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传说 卷二 祝寿风云 第二十三章 春风得意 携美江南(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025.html


※※※


九江城在长江中游,庐山脚下鄱阳湖的东面,从江边的太白楼望去,整个九江城是城含山,山拥城,城环水,水绕城,端的是一座依山抱水的江南名镇。


太白楼内满堂宾客,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居中而坐四个丑陋怪人,只听见一个嘶哑的声音道:「真是见鬼了,咱们的杀神拳竟然奈何不了那姓鲍的阴阳绵掌!老四,你到底有没有使全力攻对方?」


这四人不是别人,却是从那百草谷逃出的恶人谷四怪,恶老二话音甫落,那厢恶老四不服气地瞪着牛眼道:「你还不是一样败在白眉的鹰爪功之下?凭什么只怪罪我一个人?」


一旁恶老三也帮腔附和道:「二哥,这都怪你,原本说好了比试三场,你偏要改为五场,四弟伤势刚刚愈合,怎么会打得过对方?」


恶老二翻一翻白眼道:「那你又没有受伤,为什么也打不过对方?」


恶老三当即憋红了脸,一派愤恨难平地道:「老子大意了,明明和我对阵的那蒙面老头是华山派高手,老子不明底细这才着了对方的道。」


恶老二撇了撇嘴,嗤之以鼻道:「高手个屁!那老鬼掌上功夫稀松平常,倘若你一早使杀神拳攻他肯定赢了!」


恶老三闻言却是大怒,叫吼道:「呸,当时要不是你说那老鬼一大把年纪不经打,催我速战速决,老子才不会上当和他比试内功!」


恶老二斜睨着眼,怪声怪气道:「奶奶的,我怎么知道那老鬼会使华山派的紫霞神功!」


随着恶人谷孪生兄弟之间无端端掀起的一场争吵,堂内瞧热闹的众人指点谈论之声渐起,一旁恶老大终于按捺不住拍桌呼喝道:「都别吵了,等四弟的伤养好了,咱们再一起杀上门去!」


蓦然此际,一道轻蔑已极的冷笑声传来,「四个丢人显眼的丑鬼还在这里说大话,简直笑死人了!」


此言一出,恶人谷四怪登时大怒如狂,纷纷叫嚷起来:「是谁在爷爷背后嚼舌头,活腻了!」「小兔崽子滚出来!」


「大哥,他在楼上!」恶老四指着对面二楼雅间的一个窗口,眸中凶狠寒芒一闪一闪。


「岂有此理,看我把他抓下来!」「他是我的!」那厢恶老二与恶老三竟争相出手,一同纵身往楼上扑去。


「四位脾气倒是不小!竟敢在司马家的地盘耍横!」随着冷冷话音一落,窗口倏然飞出两条粗如儿臂的铁索银钩,犹如两条寒光闪闪的出洞毒蛇,分噬两道凌空来袭人影。


那银钩形似月牙,恶人谷二怪乍瞧之下,不禁齐齐大骇失声道:「霜月吴钩!」


霜月吴钩乃江南大侠司马剑南的独门兵器,霜明月钩法乃是天下无双的点穴功夫,堪称江南一绝,恶老二与恶老三绝不会瞧走眼,当即视之若蛇蝎,齐齐倒仰而回。


「大哥,楼上是司马家的人,咱们少惹为妙!」霜月吴钩陡一出现,便连好勇斗狠的恶老四也没了半分煞气。


若说在江南武林有恶人谷四怪惹不起的人,这武林第一钩王的司马剑南即是其中之一,在江南武林之中,那司马剑南与当年以惊神笔法打败东瀛浪人柳生雾隐的水月洞天盟盟主于凤池,以及已故的楼白衣号称江南三大名侠,这三位江南武林的领袖人物无论声望或势力在南疆非同一般。尤其当年正魔大战期间,三大名侠曾率领江南武林对抗魔教入侵,恶人谷四怪亦曾在司马剑南手下短暂听令,因此在江湖中向来肆意妄为的四怪,却对司马家的人不无敬畏。


