扎了一把沾满露水的长发,两只眼睛“镶嵌”在略显苍白的小脸上不时的露出一丝惊恐的神色,周围哪怕只要稍微的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轻易地把他吓得打退堂鼓。

好在他刚好位于队伍的中央,前后都有七八个人,这是最安全的位置。原来狩猎队伍攻击能力最强的是在两头,而中间部分是最弱的。

“人和动物的区别在于人会劳动”,这是政治教科书上告诉我们的。使人从动物中脱颖而出的是人学会使用火,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学会使用其他工具,这样动物和人类的差距越来越大。在和人类的生存竞争中渐渐处于守势。这时不知走了多久,天已经大亮,大家扔掉手里快要熄灭的火把,只留下一个人拿着备不时之需。人群中块头最大的人用手指向了一个地方,这个人在村里的威望仅次于村长,他也是男人们到森林里狩猎的队长,大家都听他的指挥。他指的那块地方是一块巨大的光溜溜的一块石头,这里是猎队动手前商议对策的地方,也是捕获猎物后集中的地方。

“快走!”小男孩觉得自己的后背冷不防被人重重的拍打了一下,他痛得龇牙咧嘴地跑了起来。人群重新集中,这时核心人物变成了队长。

“今天,猎熊。你们这边,你们那边。。。”队长冷静地发出了命令和部署。原来,远古的中原一带有很多黑熊出没,它们也像人一样蛮横地侵占地盘,把森林里的其他动物都赶跑了不剩下多少。这就严重影响了原始部落村民们的正常生活,于是村长决定最近一段时期大量捕猎黑熊,以保持我们今天所说的“生态平衡”。

大人们围成了一堵人墙把小男孩和队长分隔开来,小男孩情绪变得有些急躁起来,他顾不得背上的余痛,竟然从大人们赤裸的双腿间钻了过去,被钻的那个人以为有野物,吓得他面如死灰,啊的一声跳开,手里的东西高高的举起。人群“轰”的一声爆笑起来,队长被眼前的一幕也逗乐了,他示意小男孩站在他身边,继续发布命令。

“你!”队长犀利的眼光下垂,忽然指了指小男孩,小男孩以为他要给任务自己,像个大人似地停止了柔小的胸膛,眼光平视大家,仿佛一瞬之间和大家一样已成为一名合格而优秀的猎手。

“你,头发。”队长温和的用他那又大又糙的手轻轻地拍了拍小男孩,原来他的头发散开了。大人们又忍俊不禁起来,队长示意大家现在可以行动了。

猎熊行动正式开始,黑色的森林成了黑熊的保护伞,此时正值盛夏,是黑熊求偶交配的季节,公熊的"脾气"特别大,换句话说就是攻击力狠强,哪怕你没有惹到它,它也有可能会朝你扑过来。。。所以,这给猎熊队伍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前面充满了危险和众多的未知。好在队长经验非常丰富,有好几次他和包括黑熊在内的猛兽遭遇,都能化险为夷。但愿今天也一样。

小男孩见队长没有给自己分配任务,他胡乱地从草丛中拔起一段草,麻利地搓成绳子,把头发重新扎好。这时,他由兴奋重又变得不安甚至不满起来,他认为队长瞧不起自己。不过,他不敢流露出一丝不满,只得跟在队长的后面,亦步亦趋地朝预先设置的位置走过去,那也是队长的位置。队长一只手拿弓,腾出另一只手猛地拽住小男孩,嘘了一声。小男孩意识到自己走路的响声太大,手里的那把小弓不由得一紧。

很快,他们到了预定的位置,也就是巨石不远处的一块高地。原来,他们这一队人埋伏在这里专等黑熊过来后就开弓射杀之的。小男孩很快就意识到这点,他脚下变得轻快起来,似乎又恢复了刚来时的自信。不过,很快他的自信又荡然无存。原来,那块高地的草丛中不知什么时候跳出了一只野兔,大家知道兔子是动物世界的跑步和跳高的优秀物种。速度实在太快了,小男孩只觉得自己那里一紧,惊骇未定的他再次被队长拉到身边。

