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6/


“皇上看来是来者不善。”虎鲨冷静的脸上突然现出了难得的一抹焦急,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响动。

“看来他们已经快到门口了。”舞若蝶突然冷静了下来,这个时候,从前那种治理整个流香阁庞大体系的睿智似乎又回来了,稚嫩的脸上完全不见了刚刚的小女孩似的情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运筹帷幄的气质。

“你回七艘大船上,通知紫贝立刻动身离开!”

“什么!”虎鲨大惊起来,然而舞若蝶却摆手制止了他的话。

“没有时间了,通知水母她们也尽快出城,郁儿一定不能有事,他可是我武家唯一一个男子了。”

“是。”虎鲨还想再说什么,然而即将入门的那些响动让他不得不把要吐出的话有咽了回去,“阿家请小心!”

说着,迅速地翻墙而出,毫无声息。

“皇妹这里流香阁的侍从们都哪里去了?”

刚一进婉月轩的大门,玄英就发现了不寻常的地方:舞若蝶独自坐在院中的石桌前品着茶,而那个叫做“乌贼”的高挑女子,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似乎流香阁的那几个侍从都已经离开了。

“流香阁中还有些事务要处理,蝶儿要陪皇兄去洛阳,暂时不能回阁,所以就打发她们先回去了。”舞若蝶淡淡地解释了玄英的疑虑。

“哦?”玄英看着舞若蝶清澈的眸子,原本不轻易相信别人的他,此刻竟然只评一句话就信了舞若蝶,温柔地坐到舞若蝶身边的石凳上,轻轻地看着她,仿佛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雪妃遇刺了。”玄英淡淡地说出了这几个字,然而舞若蝶却丝毫没有反应。

“那皇兄此刻应该去陪雪姐姐,不是么?”语气依旧是淡淡的,然而自己的心中那抹不好的感觉愈加强烈起来。

“在雪妃遇刺的现场,我发现了这个。”

说着,玄英一张手,一块莹白无暇的玉佩从他手中落了下来——那竟然是他送给舞若蝶,而舞若蝶又交给了梦纷飞的那块玉佩!

猛地,舞若蝶似乎全明白了,美丽的眼中再也保持不住原先的淡定,冷静下来的头脑突然“嗡”地一下全空了。

难怪虎鲨说以他的速度依旧追不上雪妃院中的那个黑影,那确实是超越人类极限的速度啊,这一点,她在洛阳的那次对联大会上就已经见识到了,不是么?

不,不该是他!他在洛阳对联大会上宁可自己中那样厉害的毒蛊也要救她,怎么会是他呢?他怎么会害她呢?

“不是的……”舞若蝶喃喃地说出了那个字,全身的力气仿佛完全抽空了。

“朕知道不会是你,”玄英的脸上竟然充满了信任,一向深邃不见底的目光突然温柔得仿佛秋水一样。他误会了舞若蝶说出的那三个字,以为她是要为自己辩解什么。

“朕信你的。”他心疼地看着舞若蝶那张惨白的脸,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想要安抚她,然而却被舞若蝶轻易躲开了,伸出的手就那样悬在半空,好不尴尬。

“但是所有证据都显示是你,你放心,朕会还你清白的。但是在此之前,你必须先委屈一下,好么?”说着,这个原本冷漠的帝王脸上突然有了哀求之色。

缓缓起身,脸上重新归于威严:“来人!从今天起到本案查明真相之前,帝长公主留守在这婉月轩,不准踏出一步!除朕之外,禁止任何人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