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叹红颜 ---历史上的绝色女人们

新六军 收藏 25 2284
导读:欣欣然学社/文 新六军 [I]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I] 古之能称红颜者,如非天姿绝色,万种风情;便是才高八斗,德慧内外。千古文章纸墨内,名家大师清笔下,只在红颜的颦笑中,便使得英雄气短,天地惊泣。仿佛美人的纤纤玉手,犹胜万千刀剑,轻易决定着将相成败,江山易主。细品之下,众多红颜何其可怜,觅已幸而不得,负骂名于天下。男权社会下的士大夫们的狭隘和卑劣,由此可见一斑。纵观历史上名女人们,冰肌玉肤的身子任由史家们涂抹,凡千变万化离不了三类,或

欣欣然学社/文 新六军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古之能称红颜者,如非天姿绝色,万种风情;便是才高八斗,德慧内外。千古文章纸墨内,名家大师清笔下,只在红颜的颦笑中,便使得英雄气短,天地惊泣。仿佛美人的纤纤玉手,犹胜万千刀剑,轻易决定着将相成败,江山易主。细品之下,众多红颜何其可怜,觅已幸而不得,负骂名于天下。男权社会下的士大夫们的狭隘和卑劣,由此可见一斑。纵观历史上名女人们,冰肌玉肤的身子任由史家们涂抹,凡千变万化离不了三类,或媚惑主上,误国误民;或背弃妇道,纵情淫奢;最好一类也不过是身为权势的礼物,稍得褒颂而已。


“痛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此典故里的陈圆圆,其内心至多盼望着脱离风尘,有心爱的人为她点痣描眉。一众臭男人却生生的把她变成玩物,你抢我夺。大明之亡的责任无一人敢站出来承担,于是一些无耻文人便把罪过推给手无缚鸡之力的陈圆圆。且看诗句里的吴三桂反而还有几分至情至性,敢爱敢做的男儿气概,所恨的便只剩下唤作“红颜”的“祸水”。晚年的陈圆圆拌着清灯古佛,焚香弄琴,一个“寂静”的道号表达她怎样的心情?无奈最后只能莲花池里一碧丹霞掩余香。正所谓:“沧桑一段风流话,凭吊香波惜玉容。”如果苍天有眼,怎会让她去做《圆圆曲》里的主角,青史留名又如何?到头来人间众口评说尽轻薄!

“众皆封神逍遥去,妖身独负万千罪。”比陈圆圆更冤枉的妲己,本是苏家的掌上明珠,天姿聪颖,知书识礼。只因为商纣残暴无道,总要找一个令男人变坏的由来,于是一个善良的美人胚子变成了九天玄女派下凡间的特殊妖物,一只坏事做绝的九尾狐狸精。酒池肉林变成了妲己的罪证,满朝文武都因为她的阴险毒辣而被迫离去,同时离去的,还有那她柔弱肩膀扛不住的殷商江山。一出荒诞的封神闹剧,却要往一个无辜的美女身上尽泼脏水,可叹便是无数岁月的风雨冲刷,仍然无法洗去那些卑劣的墨点!

“花钿委地无人收,敢笑明皇不丈夫。”一个曾开创盛世的老人,让自己最钟爱的女人为他的晚年昏庸去赎罪。纵然之后思念涕流,却只能但听羯鼓响,不闻琵琶声。早知如此,当初他便应该跟随杨美人走向那条白绫。在马嵬坡上香消玉陨的杨玉环,把国家的兴衰系在她的身上是何等的残忍。薄命的原因并非是因为身为“红颜”,对美色趋之若鹜的男人们的恶行早已为她安排好了结局。只有不前的六军和新剥的荔枝见证了美丽容颜的悄然而去,从此天下不见“回眸一笑百媚生”,独留白云悠悠,千载哀叹!

“卷廉收杆失手时,淫贱狠毒身后名”,这样的惨事,何其可叹。一个出身贫寒的“红颜”,权贵、乱世远离她的生活,一心只想追求普通女人的幸福,奈何苍天捉弄,世道炎凉。那邻家绝色潘金莲,只是勇敢的站出想摆脱禁固在娇躯上的悲惨人生,便被不解风清的愚鲁之辈口诛笔伐,仿佛只想此尤物在得不到爱情的炊饼屋里枯萎凋零而终,才能满足他们变态的龌龊心理。自古而今,一座贞节牌坊,沾有多少窈窕女儿的血泪。幸而金莲的香魂在经过了千年的屈辱之后,终于听到了理解和怜惜的声音!

“琵琶犹奏长安曲,塞外霜寒愁雁落。”汉时的王昭君,可算是古代美人中较为幸运的一个,在大漠射雕的单于虽然是塞外粗人,却颇懂怜香惜玉。但透观昭君其一生,仍然不乏可叹之处。这位“南郡首选”只因一颗“莫须有”的丧夫落泪痣,便被孤影冷宫三年余,无奈只得挺身而出赴苦地。大汉男人们只因在战场上的怯懦,便把女人当做外交礼物送以敌人。远离中原繁华笙歌曼舞处,出塞任凭风刀雨剑摧娇容。如此的人生,岂是她真正内心之愿?且听朱唇轻启唱出的《出塞曲》,那悲凉的歌声中含有多少女儿辛酸泪!

“落霜应悔叹明月,清白何须侍二狼?”天姿国色的貂蝉,只因为在深夜里幽幽的一叹,便引出所谓“意在忧国”的王司徒的一拜。这一拜,把这个“闭月”的小歌女拜进了乱世奸贼的怀抱。当一众王公大臣都束手无策、战战兢兢之时,却是一位巾帼拯救了他们风雨飘摇的汉家江山。这位胆色俱佳的奇女子,在两个如虎似狼的男人中委身周旋,须得忍受着何等的屈辱和难堪。著名的连环记里,最大的受害者何尝不是这位红粉英雄?而故事的最后,更没有为她留下一曲挽歌。千百年倏忽,逝者如斯夫,一身娇艳的貂蝉留下了一生的谜团。凤仪亭前的妩媚身影,却在白门楼后不知所终。更深月影下,只留下香炉中的清烟独自寂寞。


天下绝色已随风尘去,犹笑我辈痴颠自风流。遥想美人风采,既惊羡那身姿的婀娜,更感慨故事的传奇,然“红颜”们的悲惨身世,常使天下英雄痛惜长叹。奈何这一声声的叹息中,却唤不回那千古的颜色,万世的风情!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