现在,周围的一切似乎又恢复到平静。草丛中再也没有野兔出现,小男孩下意识地咬紧嘴唇,他对野兔的敌意上升到了顶点,遗憾的是这次是来猎捕黑熊的,要不。。。哼哼。只见他的那双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凶光。

到目前为止,捕猎行动进展似乎狠顺利,猎人们事先早就侦察好了黑熊出没的路径和线路。前面的一队人拿着被磨尖的长短棍棒,借着茂密的草丛蹲伏起来,小心翼翼的大气不出。事先准备好的诱饵,前一天吃剩下的骨头这时被静静地放置在显眼的位置,好让黑熊看到。因为熊是近视眼,怕他们看不清楚。

已经等很久了,小男孩有些无聊地抬头看了看天,刺眼的太阳光让他有点眩晕甚至干渴,一同带来的猎狗们也规规矩矩地藏在隐蔽的地方。队长就在小男孩很近的地方,两眼死死地锁定着放置诱饵的地方,一动不动的如同村里的石头人。那些石头人是村长规划和设计的,不出门的女人们的杰作之一。

不知等了多久,小男孩听到那边传来呐喊声,黑熊来了。

一只黑熊做梦(如果他们真的会做梦的话)也没有料到,这帮赤身裸体的人会对他来这一手。就在他低头正要品尝那块带骨头的诱饵的时候,早就等的心急火燎的人们从四面八方向他发出了攻击。人们掷出手里的家伙,有几根稳稳当当地扎进了黑熊庞大而笨重的身躯,可惜扎得不深,就像中医针灸用的银针一样,对这个巨大的家伙起不到致命的作用。

黑熊也许在相亲的路上,也许是出来打酱油或者做俯卧撑锻炼身体的,不过今天是这只大黑熊倒霉的日子,就他而言,在森林里耀武扬威的日子也许就要结束了。这还要靠小男孩他们继续努力,尽管他们捕猎的方式和今天非洲大草原上狮群围捕野牛没有什么区别。

黑熊被激怒了,眼球通红的,搜索着周围,嚎叫着扑向已经现身的人们。被队长分配在第一队的几个猎手都是平时能跑的人,他们此时两手空空,能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撒开脚丫子向小男孩的埋伏圈狂奔,而且是夺路狂奔。

人在极度暴怒的时候,理智几乎等于零。黑熊也一样,它在追赶猎手的过程中,偶尔被棵小树挡住了去路,它很顺利地连根拔起,然后一路狂追。聪明的人们很自然的把它甩得更远。小男孩自听到喊声的那一刹那起,紧张和兴奋充斥了他整个身躯,握弓的手不住的颤抖,搭在弓上的那跟小箭怎么也无法对准要出现的目标。他的耳朵早就竖了起来,不放过哪怕一点声响。

“有熊!”

队长的命令终于证实了猎物的到来,大家虽然等得有点不耐烦,但是也是以逸待劳,就在那只黑熊进入弓箭射程的一瞬间,队长大喊道“攻击!”离弦之箭齐齐射出,狗儿们欢吠着扑向那厮。

小男孩的手抖的更加厉害了,全队只有他还没有射出一只箭,好在那时候每个人都没有穿裤子,因此不存在尿裤裆的问题。

黑熊痛苦的在草地上翻滚着,人们的箭也快射完了。有些射得不太紧的箭已掉落下来,跑得慢的人不幸被它压在地下,顿时晕了过去。小男孩虽然手不住的抖,但是两腿像生了根,一动不动。跑得最快的队长猛地意识到小男孩还在后头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不!”他大喊道。

黑熊连滚带爬的还没死,离小男孩只有几步远了。跑在前面的大人们几乎都呆在原地,但是每个人都爱莫能助。

小男孩还是没有跑,他拉弓的手抖得不是像刚才厉害了。就在翻滚的黑熊屁股要把他弱小的身躯埋没的一刻,小男孩对准那黑熊屁股上挂的两颗亮晶晶的家伙就是一下,射中了。

终于这只箭成了击垮大黑熊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只垂死挣扎不停地翻滚的大屁股黑熊“嗷!”的惨叫几声,如同一只巨大的沙袋,终于一动不动了。