「卓远航,你的四个结拜大哥来此,他娘的还不赶快出来迎接!」恶老大先是一怔,随即仰着脖子大声叫嚷起来。


「听说最近江湖有个银花婆婆许下重金在到处寻找恶人谷四怪,想必就是这楼下四人,秦爷是生意人,难道不想得到眼前这百两黄金吗?」楼上雅间传出一道低沉且颇带磁性的女声,然而听入众人耳里却有一番柔媚入骨的缠绵缱绻之感。


「原来他们是恶人谷的人,虽说恶人谷的人十恶不赦,但在我太白楼之中,送上门的生意从来没理由不做!」那秦爷一番话掷地有声,倒是颇有几分豪气。


「你们认识我爹?」楼梯口踱步而出一个年轻贵胄公子,临栏处狐疑地扫楼下一眼,遂朝身后一个身量甚高的紫衣人摇头道:「师叔,我爹怎么会认识恶人谷的人,他们在诳我吧?」


楼下恶人谷四怪却一个个眉飞色舞地叫嚷起来,「岂止认识,咱们跟你爹可是八拜之交,还救过你爹的命呢!」「就是就是,说起来你这小娃娃还得叫咱们四声大伯哪!」「可不是,快叫快叫!」一派七嘴八舌的云云。


「以前师兄与恶人谷素有来往,那四怪言之凿凿,说不准确有其事。」说话之人名叫秦钟,乃是司马剑南的二徒弟,那贵胄少年则是司马剑南的大弟子卓远航之子卓无忌,亦被唤作司马无忌,那卓远航早年娶司马剑南的小女司马柳,已入赘司马家。


「既然远道而来的四位乃是我师兄旧识,秦某自应当尽地主之谊!有请四位楼上就坐!」这太白楼显然是司马家的产业,秦钟随手便招来店内小厮领路,将恶人谷四怪迎入楼上贵宾雅间。


「刚才可是你这婆娘说江湖中有人在找我们兄弟,快说她在哪里?」四怪一俟踏入雅间,领头的恶老二便伸手朝榻上端坐着一个身着华丽霓裳的女子抓去,蓦然间只觉眼前骤然彩光大亮,一阵刺目过后,恶老二竟失去眼前那霓裳女子的踪影,愕然转首瞧时,那霓裳丽人正浅笑嫣然地在一旁慢悠悠长身立起,轻舒一只春笋般玉手斜掠了掠鬓发,婷婷袅袅,风姿楚楚,竟自说不出的撩人心魄。


恶老二凛然定一定神,这才瞧清楚那霓裳女子的样貌,这丽人明眸皓齿,雪肤花貌,一张绽着娇笑的容颜,当真称得上是艳如桃李,娇若春花,尤其是两眉中心一点殷红如血的朱砂,更平添一股精魅般的妖艳,且她着装甚是绮丽,一袭五彩光鲜的绫罗霓裳,将她映衬得如百花丛中的冶艳仙姝一般。


「老二,当心点,这妖女会武功!」一旁恶老大瞧着那霓裳女子大不简单,当先示警出声。


恶老二正要再次出手,一个面庞黎黑、身高足有八尺的精瘦汉子倏然闪身挡在霓裳丽人之前,呔然呼喝道:「放肆!你们四个粗鄙的家伙竟敢冒犯夫人,小子老子将你们丢进江里喂王八!」


「哟喝,敢在爷爷面前耍横!」恶老二当即目泛凶光,怒喝道:「先吃我一拳!」


「杀神拳!二哥快让开!」一个铁塔也似的壮汉将那精瘦汉子猛然推开,尖锐风声劈面而来,铁塔壮汉不闪不避,倏出一只蒲扇大掌贴着面额生生按住来袭拳头。


「好小子,有几分蛮力,再接爷爷一拳!」恶老二抡起另一条手臂,倏出势大力沉一拳,那铁塔壮汉兀自拼死不退,抱臂一圈,倏忽振手急出,右手五指箕张再次准确无误地抓住对方另一只铁拳,这几下兔起鹘落,其凶险之处,间不容发。


