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红尘秀极,自号“红尘”,然盖为谐音故,他人多呼其为“轰动”。

红尘岭南人氏,性豁达,多侠气。红幼时饱览群书,初至铁血之时,好为诗赋,终日以诗会友。其作精妙,灵动儁秀,才气毕露,时引他人击节咏哦,高声赞好,皆谓他日红尘之才情堪追李杜。

其时,红尘得晤玄烨号航母。玄烨号航母者,铁血封楼帮主也,其麾下者众,谓封楼令出,此楼必封,隐隐王者之气,身挂四阳功勋,华光夺目。红羡之,咨玄何处以谋。对曰:“斯物乃于铁血水区所得,余累于水区司民工之职,终日盖楼灌水,经年有余,始有斯物,金不可易,铁血之主亦不可额外开恩赐人。尔欲谋斯物,无他途,唯效吾法,亦往水区为民工,经年累月不可间断,或可得之。”语毕,疾走直奔水区而去。

闻玄言,红愕然良久,掷笔于地,厉声曰:“丈夫处世,当断则断!今吾欲谋斯物,当速往求之。心恒者,万事有何难哉?”遂奋然封笔,抛却秀才之身,直往水区司民工之事。众诗友闻之,惊诧莫名。

红至水区,隐其书卷之气,以民工面目,灌水于各楼之上,常年累月,孜孜不倦。锥藏革囊之内,终有脱颖之时,其虽再未提笔为文,然因其侠义之气,慷慨之风,得于水区竖贤名,引得一众民工随之,以能作其友为荣。

某日,红终得四阳功勋,大喜过望。时,红与玄再遇,玄此间亦未停歇,竟得五阳之盖世功勋。玄谓红曰:“尔性坚忍,且多豪气,吾喜。尔可入吾封楼帮以助吾,如何?”红却不允,对曰:“余本书院闲人,以诗赋为乐,今来水区,尔知吾所为何事。今已达成所愿,本欲离去,见尔五阳功勋,喜之,遂留此地求之。然若入尔帮,则多桎梏之事,一刻不得离,非吾所愿也。”转身续灌其水。玄闻红之言,惜甚。其时,封楼帮帮众鼎盛,声势浩炙,一时无两,水区民工趋之若鹜,玄以帮主之身而邀红,其意诚,然红竟拒玄之邀,人甚奇之。

世事如棋,莫测难料。封楼帮因入帮者众,树大而招风,终遭他人妒恨。某日,某者作一文,张于水区,文中遍数封楼帮诸多不是,引众民工观之,众皆哗然。玄为斯亲身作辩,然终难掩众人悠悠之口。

其时,红已谋得五阳之盖世奇勋,为水区继玄之第二人,声威大振。红心愿已遂,意欲离去,执锄种菠,以度余生。得闻此事,红竟返而直往玄居榻之所。红面玄后,不作二言,直曰欲入封楼帮。玄奇之,谓红何故?红拱手答曰:“昔日君邀红之际,正春风得意之时,红纵有所意,亦不能入,免他人谓红为趋炎附势之徒。今君处多事之秋,却是红加入之时。君为红之友,今君有难事,红断无坐视之理!”此言一出,掷地有声,玄侧帮众闻之,唏嘘不已。

玄大叹:“红尘果侠义士也!得友如斯,夫复何求?”


二蛋曰:红尘虽长处岭南之地,却多燕赵之风。为遂心愿,抛却所好,坚忍不拔,又古道热肠,颇有魏晋遗风。世人皆谓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然观红尘所为,觉斯言甚谬。壮哉斯人,当为之浮一大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