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如何正确的培养孩子的彗根

建设性因素1:检查

检查是一种了解我们孩子的理解水平和能力水平的方法。另外,父母对孩子的检查也会帮助孩子了解和发现自己的能力。


还回到刚才史蒂夫的那个例子,他母亲如果感到要提醒孩子关于外衣的事时,她可以说:“亲爱的,天气怎么样?出去前要不要带件衣服呢?”


如果家长愿意花时间进行检查,这表明家长尊重孩子自己做决定的能力,他们给孩子留下了发展的空间。检查是先入为主的合乎逻辑的替代品,它不仅在亲子关系中有用,它在所有的人际交往中都很有用。“我没有告诉你是怕你知道了会很恼火”,这种说法就是一种对人很不尊重的先入为主,这种先入为主本身常常是引起愤怒和挫折的根源。支持性的积极说法应该是:“我需要跟你核实一件事。我知道这件事可能会使你难受,我还是认为最好跟你讨论一下。”这种方法至少给配偶提供了一次尝试的机会。


检查,这种方法的核心是用对话和耐心来代替先入为主的偏见。作为家长,或者说作为一个社会性的人,我们随时应该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对方对这件事知道些什么?他是怎么看的?他准备学习或改变吗?他能做吗?我怎样来找到前面这几个问题的答案呢?”


建设性因素2:探索


在了解孩子们对某一种体验的认识后,家长应当更进一步地引导他们思考这种体验的前因后果及其对将来的意义。花足够的时间与孩子一起讨论、探索他们的体验是非常有价值的。这样做至少给孩子们传达了这样的信息:“我认为你有能力控制情景,并提高自己对事情的理解水平。与其匆匆地把我的看法强加给你,我愿意花时间让你自己去体验。”下面的这个例子说明了这种方法。


玛丽忘了从家里带自己的午餐。学校的秘书允许玛丽给她母亲简打电话,以便让母亲把午餐给她送到学校。简拒绝这样做,学校的老师认为简很残酷,对女儿不负责任。


但是简对自己是否表现得有责任心并不感兴趣,她感兴趣的是让女儿玛丽从这件事中学会自己负责,所以简同意学校让玛丽走回家吃午饭。


玛丽对于母亲让自己走回家非常生气。简把饭放在门口,自己去浴室冲澡去了。玛丽径直走进浴室,想向妈妈发火并想让妈妈把自己开车送回学校。这时简发话了,她说:“亲爱的,我现在正忙着。你得赶紧回学校去,随后咱们再讨论这件事。”


放学后,当简发现玛丽开始冷静一些了,她听着玛丽向她发泄不满,说她自己因为母亲不给她往学校送饭而非常尴尬。听完后,简问女儿:“你知道我是真的爱你的吗?”


玛丽承认母亲爱她。简又问:“你知道我这么做是在为你好吗?”


玛丽说:“在你不愿给我往学校送午餐时,我看不出来你是为我好。你看起来对我毫不关心。”


简说:“亲爱的,咱们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忘了带午餐呢?”


“我匆匆忙忙地赶校车,忘了带了。”


“在学校发现自己没有午餐可用时,你感觉如何呢?”


“那时我只是想吃午餐。”玛丽说,“我感觉饿。”


简又问:“你从这件事得到什么教训了吗?”


“哦,我现在明白了,你不给我送午餐是想让我自己对自己负责。我太粗心了。我可以把午餐每天都放在门口,这样就是我着急的时候也不会忘了带。”


“你还能想起别的什么事吗?”


玛丽想了一会说:“对了,我应该一听到闹钟响就起来,这样就不会匆匆忙忙了。”


简这时跟女儿开起了玩笑:“你认为我会给你往学校里送饭,剥夺使你学到这么多东西的这个机会吗?”


比起父母来,经过反思的人生体验是更好的老师。当一个身材健康的孩子,在一个不太冷的天气里不穿夹克衫就出去玩时,他的感觉顶多是不舒服而亦,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拯救型的家长会说:“一定要穿上夹克衫,亲爱的,外边很冷。”。当孩子不穿夹克跑出去,冷飕飕地回到家,一个解释型的家长可能会说:“现在你知道那么冷地天不应该出门了吧。你那么做是很傻气的。”但是明智的家长会让孩子自己从经验中学习。当孩子冷飕飕地回到家后,一个鼓励型的家长可能会说:“昨天你出去玩并不觉得冷。这两天有什么不同吗?”


