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马威的另一张面孔:违背职业道德成习

毕马威的另一张面孔:违背职业道德成习

日前,新华集团诉毕马威案一审判结,毕马威被判定在新加坡通用电气2005年收购上海新华集团下属企业——新华控制工程有限公司后,针对新华工程2005年度会计报表,出具了不实审计报告,使新华集团蒙受损失。

判决中还提到,毕马威的会计师只要保持必要的职业谨慎,就能够发现,新华工程在财务报表中所作的追溯调整,未经相关程序,否定了以前国家政府部门的有关批复,错弊明显。

如此简单的漏洞怎么会被毕马威忽略?作为具有百年历史的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技术和能力上都不可能有什么问题,那就只能归之为缺乏应有的职业道德了。

这种缺乏职业道德的行为在毕马威身上并不鲜见,毕马威在中国因为“出具不实报告”成为被告也并不是第一次。2003年,毕马威就曾因为涉嫌在锦州港虚假陈述案中负有连带责任,未能公正审计被告上法庭。

8月12日,毕马威将在江苏宿迁再成被告。因协助达能对娃哈哈 “非合资公司”外方股东进行接管,及向娃哈哈“非合资公司”、中国境内的银行等寄送英属维尔京群岛、萨摩亚法院的命令,毕马威被诉侵犯了中国的司法主权。

虽然身为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声名显赫,但毕马威的名声在世界范围内并不干净,有关它违背职业道德规范的指控一直存在。

2002年,毕马威卷进美国施乐公司14亿美元虚增利润案件中,该公司在截至2001年的5年间,错记了64亿美元的设备收入,并虚增了36%合14.1亿美元的税前利润。到2006年8月,毕马威与美国联邦监管当局就涉嫌销售非法避税产品一事签订了和解协议,以支付4.56亿美元罚款为代价,暂时免于被起诉。

美国司法部掌握的资料显示,毕马威利用各种手段帮助客户逃税,其中包括资产收益税以及个人所得税,总金额高达25亿美元,毕马威从中牟取7%的差价。时任美国国税局局长埃弗森表示,毕马威的行为超出了“正当避税”的界限,已经构成了“盗窃”,“会计师和律师是税收系统的中流砥柱,应该维护法律,而不是‘钻法律的空子’。”

在那之前,“安然丑闻”使得曾经的“五大”会计师事务所变成了“四大”。《纽约时报》认为,是“四大”这一身份使毕马威逃过了司法制裁,因为“投资者们还需要依赖它们来验证他们投资的公司的财务报告的准确性”。从这点上说,毕马威是幸运的,如果“安然”案发生在“非法避税”之后,现在倒闭的就不是安达信而是毕马威了。但有了“四大”这个护身符,毕马威显然并不想吸取安达信的教训。

今年3月末,一份美国破产法庭的解密报告显示,毕马威与全美第二大次按贷款公司新世纪金融公司的财务丑闻难脱干系。新世纪金融曾在2004年、2005年、2006年几次调整会计准则,其中部分调整违反了国际会计准则,对此审计公司毕马威均采取默许甚至鼓励态度。

按照美国法律,投资者可对其会计师事务所在财务审计时未尽职责提起诉讼,如果法庭判定指控成立,会计师事务所将不得不为他们的损失做出赔偿。如果证据确凿,超过450名机构和个人投资者将起诉毕马威。

事实上,毕马威虽然一直被牵涉进各种丑闻、案件中,它服务的公司因丑闻倒闭,无数投资者因此蒙受损失,但都由于有“四大”的光环保护没有倒闭之忧,而仍然受到信任。在美国会被索赔,在中国,资本市场公众投资者不能起诉或不愿起诉,会计市场上的违规成本机会几乎为零。所以,毕马威在中国的行为更加肆无忌惮,经常在涉外审计中损害中国公司企业的利益,这必须引起监管部门的警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