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春秋战国三大刺客:古惑仔和大哥的恩怨

春秋战国,天下被几位老大所瓜分,没什么道理可讲,也没有后来那么多道德规范,大家都凭本事吃饭。说不定你哪天在街口打出了名堂,被某位老大找去做马仔,当个堂主,分你点地盘,从此就发达了。最爽的是,不用担心“条子”砸场子。天下风云出我辈,这样剽悍的时代,除了几个剽悍的大哥,自然也有不少剽悍的小弟。


作秀,不仅是现代人的专利。比起普通人,历朝风云人物更能深刻领悟这个词的真谛。或为乱世称霸,如曹操,堪称千古作秀第一人;或为获得民心,如则天女皇帝,在男人天下中生存,不能不用非常手段……《作秀的历史》,不是简单讲述历史故事,而是从一个全新的角度解读史实,让人对耳熟能详的故事多了另一种思考。


专诸:一抹泪花,无比悲壮和荣耀


头一个是专诸。那时他已经在江苏聊城城乡结合部混了许多年,也算有点名头,可他知道自己没本事自立山头,一直想找个老大投靠投靠。他清楚人在江湖漂泊,随时可能挨刀,但是作为一个有理想有志气的古惑仔,他的座右铭是:男人流血不流泪。


终于,伍子胥某天挺深沉地说要把他引见给公子光。


伍子胥这人,原本是楚帮帮主的左右手,后来帮里闹了点内讧,帮主杀了老爸和老哥,一个人跑路到了吴帮,投靠了吴帮的副帮主:吴王僚的堂弟公子光。伍子胥是跑路的时候和他认识的,他觉得这人挺耿直,就把手机号码留下了,说回头有活干的时候呼一声。没想到,这厮挺讲义气,这回找上门来不是要杀人越货也不是绑票,居然是要给他介绍贵人。


公子光长得挺帅,也很和蔼。请他坐上席,桌上摆满了鱼翅燕窝,陪酒小姐是当地夜总会的头牌,姿色一流。专诸哪经过这阵势,酒没喝上三杯,浑身就软了,连声表示,大哥,承蒙您看得起俺,说吧,哪个不长眼的来砸您场子了,俺专诸拼着这身功夫,怎么着也要把他揍得找不着北。

大哥就是大哥,公子光笑得那个亲切和蔼啊,话也说得特别动听,他说专大哥,瞧您说的,把我公子光瞧成啥人儿了?我是那么现实的人么?我就是听伍大哥说您是江苏数得着的好手,我就想啊,是金子总得发光啊,我得把这块绝世大金子给挖出来。我这可得跟您赔罪了,好歹江苏是我们家的地盘,居然这会儿才请您到府上,我赔罪我赔罪,来,我敬您!


专诸那会儿真想跑回坟地抱着祖宗的牌位大哭一场,天爷,你可总算让俺家祖坟冒青烟了,总算有个英明神武的大哥看中俺了,俺回头就把您这坟给修整修整。泪光闪烁中,专诸无比虔诚地跟公子光干了那杯二锅头。



没想到,后来相当一段长的时间,公子光没派任何任务给专诸,而是充当了他的职业埋单人。专诸泡妞,来,春香夏香秋香冬香,站成一条直线让专爷挑挑;专诸吃饭,顿顿鱼翅燕窝熊掌;专诸喝酒,人头马茅台酒都给上上去;专诸他妈也给连带着升天了,天爷,公子光居然专程来探望老太太,还哭着嚷着要当她干儿子。


这么讲义气,这么够意思的大哥,哪里找?日子一长,专诸的血也到了临界点,濒临沸腾了,他琢磨着,这妞儿不能白泡饭不能白吃酒不能白喝,再不给大哥干点儿事,他真是枉为江苏第一古惑仔!主意打定了,跑去问公子光,大哥,您就真没点能让俺帮得上忙的事,您有难处的话,尽管说,俺拼了这条命也要帮您。


公子光的眉头这才缓缓皱起,忧伤地表示,他的确有点难处,但手下那帮废人没一个真能替他解忧的。


原来,公子光他爹,就是吴帮的老帮主诸樊,有三个弟弟,大弟余祭,二弟夷目未,三弟季札子。诸樊觉得季札子能力更强,就不立太子,想依照兄弟的次序把帮主之位传递下去,最后传给季札子。就这么顺下来,夷目未死后本当传给季札子,季札子却觉得自由更可贵,跑到外地去了,游荡去了,还得了一个“贤”的称号。结果夷目未的儿子僚当了帮主。就是现任帮主吴王僚。


公子光心里那个恨啊,这帮主之位本是自己的,能不恨么?啥时候天上一个大雷劈下来把僚劈死才好。但天灾毕竟可遇不可求啊,只能自己制造一下人祸。正好这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专诸很好搞定。


他说,专哥,这是搞不好要掉脑袋的事儿,你如果不愿意,我绝不强求。要是你拉兄弟这把,以后你妈就是我妈,你儿子就是我儿子,要是你不幸牺牲了,我在家给你立牌位,天天给你烧高香。他看了看专诸,强调说这绝对是正义的事,帮主之位本来就该传给我!


专诸一抹泪花,顿感无比悲壮和荣耀,说:中,大哥,承蒙您看得起俺,俺决不辜负您的期望!什么时候您打点好了告诉兄弟一声就成!


三年后,公子光请吴王僚到家中吃饭。吃了一半公子光号称肚子痛,溜号了。专诸装成厨子捧鱼到僚跟前,剖开鱼腹,拿出那把著名的鱼肠剑(武林铸剑大师欧冶子亲手所铸五大名剑中的三把小型宝剑之一),杀死了僚,他自己也被卫士砍成了八大块。等他死了,公子光才带领一帮手下溜出来,把僚的马仔杀了个干干净净。


公子光上位了,专诸的儿子被封为上卿(香主),继续替大哥卖命,继续他爹未完成的事业。政:鲜血冲天,那叫一个惨烈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