“昨天我穿着夹克,戴着帽子和手套。可今天我只穿了个T-恤衫。”


“如果你想暖暖和和地在外面玩,你应该做些什么准备呢?”


“哦,我想我应该穿着夹克。”


“对了,亲爱的,你要想暖和,就得自己想办法。”


一位母亲曾告诉我们,她的女儿莉萨从来是一拿到每星期给她的零花钱马上就乱花,等到周末想用的时候常常是一点都不剩了。这位母亲曾经无数遍地告诉莉萨如果不加计划,花完后她会后悔的,但是每次结果仍然是一样。我们建议这位母亲下次遇到同样的情况,不要急于解释或拯救,而尝试让孩子自己对自己负责。在给莉萨发了零花钱的第二天,她要买一个蛋卷冰淇淋。这次这位母亲按照我们的建议,问莉萨:“如果明天你没钱了,你想你感觉会怎么样呢?这周内你不再需要钱买东西了吗?”


莉萨爽快地说:“我看,我并不真的需要冰淇淋。我敢肯定这星期我还要买别的东西。”


这位母亲感慨地告诉我们说,在按我们的建议问那些问题时她觉得很不自然,她甚至没有耐心等待孩子回答她的问题。但最后她终于静下心来按照建议做了。结果是孩子开始为自己负责,而不是象过去那样出于逆反心理而故意违背母亲的建议。


的确,母亲过早地提出建议、解释后果,其实是对孩子自主权的一种侵犯,孩子们为了保卫自己的那点“主权”,有时会故意违背父母的意愿,做出明知对自己有害的事情。这怨谁呢?拯救型、解释型的家长肯定有责任。通过解释和拯救,家长阻碍了孩子判断能力的发展,伤害了他们对自己能力的自信。但是,通过探索这种建设性因素,我们却能帮助孩子发展自己良好的判断力。


建设性因素3:鼓励或邀请


人类无法依靠责任感来用心思考,我时时刻刻需要一点成功来保持精力的源源不绝。--B.Russell罗素


通过上面的例子,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如果人们是被邀请或者是被鼓励去做某事,那么他们就会更乐意、更合作、更负责。对孩子也是这样,如果他们被看成有用的人,而不是需要对付的目标,如果他们是被邀请来参与和贡献,而不是被命令和被要求必须服从,如果他们的错误是被看作学习的机会,而不是失败,那么孩子们就会生机勃勃,信心大增。


伟大的科学家乔纳斯.索尔克是脊髓灰质炎疫苗的发现者,他很理解激励的含义。有一次人们问他:“你取得了如此卓越的成就,彻底结束了脊髓灰质炎对人类的肆虐,取得这样的成就后,你是怎么看待先前的200次失败呢?”


他的回答是这样的:“我这一生中从来没有经历过200次失败。我们家从来不用“失败”这两个字来思考。前200次实验增加了我的经验,让我学到很多东西。实际上是我做了201此发现。没有前200次的学习,我不可能有这次的发现。”


温斯顿.邱吉尔也是在鼓励的气氛中长大的。他不会被错误吓倒,如果他犯了错误,他所做的只是重新思考这个问题。有人问他:“温斯顿爵士,你在学校中学到了什么东西,能使你领导英国走过最黑暗的时刻?”


温斯顿考虑了一会说:“我在高中的时候,也渡过了同样的两年时光。”


“你那时失败了吗?”


“不,”温斯顿答到,“我获得了两种成功的机会。当事情进展不顺时,英国需要的不是卓越,而是坚韧。”


当我们鼓励孩子,邀请他们探索不同的可能性的时候,我们是在帮助他们形成一种积极的态度,使他们能从经验中学习,甚至从那些似乎失败的经验中学习。让我们看看下面这个例子。


汉森先生的儿子在周末要去郊游,汉森先生问他儿子要做些什么准备了。他儿子告诉了父亲他的计划,汉森先生发现计划中有些缺陷,但是不会产生太大的危害。


当孩子郊游回来后,汉森先生问郊游感觉怎么样。“不是很好,”儿子回答到,“我又饿又冷的。”


“为什么呢?”汉森问。


孩子答到:“我没有带足够的食物,我也没带夹克衫。”


汉森先生说:“有了这次经验,下次你该有些什么准备呢?”


