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战斗 一 三十三.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6/[/size][/URL] 1. 人马增加了,而又处在一个明显的敌强我弱、敌明我暗,还是一种非对称的作战态势。对于这样一种情况,赵铁生他们是毫无预备。但是,他们在思想上已经有了预备舍弃过去那种小打小闹的类似恐怖主义的做法,而要采取一种更既具有战略价值的斗争手段。他们无计可施了,只好求助于古老的《孙子兵法》。对于这部兵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6/

1.

人马增加了,而又处在一个明显的敌强我弱、敌明我暗,还是一种非对称的作战态势。对于这样一种情况,赵铁生他们是毫无预备。但是,他们在思想上已经有了预备舍弃过去那种小打小闹的类似恐怖主义的做法,而要采取一种更既具有战略价值的斗争手段。他们无计可施了,只好求助于古老的《孙子兵法》。对于这部兵法,已经做过国军少将的赵铁生是自然可以背诵的。但是,兵者、国之大事也,不可不察。于是,赵铁生召集了他的一帮高级人员准备开会商议如何采取下一步行事纲领。会议依然实在地下工事进行的。

但是,争议还是很多的。有的人认为,不能以国家军队的名义去和日军进行对抗,这样会招致大的灾祸的。日军既然连几十万的正规国军也可以轻易打败,那这几十上百号人马又怎么会是他们的对手呢?他们的意见还是按照既定的法子,用打麻雀的策略,造成日军人人自危、个个心慌的局面。这样,对于日本人在南京的处境也是一种打击。但是,赵铁生不同意这样的说法。他认为这样的层次未免太低级了,现在要争取高一点等级的斗争手段,以彰显地下抗日军的威力和威效。赵铁生提议在《孙子兵法》里寻找答案。于是,在没有书本的情况下,赵铁生开始口述这部篇幅很短小的名著。

赵铁生从第一篇的始计到最后一篇的火攻,逐一地背诵和讲解整部的兵法。而大家都静静地听着。他们谁也没有发言。赵铁生看他们开始逐渐地听从自己的意思了,他就开始依据兵法对整个的作战进行进一步的分析了。

他从战争的目的说起。赵铁生说:

“未免在南京作战,目的就在一要消灭敌人、打击敌人,二就是要表明未免中国人民并没有失去斗志,不一定非得代表政府,未免可以用民间的名义去和日本人斗争,展开地下战争。尽量拖住敌军,让他们的后方减少安全感,也就可以达到间接援助前方的目的。未免的任务是配合大军在下一个会战前的战略预备和战术骚扰。打击敌人保全自己都是在这个过程中是首要的任务,而要打击敌人才可以更好地保全自己做为行动的指要。”

赵铁生接着说:

“未免要用的武器和补给是不用犯愁的,在这个地下工事,储备了可以供一个整编师三十天基数的弹药和充足的武器装备。就是缺乏重型装备。这点,未免全军对于重型装备也都是缺乏的,不独未免这样了。未免必须坚决地保守住这个秘密,不能让日军得知。没有这个前提,未免的生死存亡就面临大问题了。围绕这个目的,未免一定坚决实行战时钢铁一般的纪律,对于违反的人要马上处置,不要留下隐患。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要不,我们的大业就危险了”

接下来,赵铁生对于虚实、用计、用间和战区划分等等,以及各战区的联络和配合等问题作了专门的论述。大家听完后无不点头。在议论好这样的大局后,人员配备和手段方法就成为了当务之急了。大家在这个问题上的争议也是很多的。最后,那个楚少校提出三条意见被一致通过了。楚少校说:

“我们可以采取灵活多变的战术来打击敌人,可以不拘手段,不要为了采取的手段而犯难。游击、斩首、袭骚、投毒、狙击和化妆侦查。不要被一部战争法困住手脚。我们现在是两个国家和两大民族的生死对决,不要那样国语的绅士风度。我们就是要他们进行不计手段的斗争。就和他们是不计手段地屠杀我们的人民是一样的道理。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但是,所有的战斗动作,除非是临时情势变化所致的,都得上下协调动作,不能允许谁超越组织单独蛮干。我们是军人不是土匪,这点要大家记得。”

2.

一直没有发言的钤素芬说:

“你们注意到没有,南京城的鬼子在减少,我们设立在全国的军情瞭望点传回来的消息,分析日本人的下一步战力目标会选择在兵家必争的徐州。那是第二战区李将军的防区。我们现在除了要尽量地拖住敌人外,收集情报也应该是我们主要的战争目标。我们的人数和实力太过单薄,在战略上战术上都不足给日本人太大的打击和干扰的。而我们要把我们的目标发展成为以谍报为主,以武力斩首、侵扰、狙击为辅的目标体系,我们看效果会更好。赵铁生将军的话不是不对,而是在这样的非正常条件下谈正规军作战,那无疑是一种幻想。”钤素芬说这句话的时候,偷眼瞄了一下赵铁生,而赵铁生却笑眯眯地看着他的老婆,很欣慰他的老婆居然可以在战略上驳斥自己的根本的战争指导思想了。见丈夫是很赞扬地看着自己,钤素芬更加来了精神,她继续说到:

“目前进入过这个地下工事的人不超过五十人。好,我们就此打住,以后来的人就不要往这里领了。我知道,警备师在雨花台附近还有一个地下工事没有被日军查明,里面有少量的弹药武器和给养。而这里的物资我们可以做为总预备,只能让我们现在核心部分的人知道。我们还有一个非常要紧的事情,赵铁生将军和楚少校没有说到,那就是人员的补充和扩大的问题。我提出三点供大家参考。第一就是继续收编目前仍在坚持分散对日军报复的前国军遗留人员。二就是发展和培训在南京的留守而幸存的军校学员。第三就是要发展以普通百姓为主的外围组织,让他们给我们提供情报,提供掩护。而取得他们的支持是我们可以如鱼得水的最佳的途径。对于第三部分力量是越多越好,但是不能让他们过多地涉及机密。原因就不用多说了,大家都是明白的。”

既然钤素芬的话也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肯定,于是大家的话也就被调动起来了。大家对刚才的计策的各个细节进行了更加完美的补充。而这个时候,赵铁生说话了;

“我们现在就不再说这个问题了。我们的务虚会结束。而现在,我们就要讨论下一步的具体任务和工作。在会师后完美的第一场仗得打好、打完美、打出名节、打出气势来,要让日本人不敢小瞧我们。”

赵铁生的话让会场一下子哑然了。抽象地说目标容易,而要把目标落实下去就不那么容易了。因为前者是虚空的,而后者是具体的实在的。还是楚少校说话了,他说到: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这是一个真理。我们现在就去长江航线、马路铁路上开展交通破坏,这是最直接支援前线的最有力的配合。”

“就凭我们的力量,怎么可以打击那些有重兵押送的运输大队啊?你们记得不,八路军在平型关伏击日军的一千余人的运输队也是动用了上万人的,而我们才百多人,就是已经考虑了增加兵员,而现在不也是在一百多人嘛,伏击敌军运输大队,真是不敢想象啊。”一个声音冷冷地说,他在一个角落里。

大家也没有去关注是谁说的,大家都陷入到悲观中了,因为大家都知道他说的是对,是事实啊,无法否认的。会场上一片死气沉沉。

而在地下工事外,日军零星的屠杀还在进行。不过,大规模的撤退却已经在进行了。日军好像有了其他计划,打算部主要用自己的兵力而用其他的人马来防守这座刚刚夺取的敌国的首都。到底日军是如何想的呢,这也引起了钤素芬极大的深思。在三天的会议后,具体的作战目的和行动方案也没有落实。赵铁生他们非常地郁闷。

3.

就在资格时候,一个前狙击队员跑过来悄悄地告诉赵铁生:

“有一个车队要通过帽子山一带,大约有三百多人,全是所谓日军的精英,是被放回国内休假的日军的骨干。护送他们的战斗部队是一个三线的不整编中队。战斗力不强,而且附近也没有可以在一个小时内接应的部队。我们要是可以在一个小时内结束战斗,就可以吃掉这伙敌军,而且可以在日军的心理上造成很大的打击。”

“具体时间查明白了吗?”

“这次不是机密,时间是几乎公开的,他们要先举行一个规模不大的欢送会,估计欢送会会在半点钟后完毕,而欢送会是在明天上午八点八点召开,地点是约克酒店。按照日本人绝对守时的特点,他们是不会延时或提前的。我们测算过从约克酒店到帽子山的车程,就是准确的一百一十七分钟。我们可以在今天晚上半夜就前去设伏,秘密在九点半前安设炸弹,就可以一举解决这股人马的一大半,剩下的小半,我们的狙击手就很容易在半点钟内结束战斗。”

“嗯,我们的人马可以调集的有多少了?”

“有三百多人了,我们已经收编了南京军事大学学员二百余人,他们都曾经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单兵素质不低于日军。我们的装备在配备上也不低于日军。就是这样的武器太少,不能装备全军,要是我们国军全都是这样的汤姆森冲锋枪,小小日军何足挂齿?”

“南京也就全部家当三百多支,还一支也没有投入战斗。司令官不知道是吝啬还是不知道有这些枪。哎,就算是有,三百来支也不能改变一场百万人会战的结局啊。还是我们先来享用这样的高级别的武器吧,让日本人也来尝尝武器落后的滋味儿哦。”赵铁生很是高兴地说,他现在是渴望一战,既然机会上门了,还是狙击队的楚少校亲自弄来的情报,他就很是有把握。

赵铁生阴沉了几天的脸上开始又有了笑纹,因为郁闷而显得略有佝偻的腰背也在一瞬间完全打直,以前的帅气和英俊又回到了赵铁生的身上。

“我来担任这支部队的队长,你就给我任参谋长。就这样定了。我单知道你姓楚,你大名叫什么啊?”