「四位英雄,何苦跟妾身的几个家仆过不去!适才得罪之处,妾身向四位赔礼了!」霓裳丽人软语绵绵之际,脸上突然闪过一层艳色,眉间一点血红朱砂越发娇艳欲滴,眸中也泛起一种动人心魄的光芒,一颦一蹙无不百媚倶生,便连一旁霓裳丽人的四大护卫与秦钟等人也一一瞧直了眼。


「这娘们的眼睛有点邪门!不要瞧她!」恶老大吼出一声焦雷似的暴喝,房间内众人方才从迷情中清醒,下一刻,恶人谷四怪散开成犄角之势,竟欲一齐出手围攻那霓裳丽人。


秦钟忙不迭大骇喝道:「快住手,双方都是我太白楼的座上贵宾,切不可因言语小隙伤了和气!」


「秦爷说的是,妾身今日可是万分荣幸结识恶人谷的四位英雄呢!」霓裳丽人微微展颜露出一个浅笑,当下敛去那眉间朱砂上一抹夺人心魄的艳红,但一双细长明媚的凤眼,水波潋滟,依旧充满了邪异的灵性。


秦钟却不敢多瞧那霓裳丽人一眼,匆匆朝依旧如临大敌的恶人谷四怪劝和道:「忘了给四位介绍,这位是九江城第一大帮天龙帮帮主夫人颜梦霓,至于夫人旁边的这四位,乃是天龙帮荆逐流帮主座下四大金刚!」


一闹至此,秦钟方才给双方一一作了引见,刚才与恶老二交手的是四大金刚之一的大力神史猛,余下的三大金刚是竹节铜鞭卫宿、白衣神箭褚云峰和浪里白条范歌。


「什么鸟帮,老子可没有听过!」恶老三的放肆一语差点又让双方大动干戈,在秦钟的一番好说歹劝下,四大金刚方才息怒罢休。


一伙人终于相安无事分桌坐下,秦钟招呼忙碌之余,遂招手朝司马无忌吩咐道:「无忌,你赶紧回家里一趟,告诉你爹爹,就说恶人谷的故人造访!师叔暂且留在太白楼设宴款待贵客!」


雅间内自有桌上摆好酒菜,那恶人谷四怪早饿得狠了,一个个旁若无人地狼吞虎咽起来,司马无忌嫌恶地扫视四怪一眼,「师叔,你放心吧!一炷香后我自当赶回来!」


司马无忌才离房不久,一直守卫在窗口的白衣神箭褚云峰忽然出声道:「夫人,人来了!」


颜梦霓莲步轻移靠近窗口望去,却是楼下进来一个韶华如花的白衣美貌姑娘,在她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一个眉目清秀的小和尚,引得大堂内食客们人人侧目,议论纷纷。


门口招揽生意的店小二招子够亮,一瞧来人是阔绰主儿,连忙迎将上去,哈腰热络道:「两位客官楼上请!」


这店小二行此营生多年,不单单招子够亮,行事也圆滑,对小和尚的装束视而不见,只道口称客官便不会有差。那店小二领着小姑娘和小和尚登楼不久,门口大摇大摆走进一行十来个精壮渔家汉子,俱着短衣短袖装束,人人一面走,一面瞪着眼呼呼喝喝,不住扫视店内用膳的众人。


此时大堂之内并无伙计小厮应酬,无奈,掌柜的自柜台后硬着头皮迎将上来,瞬间堆出满面谀笑,「喛哟,原来是漕帮沙帮主和诸位英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这边请这边请!」


