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社原创]敢问路在何方?-小绿说军文

和红色猎隼、帝国骑警队一直谈过很多,那就是关于未来军文的走向之路。有时候和阿隼,阿酷他们聊天时,总是笑着说“但愿品茶而论,纵谈天下之事,便是乐事”

对于军文的走向,借阿隼的一句话“我不会因为世俗而改变”,写我自己想写的,至于读者的受众群,我不能保证。

鹤剑飞的《燃烧的海峡》我批评过不少,尤其是很多常识性的错误,甚至有些没有给小飞面子。比如他把侯镜如的描写写错了,比如把塔山之战写成了登陆战,等等,等等。

小绿一直以来有个疑问,也和小飞他们谈过,什么是军文?什么是未来军文的走向?

记得当初有位白面书生,叫做‘令羽鹰狼’,此人大概大家都不陌生吧。说来小绿也是此公的老婆--‘羽毛球’带进门的。应该说,《鹰狼传》、《汉风》都是一个跨时代的作品,算得上中国军文开始的第一个巅峰。2005年的那次事件之后,军文饱受打击,此后堪称军文的我想只有三本书《兵王》、《唐-玄武门》、《朔风飞扬》,无论是漠北狼、老克、还是阿弩,都是这个时期的精品作者。

对于军文的未来,其实我总是有一个笑话:穿越回到过去的,抗日战争时期的很多书,太把日本人想成白痴了,某个特种人士,能够一次打死的鬼子,就等同于8年抗战之数了。

在此要推荐下《蓖麻花开》,那才是真正的农村抗日。我不知道很多写手是不是信手而写,或者只是迎合读者罢了。很多军文只怕是从来没去过图书馆吧,查过相应的资料吧。记得某本书写道“一次接战,同时发射了6枚导弹,击落敌机”之类的,这不是小小的错误吧,只能说作者没有常识,没有常识还写什么军文?

再有很多作者,花了功夫写成的书,根本没人欣赏。记得红色猎隼跟我说“看到他们叫好美欧开战的时候,他的心是那样的凉!”

还记得有一本漏洞百出,可笑逻辑常出的书,作者非但不去面对,更加是变本加厉,我不知道,未来的军文走向在哪里?

《獒》这本书,很不错,但只能走出版,为什么?因为读者不会太喜欢,现在的读者需要的是‘统一流’、‘穿越王霸之道’,这不能不说是个悲哀。

有一次和红色猎隼他们笑谈之余,说起军文之路,阿隼有言“潮流之道,你我背道而驰,有如溯水行船尔”,我笑了笑,没有给予回答。难道不是吗?的确是这样,《天狼》比《南海扬帆》突破千百倍,然很多读者皆呼看不懂。这不能不说是个悲哀。而此等之哀,大概只有我这样和阿隼差不多的,一有时间就去图书馆,甚至找国外朋友帮助找资料,幸苦码出字来,但却没人认同,这不能不说是种悲哀。

什么是悲哀?难道仅仅是来自于作者?错了,并不仅仅是作者,还有来自于读者,并延伸到整个社会。

何谓悲哀?熟悉日本历史的朋友可以解释下‘山县友朋’和‘伊藤博文’这两人有何不同。可以解释下‘北一辉’为何人,226事件。小绿有句话总是说“高举着爱国旗帜,祸害国家的人方才最可怕”

动不动‘核平日本,灭了美国’,小绿不懂太多的军事,不懂太多的政治,更不会这样的去叫嚣,我大学读书也没读出个“质疑朝鲜战争的正确性”“批评先主席,太祖公”这样的东西出来。

小小的军文浓缩了这些,纵观而下,文中笔墨着笔之处,有何之言?难道某些人认为的“CS可以代替正规军”“模拟飞行游戏,可以为我们培养后备飞行员”这样的吗?

我曾哀叹说《荣誉》,吾之败笔也!红色猎隼笑言“以《功勋》之笔,而观《荣誉》,望尘莫及也”,我再次笑而不言,的确是这样,《荣誉》前半是堆积板砖,盖房子的....后半才是很多人所喜欢的。我不能不说是个悲哀,对我,对读者都是悲哀。

笔,心之所然。想写什么,不想写什么,皆是一杆笔(当然了,现在都是google拼音,和五笔),然而有多少人用心来写的?用自己的真才实学来写的?

小绿曾经回答过很多写手的询问“怎样写好一本书”(在此鄙视下自己,靠着本破《荣誉》很多人都把偶当神了....),小绿并不是神,无从而答,只能回笑而言“用心写,用自己的心写”

的确是这样,读者花钱看你的书,你不用心写,用胡编乱造之言,用狗屁不通之语,且不说常识如何,且说文笔是否通畅,怕是很多人便是无言了。

一心想着骗点击,VIP,捞钱,这样对的起谁?读者?还是书库?

要知道读者是用钱来看的,书库,就更不说了,谁都知道铁血书库是‘军文第一书库’,砸了谁的招牌?

中国军文之路何在?靠谁,我只能说靠漠北狼、老克、阿弩、红色猎隼、帝国骑警队、蓖麻花开这样的作者,靠用心写书的作者,靠真正写书的作者。而不是靠那些文笔狗屎不通,错误一大篇的写手。

也许小绿的话重了,甚至很多人会对号入座,但小绿从来不说假话,也许难听了,但终归是实言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