“对了,我想我会看看天气预报,并带够吃三顿的食物。”


汉森先生的第一步是问孩子要做什么准备,鼓励孩子为自己的郊游做出计划。汉森先生虽然发现了计划中的缺陷(危害不大),但他没有急急忙忙地拯救孩子,而让孩子自己去体验。在孩子有了体验后,他用“探索”这一建设性因素来确保孩子从经验中学到了有价值的东西,而不是用“解释”这一障碍来把自己看到的东西强加给孩子。汉森先生通过“探索”这一建设性因素,创造了一种富有成效的学习的气氛。


斯蒂夫的一个养子也有类似的经验。这个男孩郊游时忘了带自己的食物。在郊游回来后,斯蒂夫问儿子:“从这次郊游你体会到了什么?”


这个小男孩回答到:“我知道了我是多么恨波洛尼亚香肠。”


斯蒂夫不解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儿子说:“人们只愿意借给我这种香肠。”


斯蒂夫说,“好了,你有了这次经验,下次出游你打算怎么办呢?”


儿子答到:“我要带一桶鸡肉自己吃,带一些波洛尼亚香肠给那些忘了带食物的笨蛋。


建设性因素4:祝贺


孩子们对外界的刺激具有惊人的敏感性。孩子们在正确的方向上那怕有一点点微小的进步,如果家长都能注意到并予以祝贺的话,那么这些家长就会看到孩子有更多的进步。祝贺其实很简单,它就是对进步或贡献的确认。“儿子,我很感谢你整理了碗柜,还把盘子洗了。”注意这句话,我们可以发现,祝贺仅仅是对别人成就的再认,它不加任何评价,更没有“但是如何如何。”


n因此不久孩子们就得到这样的结论:“如果我根本不理我父母,什么事也不干,他们会一边对我嚷,一边自己去收拾一切。我要做的就是尽我所能地忘掉他们的嚷嚷,这样我就自在了。”


记得我们说过,扑灭幻想和热情比使死气沉沉变得充满活力要困难得多(见史蒂夫的儿子帮助修了拖拉机后想当教师助手的故事)。如果我们对孩子期望过高,并不断指出他们的不足,我们就是在扑灭他们的生机和热情,把他们变得死气沉沉,为此我们又要花无数的精力来鼓舞他们的斗志,但还不见得有效。然而,如果家长对孩子每一点小小的进步都予以祝贺,那么他们就是在促进孩子一步一步地走向成功。


如果孩子们被当成独立的、自理的人,他们就会成为这样的人。当是,有时我们会一边鼓励孩子们独立,一边反对他们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事,从而使他们陷入两头作难的境地。


作家加里森.凯勒以儿子与父亲谈话的语气写了下面这个儿子与家长的故事:




学校在为给圣诞节准备节目,在星期日教我们学了“欢乐地面对世界”这支歌。叔叔和婶婶来家里吃晚饭的时候,你让我为他们唱这支歌。我说:“不,请不要让我唱。”


你说:“唱吧,请唱一个吧。”


我说:“不。”


你说:“到我死的那一天,我躺在棺材里,或许你在向下看我的时候,你会记起这次我让你做的事情,而你没有答应。”


因此,我唱了。可我吓坏了,被你说的死吓坏了。你中途让我停止唱歌,然后你说:“现在,继续吧,你会唱得比刚才好。”


几年后当我唱“奥克拉哈马”的花腔时,人们都说我唱得太精彩了,这时你说:“我几年前就告诉过他,他能唱好,可他不听我的话。”


可是我太听你的话了,这是我最主要的问题。你说的每句话都进入了我的耳朵,深入了我的脊髓。现在你在电话里问我:“为什么你从来不给我们打电话?为什么你把我们排斥在你的生活之外?”


因此我开始告诉你我的生活,但是你并不想听。你想知道的是我为什么不打电话。我不打电话是因为我没有什么要给你讲的了。你的声音在我的头脑中,从早到晚地响着。我即使开着收音机,也仍能听到你的声音。至到我死那一天,我这一生,随时都能听到你的声音“我告诉过你。”


史蒂夫的父亲也体验过这种两头都被堵死的景遇。当他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他的母亲对他说:“在你学会游泳之前,你不能去游泳,因为你会被淹死的。”从他的儿童时代到他的成年时期,因为害怕被淹着,他虽然尝试过,但最终没有鼓起勇气去学游泳。至到他当了爷爷之后他才成功地下了水,那是在在一大群孙子辈的孩子们的策划下,披着滑水带,穿着救生衣,扶着救生圈被推进深水中的。他们把整个过程都进行了录像。为了克服他母亲加在他身上的消极的限制性的预期,花了整整53年,他那一群具有创造性的孙子正准备庆贺爷爷的这一胜利。