「去去!少烦本座。」为首一个满面络腮黑须的魁伟大汉很不耐,摆手连连道:「赶紧上酒上肉!爷们自己招呼。」


这伙渔家汉子一个个都是三大五粗的剽悍汉子,又身怀兵刃,一望而知不是善类,他们将一张大桌的客人轰去别桌,一伙人大咧咧坐了,比上自家还随便。


「夫人,是漕帮的人!」褚云峰一瞬不瞬地盯着楼下低声道。


颜梦霓下颔微点,脸上竟自露出一派凝重神情道:「暂时不要打草惊蛇,你去通知我们外边的人不可轻举妄动,先将那小和尚和司空小丫头监视起来!」


「属下这就去办!」褚云峰微一欠身,便转身急急推门离去。


一旁忙碌不停的秦钟瞧见了,立马撇开四怪的纠缠,颇一脸疑惑问道:「夫人,可是有何难办之事?不妨告知秦某一声,秦某定当竭力相助!」


颜梦霓秋波盈盈一转,嫣然娇笑道:「没什么,我让褚护卫去抓一个贼丫头而已!」


「哦,竟有此事!」秦钟被那她那娇媚横生的笑容望得怦然一跳,却忍不住心中好奇:不知那小贼什么来路?竟能够惊动白衣神箭褚云峰的大驾。


那厢恶人谷四怪已然将桌上酒菜一扫而空,一边打着饱嗝竟自一边打起赌来,恶老三摇头晃脑地道:「老二,你虽然瞧过吃肉喝酒的和尚,你肯定没瞧过给人当丫鬟的小和尚!」


恶老二怪眼一翻,哼唧道;「简直胡说八道!明明和尚是男人,丫鬟是女人,怎么会有当丫鬟的和尚!」


恶老三得意洋洋地伸手一指,嬉笑道:「你瞧,那小和尚给一个小丫头斟酒,不是人家丫鬟是什么?」


「在哪里?」一旁正在剔牙的恶老四也被勾起了好奇心,伸长脖子四处张望。


恶老三伸手指着窗外,四怪所坐位置望窗户对面,果然,窗外临栏处大刺刺地坐着一个白衣小姑娘,桌旁一个小和尚正在给她斟茶倒水,恶老二斜眼一瞧,撇了撇嘴道:「这有什么稀奇,多半是那小和尚缠着人家小姑娘化缘,老三,你瞧走眼了!」


恶老三当然不服气,嗔目喝问道:「化缘?化缘的和尚不都是化完就走吗?这小和尚干什么坐下来吃饭?你说的狗屁不通!」


恶老二搔搔头,遂强词夺理道:「这有什么稀奇,也许是那小姑娘请他吃饭啊!」


蓦然此时,一旁的恶老大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开口道:「也可能他们两个是相好!」


脾气火暴的恶老三登时连连跺脚,恼怒不已道:「放屁放屁!我刚才明明瞧见是那小和尚付账呢!」


恶老二却针锋相对地驳斥道:「扯淡扯淡!化缘的小和尚怎么会有付账的银子?」


那美貌小姑娘和小和尚就坐的敞厅离楼上雅间的距离不足三丈,四怪争吵之声小姑娘一字一句全听入耳中,终于被四怪口中的污言秽语气得情绪失控,显然那小姑娘也不是好惹的主,当即柳眉倒竖,杏目圆睁地拍桌而起,大声泼辣地叫吼道:「对面房里四个烂舌头的讨厌家伙,说够了没有?住嘴啊!」


清脆悦耳的骂声在楼间回荡,引得楼上楼下食客无不侧目,四怪依次从窗口一一窜身而出,一个个脸上都露出凶狠之色道:「臭丫头胆子不小,竟敢当众辱骂我们四兄弟!啧啧,瞧你这黄毛小丫头细皮嫩肉的,正好捉去咱们恶人谷喂野狼!」


