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真相-豫东战役中的邱清泉将军

解劉茂恩之圍


沈澄年事件發生之際(卅七年六月),劉茂恩(河南省主席)在開封吃緊,他天天打電報到國防部求援。卅七年六月十七日劉茂恩終於向邱清泉直接求救,劉有三千字的電報到第五軍,大意是說:於公於私你是中原的長城,今天中原人民的安全都寄託在你,我各方呼救都沒有反應,現在只有靠你來救了。這是六月十八日的夜晚,邱清泉即刻打電報請示國防部,究竟繼續北追陳毅還是回救開封,國防部當晚回電:「限三天內解開封之圍」。邱接到電報後氣得撕毀了,城武到開封何其遠,中間還隔有匪幾個縱隊,五百多華里,三天之內如何突破阻撓而解其圍困,但邱軍長終於還是儘量地當做可能去辦。一面命令七十五師沈澄年從商邱也趕救開封。國防部在此危急之時,當然不能不命令救援,當部隊往開封進發之際,陳毅也同時開向開封,截住第五軍的去路。國防部一紙命令給邱軍長,大約也將「副本」「抄送」陳毅。邱軍長十八日夜接到命令,十九日即開拔,廿二日到達蘭封車站(距離開封還有九十里)。第五軍原是機械化部隊,而且到達蘭封是打過去的,不是走過去的,沈澄年則輕車簡從自商邱出發,也走了三天才到。六月廿二日開封失守,接著國防部又命令三天內收復開封,以功頂罪。實際上匪沒有力量防守開封,佔領後劫掠物資,等第五軍一到,廿六日從隴海路以南跑了,開封收復。



㈥ 黃泛區大會戰


⑴ 奉命救沈澄年


沈澄年本來對邱清泉懷著一肚子的怨氣,他原配屬米文和部和一個新編九十三騎兵旅,心想他也是奉命救開封的,何不乘此建功。共匪向南逃,他於是帶了騎兵旅追趕,直到河南睢縣榆廂舖帝邱沿鐵佛寺一帶,區壽年、沈澄年、米文和被匪圍困。一場艱苦慘烈的會戰就此開始。


六月廿六日開封收復之後,我們正在恢復秩序整訓佈防,二○○師在六月下旬歸建到達;另外為防開封,又撥整編八十三師(周志道)歸第五軍,此時第五軍的兵力計四師(四十五、一九六、整八十三及二○○師)共八万人。而陈粟刘匪军人马不下五十万。七月一日接到國防部命令救沈澄年,指揮部即由開封移駐杞縣,杞縣距榆廂舖八十華里。兩地中間有許崗和桃林崗兩寨子,一日打許崗,二日繼續打桃林崗,四十五師犧牲二團,整編八十三師犧牲一團,都打不下來。在許崗,我們槍斃二○○師一個姓李的團長,這個團長有三營,命令一營一營上去送死,被各個擊破,全部打掉,仍未拿下,因而槍決團長。師長撤職(師長張式綱為吳鼎昌的女婿),由副軍長熊笑三代理。從七月一日起,打了幾天幾夜,犧牲了三個團,仍拿不下一個據點。其中有一原因:


⑵ 國防部供給假情報


此時國防部又根據一個假情報下命令:謂在西面隴海路有陳賡三個縱隊由西迫近,要軍長注意西邊防線。軍長個人並無獲得任何匪蹤的情報,但既有命令在先,為防萬一,乃以新歸建的二○○師部防西側。實際上共匪只想分散第五軍的力量,使部份力量牽制在西,不能集中兵力打榆廂舖,我們往西搜索五十里皆不見敵蹤,這情報證明是假的,屢次的經驗使邱軍長因此不服國防部命令。


⑶ 沈澄年殉職及黃百韜被圍


榆廂舖三天三夜不能解圍,機械化部隊皆無用武之地,七月三日榆廂舖終於陷落,區壽年、沈澄年、米文和在此殉職,而黃百韜從商邱趕救榆廂舖(兩地相距一百華里),也被圍困於鐵佛寺,情勢一時陷入僵局。


⑷ 邱清泉奉命救黃百韜

七月四日王叔銘空投總統的一封信給邱清泉,信上說:「雨庵弟:榆廂舖於昨晚失陷,區壽年、沈澄年二同志若非陣亡,即已被俘。吾弟號稱中原長城,今不以全力相救友軍,深堪痛恨,限三日內解鐵佛寺之圍,如能達成任務,則可將功贖罪矣!」這是七月四日接到的信,軍長看到後頓足號哭,召集師長開會說:「老先生的信你們大家看一看,我邱清泉奮鬥一生,卻說我不相救友軍。在中原會戰以來,我老是救人,而人家(指黃百韜)救不到人被圍,卻說我不救,人家不該死,我們該死!不過,不管怎樣,對領袖我們沒話講,」他繼續說:「現在的情況,桃林崗還膠著在那裡,現在彈盡糧絕,打榆廂舖是沒辦法了,但我們仍得設法救鐵佛寺黃百韜,『如能達成任務,則可將功贖罪』,如不能達成,我們都活不了命,現在你們意見怎樣?」大家聽了,面面相覷,沒話說。邱軍長則進一步提出主張:「現在我們只好行迂迴戰,從正面撤退下來打敵人後背。」,周志道(八十三師師長)說:「報告軍長,這是兵家大忌,彈盡糧絕,筋疲力竭之際,第一,從正面撤不下來;第二,迂迴戰下去不知要多少時間,人困馬乏之時,在夜間打迂迴戰更犯兵家之大忌。」邱說:「我知道,今天的情勢,身為軍人,只有置之死地而後生,我們人困馬乏,匪也人心惶惶,誰能堅持到最後五分鐘,誰能出奇制勝,誰就打勝仗,我決定今晚實行迂迴戰!」

⑸ 邱清泉「將功贖罪」


那時我們決心犧牲一個團頂在正面,掩護其他部隊退下來,連夜從杞縣繞道柿園走側背東行,經清村打其後背,一路如入無人之境。七月六日拂曉,南下到新興集,正要打鐵佛寺帝邱店,接王叔銘空投的電報謂:「鐵帝五十華里內已無匪蹤。」邱跳起來說:「呵!我這個腦袋保住了。」共匪發現第五軍番號突然出現在附近,即連夜撤退,打都不敢打,黃百韜因此解圍了,這是黃泛區大會戰的經過。


⑹ 忠臣的寂寞——青天白日勳章的煩惱


這一仗,只有邱清泉敢這樣打,這是一場慘勝之戰,無疑的邱清泉有功,但國防部卻頒給黃百韜青天白日勳章。這勳章乃是身為軍人夢寐中的最高榮譽,邱清泉在一場惡戰之後受到冷落,這似乎是上級有意製造的矛盾。卅七年七月廿九日,乘部隊在商邱整訓之際,邱清泉向總統請了長假回溫州家鄉,勳章頒給被救的黃百韜,而他一無所有,心懷抑鬱,他孤獨地閱讀岳飛傳,感歎地說:「自古忠臣都是寂寞的!」此時此境可以想像到他心境的淒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