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必各位斑竹对于鄙人得ID是很熟悉的。


本人在中国历史区潜水很久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发表任何言论和帖子,是因为觉得没有必要。本人是做学问的,对于一些个劳什子的以讹传讹没什么兴趣。

但是,当我有一天突然意识到,中国历史区的一些争论,直接演变成为各民族之间互相抨击的帖子的时候,鄙人决定站出来,而且选择在第一时间公开自己的民族属性。是的,鄙人是少数民族,是朝鲜族。这一点,没有什么值得隐瞒和避讳的。之所以站出来,是出于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责任。

鄙人认为,任何的地方,都要存在一个最起码的行为准则,那就是道德。纵然,网络的虚拟性使得道德缺失,但是鄙人还是想让大部分铁血战友们明白:哪里都有卫道士的存在。而且,事实就是事实,讹传就是讹传。


鄙人的争论,始于看过的一篇帖子,详细地就不说了,也不针对哪一个个人了。我想,各位斑竹也知道我所指的究竟是谁。起初本人是抱着一个比较好的态度,去争论的。但是,鄙人明白了一个道理,永远不要试图跟无赖讲道理。于是,鄙人选择了另一个途径,就是把事实的根据列举出来,不是为了去说服谁或者去辩驳,而是想要看这帖文的战友们明白,究竟是谁在胡搅蛮缠。当然,这个过程当中,鄙人的一些帖子和回复,无疑慢慢的变成了大家不屑一顾的口水帖,这一点不重要。重要的是,鄙人曾经为此与一些人展开了争论,让更多看着充斥流氓无赖的中国历史区而噤若寒蝉的战友们明白-这个论坛并非只是无赖的天堂,还有人挺立在这里,敢于直面无赖们的谩骂与侮辱。


鄙人属于是学院派,始终抱着一点理想的色彩,试图以不同的事实,来阐述自己的历史观点。现实点说,这一点是办不到的。因为,本来一个不错的帖子,经过无赖的渲染,难免就遭到了他人的鄙视,结果是:战友们的个人观点,成为了某些人歇斯底里的渠道和工具,个人的一直根本得不到任何的体现。诚然,某位战友或者本人的帖子漏洞百出,逻辑不是十分的严密。然而,中国历史区不正是为了各位战友表达个人对于历史的认知与看法么?作为学院派,本人亦抱着一个严谨的治学态度,想要与各位战友分享各位的思考结晶,来学习一点知识。基于这一点,本人始终以专业的论文为基础,与各位战友展开各种讨论,并在这样的讨论当中学习了一些宝贵的知识,而且成功的将之运用到论文当中。实际上当baidu、google出来的东西,真正要固定为学术论文的时候,是经不起任何推敲的。因为,任何一个负责任的言论和学者,都不会以自己的学术生命作为代价,违天下之大不韪。这是个开放的时代,任何学术观点都可以得到宣泄,然而学术的基本态度在于:学术观点必须符合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并且应该能够得到佐证,而这个佐证并非孤证。这一点也许是本人过于迂腐了,但是无论是任何争论,鄙人认为:都不应该上升到民族矛盾的高度。一旦上升到了民族矛盾的高度,那么严谨的治学态度,还是需要的。问题在于,这样的态度恰恰就是无赖们所不具备的。


因为无赖们的存在,这样的争论,也就逐渐的成为了无聊的民族之争了。鄙人认为,这一点言论不足以撼动中国的统治,无非是符合马斯洛初级需求理论的一些个闲杂人等,与健康向上的中国现实毫不相干。本人采取了正常的投诉手段,然后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要看着弄臣们吃肉,也要明白他们时常要挨揍。


客观的说,在任何的争论当中,鄙人没有受到任何的惩罚。当然是来自于中国历史区与铁血的惩戒。反之,鄙人所列举的无赖门倒是受到了各种惩戒,对于这一点鄙人还是十分满意的。因为,公平只是相对的,对于一些问题,鄙人是表示理解的。


5.12之后-在这里首先为5.12遇难同胞默哀三分钟-鄙人就不能正常登陆铁血了。近几日,鄙人才有时间登陆铁血,并开始浏览中国历史区的内容。尽管仍旧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是鄙人认为:较之鄙人与无赖们斗争的时候,现在的历史区还是比较纯净而近似于一个学院的。

但是今天,鄙人重新看到了一个无赖的恶劣嘴脸,所以决定退出中国历史区,而转入VIP历史区了。因为,那里的天空要纯净的多。


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无赖们的胜利。请您先听我来讲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狗儿之欺,不可厮也”。

故事大意为:有个人走在大街上,被一条疯狗咬了一口。但是,这个人拍拍腿上的尘土就走开了。于是,丁瓒就上去问这个人:“君,何而不拟?”对曰:“吾可与狗儿相挣?”意思是说:“我怎么能说一只狗咬了我,就去咬那只狗呢?”


再来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讲给无赖们听的:

当我走在大街上,看见了一堆大粪,总是要绕着走开的。因为,凡是人不都喜欢粪便,总是要绕开了走的。可是,狗就不一样了。对于臭烘烘的大粪,它们同样吃的美滋滋的。

鲁迅先生对于这个现象是如此总结的:因为,狗是改不了吃人屎的习惯的。


最后要祝每一位因为无赖们噤若寒蝉的战友,早日获得VIP讨论区资格,在那里享受一点争鸣的自由。

本文内容于 2008-8-8 16:19:37 被天生狂妄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