祝贺的时间也是非常关键的。大姆指的作用就是让值得庆贺的进步看起来很明显。我们应该在孩子们有了进步或做出贡献后的第一时间进行祝贺。例如我们发现孩子把盘子放进了洗碗池,我们应该马上说:“亲爱的,把盘子放在这儿正是地方。如果你现在能来把盘子洗净,我会很感激。”家长要把对孩子进步的祝贺与对孩子提的进一步要求分开。当父母这样对待孩子时,孩子们会感到:“好家伙,即使我没有把事情完全做好,父母也会发现我已经做的,并表示感谢。看来努力真的是值得的。”


祝贺这种建设性因素的实质是把对孩子的期望变成现实,并庆祝孩子的这种实现。通过这种方法,孩子们理解了家长的心思:“我希望你发挥你的最大潜能。我希望你一步一步地获取你能力范围内的进步。因此,你每前进一小步,你都实现了我对你的期望,你都发展了你的潜能。这是非常令人高兴的。”


一个从来没有洗过衣服的孩子有一天突发奇想洗起了衣服,不过洗衣机里只放了一件衬衫。这时家长千万不要批评他浪费了洗衣粉和水,我们应该祝贺他做对的部分(如自己洗衣服),这是关键。下一次你可以在洗衣机旁的篮子里放上几件脏衣服,建议孩子在洗自己的衣服时把这几件也加进去。作为家长,我们应随时提醒自己,祝贺,针对的是孩子的进步,而不是总体的表现。


研究表明,成功的健康的人总是那些善于发现乐观因素的人,他们从柠檬中找柠檬汁,他们不会因为从柠檬中榨不出苹果汁来而抱怨;他们看到一个没有装满水的瓶子时,他们总是倾向于看到装水的那一半,而不是责备没有水的那一半。他们不会感到焦灼和压抑,他们总是很快地对那怕一点点在正确方向上的前进而进行祝贺。那些只看到自己没有完成的事的人,他们在一天结束,在开始休息的时候,体验到强烈的焦虑和压抑的情绪,从而更容易伤害自己和周围的人,容易变得更没有效率。作为家长,我们对自己,对孩子都要公平,在我们人生的道路上,我们要不断地庆贺自己的点点滴滴的成功。


建设性因素5:尊敬


尊敬的语言应该是这样的,“你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让我看看我是否明白了你的意思。什么情况下咱们俩须要核实一下?”


当一个人在需要做的事情很多而时间又很少时,他很容易对别人进行威胁、校正、指导和期望过高。紧张的时候,人们甚至也会对自己进行威胁、校正、指导和期望过高。在人们这样做的时候,他们就失去了通过对话来增长孩子的见识的机会。


当我们用尊敬来代替成人主义,当我们理解了人们的态度和行为扎根于他们自己的认识和信念的时候,我们就给孩子提供了内化自己经验的机会,也就是给孩子们提供了从经验中学习、总结从而增长智慧的机会。如果年轻人害怕去获得经验,或者他们周围没有比他们成熟的人跟他们一起分析这些经验,那么年青人想增长智慧是非常困难的。


为了避免成人主义,我们必须尊重别人,尊重别人的看法、观点、态度和行为,说到底,就是尊重别人的认识。例如,一个人为了表达对自己配偶的尊重,他可在出门前问自己的配偶:“你对我今天的安排是怎么想的呢?”;教师为了表达对同学们的尊重,在教他们一段课文以后可以问:“读了这段课文后,你从中得到了什么思想呢?”或者问:“对我的解释,你是怎么理解的呢?”;在工作中,我们可以问:“对于这个项目中需要我们做的事,你是怎么理解的?”


一旦我们能真心地用探索性的问题,诸如“是什么?在哪儿?什么时间?怎么回事?背景是什么?”等等,我们就是在尊重每个人认识的独特性。如果我们没有表示过这种尊重,我们就否定了人类最美好的特性:多样性。人类每个个体的独特性,对于个人和社会来说,都是最珍贵的。


中科院《儿童青少年心理素质教育及家庭教育》课题组推出专家顾问服务,主要解决家长在教育孩子中遇到的问题,困惑和怎样系统培养孩子卓越的“七”,让您在家就能轻松享受实践专家的科学教子方案和精心指导,保证你以简单有效的方式来正确培养和引导孩子,更加保证了您和家人孩子的良好沟通和快乐的家庭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