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初中一年级,厕所里抽烟、喝酒、打架、敲诈

到了初中,我们一下子矮了许多,由鸡头变成凤尾。

我们再也不敢称老大了,因为我们曾经吃过苦头。那是入初中两三个月的时候,我与大佬就在班中称了老大,闲的没事干就搞些恶作剧欺负一下小同学,结果在一个晚自习的时候被学校老大也就是初三的学生叫到厕所里,简单呵斥了几句,就每人脸上挨了几巴掌。事后得知,我们惹了学校老大的小弟,那时学校老大在每个班级都有小弟。有了这一次教训,我们收敛了许多。但时间长了我发现大佬跟那个学校老大常混在一起,我不断追问,知道他在用烟酒向学校老大行贿,套近乎,他也成了学校老大的小弟,因为大佬的关系,我也成了他们的跟屁虫,学会了抽烟,至于酒嘛,我早就会了。

晚自习是我们的主要活动时间,厕所是我们的主要活动场所,晚上很少有人敢独自上厕所,独自上厕所就意味着羊入虎口。

一次一个二楞子男生自己跑到厕所接手,我们互相使了个眼色,知道不是我们的人,学校老大就过去了。“小同学,去,买几根冰棍去,哥们热了。”那男生在蹲着,可能吓懵了,一时未答话,学校老大抓住他头发就是一巴掌,“听见没有!”一声大喝,吓的小男生赶紧说好好好提着裤子就往外跑,只一会儿就屁颠屁颠的买回10根冰棍,学校老大拍了拍他肩膀说:“行,挺懂事,记着啊,有谁欺负你,你就到这里来找我,我给你出气。”小男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随着学校老大的一个手势跑开了。

不知谁从哪里搞来了一支气枪,我们便在厕所墙头上放了几个瓶子,轮番上阵打,打中者总是迎来一阵叫好声,结果老师就摸了过来。别看我们平时呼朋唤友玩世不恭的,见了老师还真有些害怕,老师喝道:“谁在打枪?”谁都没搭话。老师又提高了分贝问:“谁打枪了!不说,就把你们都叫到政务处,找你们家长来。谁?站出来!”一个男生在学校老大的偷偷示意下站了出来,“老师,是我。”“枪哪来的?”“我从我哥那拿来的。”“拿着枪,跟我走!”那个男生大义凛然的拿着枪跟老师走了出去,那架势好像是他在拿着枪押着老师这个俘虏,我们只觉得好笑。结果,枪被没收了,那个男生被教育了一顿也放回来了,一回来,他就受到隆重的接待,大有英雄凯旋归来的场面,啤酒、火腿肠、榨菜、花生米、香烟等等一大堆,当然,这次没在厕所里,而是在厕所墙外的一片田地里。

在上晚自习的一次,有人叫我们出去,一出教室门,来人就告诉我们出事了,要我们赶紧去据点,就抛开了,我与大佬还有同班的另两个学校老大的小弟跑到了厕所,发现厕所里好些人,一问才知道学校来了个外地学生,初三的,挺横,冒犯了学校老大,学校老大召集人马,准备收拾一下那外地小子。我们三三两两的撒尿聊天,一会儿有人说“来了”,我们便装作上厕所的样子,眼睛在往门口瞥。进来一个人,我们都不认识,我与那人对视了一下,从他眼中看得出,他根本没吧我当盘菜,毕竟在他眼中,我是那么矮,那么小。他径直走到了学校老大面前,学校老大周围有七、八个初三的学生,可他却丝毫看不出畏惧。说了没几句就开打,是一对一,以前我只见过锁喉把人放倒的,对方说服软的话就放手,不说服软的话就那么压着,可这次截然不同,一招一式都是那么专业,每一拳都打得非常狠,几番下来,学校老大脸上便青起一块,嘴上留着血,外地小子的鼻子也破了,看起来学校老大吃亏比较大。再度开打,是八对一,只几下就有四、五个人被甩开了,有倒地的,有碰墙的,有捂眼的,有揉脸的,其余全傻眼了。学校老大再挥手,没一个敢上的了。外地小子操着浓重的东北口音指着学校老大的鼻子尖说:“就你着熊样也敢称老大?手下连几个‘老铁’都没有,你差老劲了,这玩意儿要传出去你都丢老人了,你知道不?”学校老大看着对方,没说话,也没动手,对峙了一会儿,外地小子道:“你瞅你妈比你瞅,咋的,还不服啊,来,咱俩再拉开架势练练来,你们就这几个人,不行,来,多上几个,我瞅着你这小弟也挺多啊,好家伙,一厕所全是。我还以为碰上黑社会了呢,感情全他妈比一堆大粪臭虫,操!”我们这一群小弟互相看了看,谁也没敢上。结果大家用目光欢送着外地小子大摇大摆的走出厕所,心里直喊:热烈欢送,热烈欢送!

学校老大蔫了,直到毕业,他也未敢弄出点儿什么大事儿出来。


咦,发错了,怎么发到生活客栈了,请版主删了,我再往学生时代版块重发一遍。谢谢本区的版主。谢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