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善良的女人为何也红杏出墙?

秀是很善良漂亮的一个女人,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男友会背着她和另外一个女人搞在一起,她是那么的相信他,她把自己的第一次都给了他,她们甚至快要结婚了,直到他和那个花枝招展的女人出现在秀面前时,她才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分手后很多好心人给秀介绍朋友,她都拒绝了,她感觉自已已没有心情和精力再去爱另外一个人,也许是她还不能把之前的男友忘记。虽然他背叛了秀,但她却不能收回自己的爱,曾经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不时的浮现在眼前,在分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秀都保留着他写给自己的情书,他的照片,甚至她的MP3里保留的都是他喜欢的再回首、梅花三弄、把根留住、我爱你胜过这世界等歌曲。

在她们分手后的第二年,爸妈开始操心起她的婚姻,他们不希望秀每天生活在对一个无情的男人的回忆里,所以拜托亲戚朋友给她介绍男朋友,于是秀认识了现在的老公—-立军。

立军长得一般人,个子还算高,人有点黑,戴副很土的眼镜,言行举止很内向,一看就是书呆子,虽然是某个大学的计算机专业研究生,但说实话他真不是秀喜欢的类型,如果是两年前,她是打死也不可能找这样的男人。他比她之前的男友差很多,但是后来让秀慢慢注意他的是因为他很有才气,他虽然不爱说话,但他的情书写的很美,像诗歌一样美,字也写的很漂亮,而且他和秀前男友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很单纯、很老实,受过一次伤害的秀现在也更希望能有一份踏实的感情。于是她们恋爱了,带着一点点的遗憾,秀决定做了立军的女朋友。

没有过一年,传来了前男友结婚的消息,是难受还是伤心或者是气愤,没有多久,秀也选择了嫁给现在的男友。婚后,她们的生活很平静,他每天循规蹈矩的生活,早上7点准时起床,7点半出门,晚上7点准时回家,他没有什么爱好,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书,或者看看电视,10点半准时睡觉。就是周末他也不会睡懒觉,很早起来做早饭、收拾房间、吃中饭、看报纸、上网、吃晚饭、睡觉!而这周而复始一成不变的生活开始让秀感觉得好无聊。

秀和立军的个性完全不同,秀从小就爱玩,喜欢旅游喜欢交很多的朋友,她不喜欢整天闷在家里,但婚后她们从来没有出去看过一场电影,没有出门旅行过,偶尔一起逛商店他也像木头人一样的跟着。秀还喜欢唱歌,可是他一首歌也不会,后来她逼着他每天用MP3听歌,边听边学,但他也就是敷衍下,立军喜欢的永远是他的军事、新闻还有本职工作!为此,秀开始很讨厌自己现在单调枯燥乏味的生活了。

结婚后第二年立军接了个管理软件的开发项目,就更是没完没了的加班,在公司加,回到家里也加,平时加,周末也加。每天晚上秀回到家,家里都空荡荡的,她和他试探地说:咱们要个孩子吧,也能陪陪我,可他老人家却来了句:咱们还年轻,干几年事业再说,有了孩子多麻烦呀,一听立军这话,差点没把秀的鼻子气外了。所以,下班以后秀也变得不想回家,她开始约朋友出去玩,后来在“今晚八点半”酒吧她认识了京生。


京生在一证券交易所做管理工作,之所以能引起秀对他的注意,是因为从45度角看他很像自己结婚前的男友,他是那种很健谈的人,爱玩、幽默、帅气、有风度,几次见面后秀甚至开始迷恋他了。秀每天下班会准时来到“今晚八点半”酒吧等他,她感觉到他也不止把自己当成普通朋友,时间长了他们真的开始喜欢上对方,但是她们从不谈论对方的家庭,秀能猜到他是有老婆的人,就像自己一样是一个独自出来寻找安慰和短暂解脱的孤独的人。


她们在一起的话题很多,他经常夸秀是个聪明美丽的女人,在他那里秀能看到自己的美丽,这是她在自己老公那从来得不到的赞许。见面的次数多了,她们的话题也更大胆,自然会谈到性和爱。有一天他们两个在酒吧唱完歌出来,在开车送她回家的路上他忽然把车停在了路边,他看着秀吞吞吐吐地对说:“能陪我一个晚上吗?就一个晚上”,秀居然没有一点吃惊的表情,她淡淡的一笑,点点头居然同意了,她觉得这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接下来的一整夜,京生都让秀一次次地体味着做女人的快乐。也许一对男女在一起的时候多了,真的会生出些情爱来。


那天晚上,秀跟正在加办的老公撒了个慌,说大学时的好友来出差,晚上一起玩聊天就不回家了,那是她第一次跟老公撒谎,老公很信任她,没有任何的怀疑。但那一次的红杏出墙还是让秀愧疚了很长时间。

秀也最近经常在想,这段时间是不是把京生当成了自己的第一个男友?自己和京生算不算情人关系?而现在自己的婚姻究竟又算什么呢?其实,秀是一个恋家的人,她和其他的女人一样,想找一个自己爱的男人,生个漂亮聪明健康的孩子,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出轨,她也很想好好过自己的生活,但是,她真的感觉现在并不十分幸福快乐,立军虽然对她很好,但她和老公之间几乎没有任何沟通的话题,没有相同的情趣,立军每天就知道工作、吃饭、睡觉,甚至连对自己老婆出轨都毫无察觉。秀心里在想,他到底有多爱我?这样平淡的婚姻究竟还能坚持?不是我真的想红杏出墙,而是因为这围墙太矮了呀。


出轨后的一个月内秀没有再去过“今晚八点半”酒吧,不知道为什么她好象有意在躲避京生,生活也还是老样子,平淡而枯燥乏味。可是有一天下班前,她接到立军的电话:“他晚上加班要晚回会家”,刚撂下电话,她突然又接到京生打来的电话:“今晚有时间吗?七点我们在老地方见面谈谈呀”,秀原本平静的心又起了涟猗,但她好象是不假思索地就回答说:好吧!她迅速到洗手间,对着镜子精心打扮了一下自己,看着镜子里苗条的身材,秀摇头笑了笑,便快步下楼,拦了辆出租车,上车后,师傅问:去哪儿呀?秀犹豫了一下便说:“今晚八点半”酒吧,司机师傅听完笑了,边按计价器边说:“嘿,今儿可是真邪性第七趟往哪里跑了”,秀一听也会心的笑了,心想这个老土,不知道今是“七夕”呀,出租车一溜烟的向东开去……


男人们呀,好好想想吧,想想自己怎对待家里或身边的那个女人吧。否则,先生们也许不得不面对“满院春色关不住,千支红杏出墙来”的尴尬场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