小姑娘却掉头嗔怒道:「小和尚,我要你三招之内把这四个讨厌鬼打趴下!」


小和尚转眼一扫四怪,登时颇一脸碍难地摆手道:「不行啊,这四位施主都是内外兼修的武林高手,小僧可以先使接引神功另其中两人相残,然后再以拈花指制住另外一个,但第四人必然在此时发招进攻,小僧将不得不使出移步换形退后躲避,如此一来,小僧失去制敌先机,须在十招之内才能将第四位施主擒获,不过小僧可以使枯木功硬接对方一拳,但是这样会让第四位施主受伤……」


小姑娘重重哼声打断道:「少啰嗦!小和尚,你要是帮我三招打败他们,本姑娘心情好了,说不定就把你要的东西还给你!」


「那好吧,小僧尽力一试就是!」小和尚犹豫片刻,终于委屈地答应下来,遂转身朝四怪宣一声佛号,「四位施主,小僧斗胆向各位讨教,先说好以三招为限,请你们一起上吧!」


「这小和尚好狂妄的口气!可别把牛皮吹破了!」恶老大在背后冷冷一笑,蓦然双臂倏出,十指大张,交叉一圈,一前一后朝小和尚后肩抓去。


小和尚脑后如长眼睛一般,指尖风声尚未及体,他左肩蓦然一沉,闪身挪步,向右一旋避了开去,同时右手食中二指并拢笔直,化作剑指,上下一晃,在恶老大一手抓空之际,嗤的一声,迅捷无伦刺向他腰间要穴「章门穴」,堪堪抢在他凌厉后手抓来之前将其制住。


眼睁睁地瞧着恶老大的擒拿手在一招之间被制,恶老二瞠目大愕之余,强自定神哟喝道:「小心,这小和尚有些道行,咱们一起上!」


四怪的武艺师出同门,彼此间的默契之佳,自不消多说,三怪所立位置远近不一,但三记杀神拳却无分先后同时席卷而至,其实他们还更有一项传力合击的绝学,名唤作四象阵,四而一,一而四,无不如意,只是这四象阵法自两年前被龙邪真以力击破后,四怪视为奇耻大辱,已不再使用。


小和尚果然所学不凡,竟以双手结法印封住左右袭来的两记杀神拳,却独独漏掉袭向他后心的第三记致命杀神拳,须知那杀神拳威力骇人,纵然是万斤巨石也能一拳击碎,何况这小和尚的凡夫肉体,三怪各自击出势在必得的一拳,自以为足以将小和尚击成肉饼,哪知拳锋甫着敌身,便不由自主地被一股旋劲牵引。


小和尚避无可避之际,竟然强自将身体滴溜溜打横一转,僧袍鼓荡如球,同时将手中法印笼住的两记杀神拳合掌成一处,旋转控纵之间,已将背侧自后向前的一股巨力拨为自左至右,三股巨力竟各自反噬相击,随着小和尚一声清亮喝声,三怪的身子几乎同时反震横飞而出,一摔数丈。


然而,便在小和尚大喝出声,使出佛门无上接引神功摔开三怪之际,一条黑色身影倏然飞掠而至,垂下一条九尺铜鞭从小和尚的后背直劈而下,小和尚受此重击,闷哼一声强自站稳脚步,但真气鼓荡不息的僧袍竟然完好如初,那下手偷袭之人乍瞧之下亦不觉骇然,当下竟不敢再次贸然出手,暗暗寻思道:这小和尚八成练了少林寺的金刚护体神功,可这样的功夫,至少也得下三四十年的苦功,这小和尚的武功,当真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随着那竹节铜鞭卫宿的偷袭成功,楼下数条人影一齐飞纵而上,将受伤未卜的小和尚团团围住,便在这时,楼廊对面雅间的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妙曼玲珑的彩色霓裳女子闪身而出,老远处便咯咯娇笑道:「司空小妹子,我们又见面了!」


<今天是奥运会开幕之日,让我们一起祝福北京,祝福奥运!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