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游击大王”刘永生将军(连载六)


“游击大王”刘永生将军(连载六)




编著:闽西的老练(练建安)


详见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版《八闽开国将军》





大坑占头之战,“分区驻剿”破产




涂思宗“十字扫荡”失败后,遵照宋子文下达的指令,于6月下旬策划了“分区驻剿”的毒

计,将辖区内的10个县和韩江两岸及赣南寻乌划为10个“驻剿区”,在军事上采取所谓的“

固守据点而截匪,机动搜剿而歼匪,联保联坐而灭匪”的策略。

也就是在这年6月,中共中央香港分局决定,成立中共闽粤赣边区委员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

闽粤赣边纵队,由魏金水任边区党委书记兼边纵政委,边区党委常委刘永生任边纵司令员,

朱曼平任副政委。边纵下辖粤东支队领导机关和直属部队改编的边纵直属第一团和梅州、潮

汕、闽西、韩东5个支队,支队下辖直属团和各县独立团或独立大队。



为粉碎敌人“分区驻剿”,刘永生部署边纵一团出击韩江两岸,以牵制和相机打击敌人。

7月16日,刘永生亲率边纵一团一部和独一大队,决心拔掉极端反动的丰顺县黄花村民团。



战斗展开后,黄花村民团负隅顽抗,边纵参战部队围攻黄花村民团两天三夜,未克。

此时,敌第五“清剿区”副司令洪之政指挥独立十一营、丰顺县保警队和自卫总队共计600

多人已分别进驻大坑西南的砂田、占头;“剿总”直属部队方营已进至大坑东面的三洲,形

成对边纵一团夹击之势。

刘永生决心围点打援,以主力大部设伏占头一路之敌。

在设伏过程中,由于部下的疏忽,出现了险情。老战士王振全、苏佳善、范明喜、余境仁在

《老战士的怀念》中回忆道:


1948年武平岗背战斗后,我们又投入了大坑战斗。那天,我们冒着烈日,在事先筑好的工事

里埋伏了整整两天,敌人还没有来。刘永生早有预见,曾对干部们交待过:“如果敌人第一

天没有来,第二天会来,第二天没来,第三天肯定来,你们要耐心等待敌人上钩。”有位大

队长不相信,以为敌人不会来了,所以第三天不按在天亮前进入阵地的命令,而天亮后才进

入阵地。结果这个大队的一个连在山脚下的公路边与敌人(从丰顺开来)发生遭遇战,制高点

上的大队部则受到包围。我方靠近公路的阵地被敌人占领,截断了其他阵地的联系,该大队

受到严重损失。


面对险情,刘永生处变不惊,迅速指挥边纵一团与敌激战,战至下午4时许,敌人所占据10

余座小山头为纵边一团逐一攻克,敌军不支,败退十字龙和羊屎岽高山上据险固守,次日全

部向潭江方向败退。

此战毙、伤、俘敌近200名,缴枪60多支,但边纵一团亦付出重大代价——伤亡数十人。事

后,刘永生严肃处理了那位不遵军令的大队长。?

广东省主席宋子文闻报涂思宗一再惨败,于8月底将其革职查办。

至此,国民党闽粤“剿总”发动的“分区驻剿”宣告破产。

经过8个月来的奋战,边纵共歼敌3490余人,缴获火炮2门,轻重机枪25挺、长短枪3200余枝

;队伍由4000余人发展到8000余人,根据地扩大成纵横数百公里,拥有180多万人口,为边

纵的正式成立和转入战略进攻奠定了基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