“报告队长,部下叫楚天阔。”

“好雄壮的名字。好、好。”

帽子山位于南京西郊,距离南京城区大约七十余公里。这里森林茂密,道路异常崎岖。地势非常狭窄,是一个打小型伏击战的好地方。而因为南京的国军主力早已经被消灭,在南京城活动的不过使一些零散的狙击或是暗杀之类的恐怖行为,而实施这样的行为的人马都是藏在暗处的老鼠,他们不会袭击重兵护送的车队的。在南京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因此日军对于南京的治安还是比较放心的。而且,在松井石根大将的严令下,南京的日军也有了比较严格的纪律约束,他们也再随便地奸淫放火和杀人了。

而且,这个帽子山最优越的是,它距离南京城防的地下工事的末端不超过三千米。当然,这处工事是城外的外围工事了。在横跨长江的时候,那条地下工事是采取了秘密小艇横渡的方法在长江最狭窄的和拐弯的地方设立出口的。在过长江后,对面一个很小的隐蔽的口子就是外围工事的入口。在外围工事里,也陈放了不少炸弹的。只是枪炮数不是很多。但是,赵铁生他们在过去的几天内,已经把主工事里的枪炮弹药分散到了南京城内外的各个重要点段安置。这样,就是一个地方被担任破获了,那剩余下来的武器也足以支撑赵铁生他们用来打击日军之用。

4.

在一九三八年的一月八日,赵铁生带着他的人马,悄悄地分散前往帽子山潜伏。而另外一支人马已经把战斗要用的武器装备分放到了帽子山既定的阵地之上。

冬季的南京,尽管是南方很难有雪。但是,一九三八年的深冬,在一月初的时候还是飘下不的雪来。帽子山的一带几乎是清一色的高大的松树和桉树。这些树木像一个个坚强的士兵,守卫着南京的西大门。一条从南京城出来一直通往徐州的公路蜿蜒着、艰难地向前延伸。这条道路过去是南京的政令通往中原的必经之路,现在日军侵占了南京,这条道路就显得很是荒凉和寂寞了。在雪覆盖后,一切都变成了白色。

九日的凌晨,大约四点左右,在长江上,几条木船儿毫无声息地快捷地过去了。他们很快就消失在白色大地的黑色的江边。三百多人的队伍,分四个梯队,都过了河。大约六点的时候,天色依然是漆黑一团。在帽子上公路边上,一条简易的战壕已经挖掘完好。一应装备也摆放整齐。只是等待人员和武器的结合了。这个日本陆军大学毕业的高才生的楚天阔少校真是一个军事人才。他很快就在日军严密控制的南京城外里制造出一个理想的战场来。

很快,赵铁生带着人来到了帽子山约定的阵地。在几声山鹧鸪的叫声后,一伙子人从一排巨大的树木后出来。赵铁生紧紧地握住楚天阔的手,一句话也没有说。他们把人带到了战壕里。看见眼前的战壕,里面居然还预备了不少的竹筒,竹筒里满是饮用水。大约有五百个这样的竹筒。而很多的莎草,密密地摆放在地上。那些武器就是隐藏在莎草下的。而三门小钢炮也被隐藏在莎草下,十根掷弹筒也同样摆放齐整。弹药和清一色汤姆森冲锋枪都放在莎草下的。

“哦,我找了几百个农民,给他们说我们要在这里打鬼子。他们就很快给我们运来这些东西。就是武器也是他们悄悄地以给日军运粮食的名义运送过来的。那里的几个保长大声地吆喝,给皇军送军粮了,就一路过来了。那些草,在开火前可以用来给士兵垫上御寒。在开火后用火烧了,灰烬可以用来止血。在这里,这些草的灰烬是专门是猎人用来治疗枪伤的止血止痛的好药。”

“什么都不用说了,你真是我的好兄弟。”赵铁生紧紧握住楚天阔的手。两双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传达出一种中华团结一心的意气的豪壮来。

三百多人都已经潜伏起来了。他们各自将武器的性能熟悉后,在进行必要的个性化配备和改装。这在狙击队员看来,武器是自己生命的组成,不熟悉和完全了解武器等于战场送命。而那些军校的学员也在检查自己的武器。他们的理论知识颇丰,但是实战就偏少了。在这里,他们认真地向那些狙击手学习,学习技战术和武器使用的经验。

三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赵铁生想,要是没有这些莎草,自己的身体还吃得住,而那些还欠缺实战锻炼的学员就会被冻伤冻坏。东边的天空早已经是白日高照了。但是在这密密的树林里,只有几缕的碎金也似的阳光溜进来,好像是在做贼一样。这里的天空依然是幽黑幽黑的。

在东边,一阵的汽车的发动机的声音冲破il森林的寂静,日本荣誉军人的车队过来了。

“各就各位,预备……”

车队越来越迫近,前头的车辆已经抵达了阵地了。而后面的车辆还在三百多米外。车队的车辆和楚少校说的数字完全吻合,一共是二十辆。一辆车配备一挺轻机枪,三个武装士兵和搭载十五个荣誉军人。荣誉军人都不带武器。他们只有防身手枪和短刀。这些所谓荣誉军人就是在攻打和屠杀南京的时候建立过功勋,而在中国人看来就是罪大恶极的凶手的人。

轰!路边的炸弹要是怒吼了,一辆辆汽车被气浪掀翻、车上的士兵急忙地开枪还击,一场南京帽子山伏击战开打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