大人们几乎不敢相信刚才这一幕,大伙吃惊的张开了嘴呆立在原地,只见小男孩跨前一步,拔出他射中的那只箭,小心地在草地上将沾满血污的箭揩拭干净,轻轻地放回鹿皮箭囊。人群沸腾了,以往村里的新猎手没出来几次是成不了的,有的还丢了命。没想到这个小男孩第一次出来就这么勇敢。

队长把小男孩抱了起来,胡子八茬的大嘴使劲地亲了亲小男孩,扎得他龇牙咧嘴的。

“好样的。”人们似乎忘记大黑熊的存在,把小男孩抛向空中。看来,一名合格的猎手比猎物更重要。

这只大黑熊重达几百斤,足够村里的男女老少吃上一段时间了。队长命令大伙把黑熊皮先拨下来,然后就地肢解,因为仍谁也无法搬动这只庞然大物。

忙活了半天,总算把这只大黑熊碎尸万段,二十几人一人一小块,自然不重,加上心情好,许多人急着要回去。不过,队长没有发话,谁也不敢自作主张。

小男孩提了一小块,血肉模糊的一小块肉还带着大黑熊的一点体温,温软滑溜。队长走到他跟前,躬身关照地问道:“不重?”

小男孩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摇摇头,笑了。队长这才放心,扭头对大伙说道:"回村!"

“好!”众人一起回答。

从捕猎地点到村里还要走一阵子,估摸着回到村口天也快要黑了。这个时候日头已渐西斜,黄昏就要到了。队伍和来时刚好倒了个个,头尾互换。这队长就押在队伍的最后面,看官火把的兄弟倒也尽心,还能凑合着用,很快他们就到了上午放置火把的地方,空气中很快就充满了呛人的浓烟。小男孩的眼睛被浓烟刺激的快睁不开了,咳嗽得不住的流泪。

“队长!”这时,队伍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听。。。”

众人停下脚步,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经验丰富的队长知道越是到最后,越不能打马虎眼,他命令大家分散开来做好准备,防止野兽偷袭。

可是,这个时候周围安静极了,鸟雀野兔统统没见着,连一丝风都没有,只有火把燃烧发出的吱吱声。估计有人是神经过敏了,小题大做而已。大家的紧张气氛这才稍微缓解。

“哭。”有人低低的喊道,他也许怕大家听不到,只是压低了嗓子。

果然,在茅草丛林的深处,传来了一阵若隐若现的哭声。小男孩的耳朵最尖,他认真地听了听,不假,是有人在哭,而且是小孩的那种哭声,快而急促。那又是谁呢?

他朝队长点点头,意思是确实听到哭声。火光中,队长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他知道这附近还有另一个部落村庄存在,这个部落和小男孩的大人们常常为了争夺捕猎地盘而发生冲突,这也就是史学家所说的部落战争。近几年,这个部落里的人得了一种怪病,死得剩下没多少人了,于是小男孩所在的村落在争斗中终于占到了上风,野物多的地方尽归己有,他们只能到偏远又危险的地方去捕猎,这样死的人就更多了。

很快,队伍里产生了两派意见,一派说尽快回去,另一派说万一是自己村里的呢?不过,大家吵吵嚷嚷,都没有决策权,大伙只听队长的,在外面他说了算。

队长看看天色,离真正天黑还有一段时间,其实他们并不急着赶回去,因为他们在外面已经把肉分过了,回去只是一人一份就好了。于是,人类的天性好奇加上好心使他决定去看一看。小男孩的好奇心最强,他自然拥护队长的决定。这时候,小男孩走在了队伍的最前头。

这是一条人们不常走的小路,浓密的茅草从几乎把它全部掩盖住了。大人们小心翼翼地拨开茅草生怕手中的火把烧着了引起山火,那就危险了。

哭声越来越清晰,那哭声也变得激烈,哭得人心急火燎的,刚才还好好的猎狗忽然焦躁不安起来。这时,一群人来到了小路的深处,发现了一间半掩式茅草棚。在棚屋的外面,有两个人倒在血泊里,准确地说连皮开肉绽都算不上,是两具新鲜的骨架横卧在地上。那哭声,正是从屋里传来的。

大伙很快就明白这是咋回事儿了。这时,队伍中有个人放下肉块,举着火把就往那茅屋里钻进去,刚进去不久,就传来一声惨叫,哭声也嘎然而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