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初出茅庐 这还是人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当多年以后,已经彻底走出战乱阴影的春秋大陆,已经在安定,和平的环境中变的繁荣昌盛的时候,倍感生活幸福的民众,忆苦思甜的缅怀起在那个战乱的年代中,春秋大陆上那些为了理想,奋斗一生的英雄们,他们最终的命运或许已经成为不可篡改的历史,但‘成败’二字已经不能成为评判他们功勋的标准,人们更多的,是对他们的执着的精神,感佩不已。


如果有人一定要问,在那个群雄争霸的年代,哪一位英雄人物最伟大,这个问题的结果或许会有很多种答案。毕竟,每个亲身经历了那个战乱年代的人们,都曾经无数次被那些英雄的事迹所感动。但是,如果要问他们当中哪一个人最无耻,最残忍,春秋大陆上所有的正直善良的人们,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选择。


而能在如此众多强有力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得到这个名号,对于司马奇来讲,也实在是:实质名归,当之无愧。



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天刚亮,性格炽热的太阳伯伯就干劲十足的开始了自己一天的工作。春秋大陆的居住环境本来就不适合人类居住,一年到头只有两种季节,夏天极热,冬天巨寒。可是,就在这种环境中,春秋大陆的人民们靠着自己勤劳的双手,创造了璀璨的春秋文明,实在是不能不让人感叹其顽强不屈的生命力。


本来已经对这种酷热习以为常的人们,还是觉得今天的天气热的有点反常。


哎!!环境破坏啊……


可是,赵木同学今天的心情却是格外的好。因为司马奇老师今天正式上岗,准备教他本领了。


两个人面对面的站在屋外的空地上。


与赵木同学的表情形成鲜明对比是,一贯精神满满的司马奇此时却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面露疲惫之色,不住的打哈欠,显然是有些睡眠不足,而且赤露的手臂上居然还有几道绯红的伤痕,像是被什么锋利之物抓伤了一般。


看到司马奇这种倒霉样,心地纯洁的赵木同学都不禁有了这样的想法:这个老男人昨晚鬼鬼祟祟的溜出去干嘛了!!!这个老男人真是麻烦,花花肠子,有点生理需要还没有地方发泄,整天没事找事。这男人要是到了更年期啊,还真是……!!!哎……!!!


想到这里,赵木同学的脸上不由流露出一种同情的神色,轻声的问道:“叔叔,您没事吧!”


司马奇定了定了神,缓缓说道:“没事,我今天就开始教你本领,你可要认真啊!!”


赵木听了心中一喜,拱手大声道:“是!”


司马奇看着干劲十足的赵木,满意的笑了笑,但是那眼神总让人觉得怪怪的,使的此类经验丰富的赵木心中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司马奇走到空地的中央,对赵木说:“我先教你一些基本的身法。只要你将其熟练的掌握,那以后无论是遇江湖之斗,还是冲锋陷阵都大有裨益。而且这也是修炼上乘武功的必经之路。我说的这些,你可听明白了?”


赵木心中大喜,回答道:“赵木紧记!!”


“恩”司马奇满意的笑了笑,接着说道:“先前我让你干你那些砍柴挑水的杂活,已经让你的体质受到了充足的锻炼。如今,你臂力已足,脚功已稳,再加上夜出狩猎,不仅练出了灵敏的视听之感,而且让你反应灵敏,行动迅速。这一切,都为今天的训练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赵木同学一听见这番话,脸上顿时笑开了花,说道:“赵木愚钝,全仗叔叔教导有方!”


“能有这样的成就全是你勤奋刻苦,坚持不懈的结果”难得司马奇这个老男人今天居然这么谦虚,真让人觉得有些奇怪啊!!


赵木此时已经完全沉浸在丰收的喜悦中,完全没有再去细细品味司马奇这番话里的深意,随口答道:“谢叔叔!!”


“恩!”司马奇看着赵木的反应,心中暗自得意,脸上却可意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继续说道:“在正式教你之前,我要先考验你下你现在的能力,以便据此确定对你的教导究竟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这个过程对现在的你,可能会有一点小小的困难,不过我对你很有信心,你愿意接受考验吗?”


对于司马奇这种说话老是习惯于藏头露尾的老男人来说,“一点小小的困难”这种谦虚的话语居然从他的嘴里冒出来,其中代表着什么含义,自然是不用多说了!估计最低的标准也应该和‘两肋插刀’这种事情一个级别吧!!!


心智单纯的赵木同学听见司马奇居然这么看得起自己,心中好一阵感动。此时,他已经是热血沸腾,英姿勃发,心中那份英雄豪情已经被彻底的激发出来,准备克服一切艰难险阻,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取胜利,大声答道:“赴汤蹈火,再所不惜!!”



无知的人们总是被一时的喜悦蒙蔽了双眼,而忽略的危险正在悄悄的接近。荆坷刺秦王,古来教训已久!请问,要不是秦王看着燕国的地图,为即将到手的领土乐的喜不自禁,忘乎所以,疏于防备的话,那一把小小的匕首,能有丝毫的机会可以威胁到他半分吗?


所以说,福兮祸所伏。哎!!这人啊,真是……



此话一出,赵木同学就等于接过了司马奇这个狡诈的老男人递过来了另一个精心准备的绳索,自觉自愿,欢天喜地的把它套在自己脖子上不说,打心底还真新实意的对他满口感激。


“好”司马奇不禁大声击掌叫好,心里却忍不住有一点点小小的遗憾:都这么多年了,这个傻小子居然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是这么容易上当,就这么栽了,搞得一点悬念都没有。这么单纯,将来怎么在江湖上混啊!!!真是孺子不可教啊!


“大丈夫立身天地,就应该有这样的豪情!!”司马奇一脸真诚大声的说道。心有城府的人就是这样,心里想着一套,嘴上说的却是另外一套。这个狡诈的老男人,害怕赵木知道真相后,会反悔而临阵脱逃,为确保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他居然又不失时机的给赵木同学此刻的万丈豪情,添柴加火。


看着赵木兴奋的表情,司马奇知道:这顶‘大丈夫’高帽子给赵木戴上以后,这傻小子就再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


毕竟,人都是好面子的;而那些自以为是的男人更是这样。当你以后听到有个稍微漂亮一点的女生面带鄙夷的对身边的男生说上一句:“哼,这都不敢,你还算是男人吗?”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又有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要做傻事了!!!!



看着赵木满脸坚定的表情,司马奇轻轻的笑了笑,笑的那么冷,那么迷人,那么令人发狂。他走到自己的屋子门前,缓缓的把门打开了。


当屋里的庐山真面目缓缓的呈现在赵木同学的眼睛里的时候,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的身体,重重的瘫倒在了地上,目光呆滞的盯着前面,再也无力挣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