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抹去的性伤痛!

西夏人 收藏 1 101
导读:2004年,就在我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我第一次打了她。   “我已守不住这个秘密了!”她流着泪向我忏悔:因为我老在外奔波,聚少离多,她特别寂寞,有一天她独自去酒吧借酒浇愁,喝醉了,和一个过来搭讪的陌生人倾诉心曲,也因为喝醉,她稀里糊涂就和他去了宾馆……   我们八年的感情、我对爱情和忠贞的信心瞬间被摧毁,那一刻,我的心似乎都停止了跳动。   “啪——”我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她抱住我的双腿,不住抽泣,我厌恶地推开她,从齿缝间挤出两个字:“离婚!”摔门而出。一出门,男子汉的泪水止不住涌了

2004年,就在我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我第一次打了她。


“我已守不住这个秘密了!”她流着泪向我忏悔:因为我老在外奔波,聚少离多,她特别寂寞,有一天她独自去酒吧借酒浇愁,喝醉了,和一个过来搭讪的陌生人倾诉心曲,也因为喝醉,她稀里糊涂就和他去了宾馆……


我们八年的感情、我对爱情和忠贞的信心瞬间被摧毁,那一刻,我的心似乎都停止了跳动。


“啪——”我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她抱住我的双腿,不住抽泣,我厌恶地推开她,从齿缝间挤出两个字:“离婚!”摔门而出。一出门,男子汉的泪水止不住涌了出来。八年的感情啊,怎么能说散就散呢,就算打烂了皮肉,筋骨还相连啊!当初,我和她刚来北京,住在没有暖气的平房里,一到冬天,她冷得睡不着,我就把她冰凉的双脚放在怀里取暖。她放弃了父母为她找的好工作,和我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北京,有时中午为了让我吃上顿热乎可口的饭菜,亲自动手做了,几番辗转送到我上班的地方。那时候,我们为了省车钱,可以在冰天雪地里走很长的一段路,她最喜欢用手指在雪地里深深刻下我的名字,再画一只小猪,轻偎在我身边,哈着白气笑道:“我爱这只猪,永远,永远……”


现在我们有了自己的家,有了富足美好的生活,她却偏离了轨道,我一切的奔忙,似乎都失去了意义!


凌晨一点,我步履蹒跚地回到家。她蜷缩在沙发的一角,还在哭,看到我,她光着脚跑了过来抱住我,哽咽道:“我对不起你,求你别离开我好吗?我再也不会了……”有那么几秒,我的心弦被轻轻拨动,可是,想到她做的事情,我立刻又硬起心肠把她推开了。


之后整整三天,她仿佛赎罪一般,整天在家里做这做那,小心翼翼。她看我的眼神愧疚而怆然,好像在绝望地等待着我的判决,而我对她不理不睬。第四天,我去公司上班,忘了拿钥匙,她没穿外套就跑着送下来了,寒风料峭的三月,她穿得很少,我随手把风衣披在她肩上,那一刻,我和她都僵住了,她的眼泪刷地流了下来。


我原谅了她,可是一层无形的屏障却隔在了我们中间。夜里,躺在床上,她常试着伸过手来抱我,我也没有心情回应。我无法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毕竟在她身上残存着另一个男人侵略的气息,每一想起,我就头痛欲裂。有一晚,她很坚决,手执著地探向我的敏感处。被压抑的男性欲望开始燃烧,我的呼吸急促起来,一把抱住了她。就在此时,电光火石般,我想起了那个男人,他曾疯狂地侵入过她的身体,我一阵恶心,像是要报复她,我把她重重地压在身下,动作粗暴无比,恶狠狠地讥讽她:“我和他,谁厉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