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游击大王”刘永生将军(连载四)

“游击大王”刘永生将军(连载四)


编著:闽西的老连(练建安)

详见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版《八闽开国将军》




粉碎“十字扫荡”、“六路围剿”,粤东支队马头山大败方营



蕉岭县城被粤东支队攻克后,国民党广东主席兼广州行辕主任宋子文与福建省主席刘建绪于

1948年3月9日在广州蒋介石行辕召开闽粤边区“联防”会议,商议“联防联剿”计划,成立

“闽粤边剿匪总指挥部”,以中将涂思宗为总指挥,福建省保安第三团团长陈辁为副总指挥

,划闽粤边区10个县为“清剿区”。


闽粤边“剿总”设在梅县松口。其直属部队包括广州行辕独立第二团第一营(营长方景韩,

简称方营)、新编广东保安第十二团、广东保安第五团一个营、广东保安独立第一营(营长蓝

举初,简称蓝营)、福建保安第三团两个营、福建保安第二团一个营,以及闽粤边10县的保

警大队、自卫总队,共计1万多人。

3月中旬,涂思宗在大埔县大麻镇召开了“六县军事会议”,制定了“十字扫荡”计划。

所谓“十字扫荡”,即是以韩江为径,潮州北至福建上杭县中都、武平县象洞;以丰顺县的

径心东向铜鼓嶂、阴那山至福建永定县下洋为纬,形成十字交叉“扫荡”。




老战士谢毕真在《永远的怀念》(福建人民出版社《鸿爪——谢毕真文集》)中回忆了刘永生

司令员率部粉碎涂思宗“十字扫荡”、“六路进攻”的过程:


会后,涂思宗即抽调兵力,向我埔永梅、梅埔丰、梅兴丰华边游击根据地进攻。3月下旬,

涂以广州行辕独二团第一营(方营)、广东保安独一营(蓝营)、福建保安三团第三营(薛营)、

“剿总”特务中队、保十二团两个连,以及梅县保警一个中队,分四路向我杭武蕉梅游击根

据地进?攻,企图一举消灭我粤东支队。我军采取以分散对集中的战术打击敌人。迫使进攻


之敌不得不撤退到根据地边沿各据点。4月上旬,敌发现我支队主力转移到武平象洞岗背的


白石顶山麓的张天堂,涂思宗立即重新部署,集中闽粤边保安团队十个连约一千兵力,分六


路进攻,围歼我军。

敌之企图,我方从驻象洞之敌获悉,决定利用两省敌军难以协调的矛盾,在岗背水口的透水

坑伏击从梅县松源的来犯之敌。

4月13日,敌人由松源(梅县属)、黄佑(蕉岭属)、中都、沙埔(上杭属)、象洞、岩前将军地(

武平属)六路向岗背进发。松源方向来敌是担任主攻的福建保三团薛营,他们的目标是离岗

背五里地的张天堂。上午9时许,敌160多人进入我在水口的伏击地段,刘永生支队长在高山

阵地上一声令下,支队两个中队越过山坑,冲向敌阵,敌军大乱,枪声、喊杀声、军号声震

撼群山,敌不支狼狈逃窜。此役毙伤敌副营长以下官兵40余名,逃散60余名,缴枪10余枝,

弹药4箱,营长薛筱青仅带随身数人落荒逃命。其余五路敌军闻枪声大作均在中途


折回,无一敢于来援。涂思宗精心策划的“六路进攻”就这样被彻底粉碎。



《边区虎将——刘永生革命斗争纪实》(胡大新编著,鹭江出版社)披露了其余“五路”不战

而退的缘由:


这时候,薛莜青已把挽回败局的希望完全寄托在援兵身上。殊不知此时此刻,钟勇的“戡乱

自卫队”正在半路的石狮坳按兵不动,得知岗背战斗打响后,干脆倒回象洞圩避风了。薛莜

青哪里晓得,钟勇早就与中共象洞地下党组织有约,他决不主动配合进攻共产党的部队。薛

莜青也没有料到,由将军地前往“围剿”的林细满子也中途折回去了;黄佑一路的刘粤民部

,刚刚接近岗背,一听到枪响,就慌忙掉头开回驻地;从中都、沙铺出发的保二团一个营,

到达距岗背三四公里的风车岌时,遇到败逃的保三团士兵,听说“岗背的共军最少1000多人

,满山都是机关枪”,就如同惊弓之鸟,掉头就跑。


4月上旬,敌“剿总”集中主力对梅蕉杭武边进行“扫荡”的同时,以第六“清剿区”副司

令刘茂文为指挥,率领敌军1000多人,分五路对梅兴平边进行“扫荡”,4月6日,敌在南台

山包围了独四大队,激战二日,独四大队损失惨重。

闽粤边工委驻地委的组织部长王维、粤东地委书记廖伟、组织部长陈仲平等经讨

论决定,乘敌后方空虚,袭击丙村,以牵动敌人。在廖伟、陈仲平的直接指挥下,4月17日

晨,独一、独二、独八三个大队突出奇兵,一举攻克丙村镇。

〖JP2〗在涂思宗猖狂“进剿”的同时,敌“剿总”少将高级参议张光前率兵进驻三乡,“


剿抚兼施”,计划利用叔侄关系,拉拢独二大队大队长张其耀,妄图将独二大队哗变过去。


王维、廖伟、陈仲平经研究,决定“将计就计”,将张光前擒获。

6月上旬,马头山之战打响。老战士谢毕真在上述同一篇文章中回忆道:


张光前被我活捉,涂思宗气急败坏,发誓要找刘永生决战,随即以驻大麻、银江等地的方营

为主力向坪上进击,蓝营从三乡的黄沙配合,“剿总”参议梁国材任前线指挥,率梅县自卫

总队和保十二团一部迂回包抄,另以第六“清剿区”独九营和第五“清剿区”丰顺县保警向

银江、坪上机动策应。

这时,我粤东支队已进入大埔银江的马头山麓。刘永生与朱曼平等研究决定以支队为主要力

量和独九大队于马头山伏击敌主力方营,第一中队据黄草岽,形成犄角,独一、独二两个大

队并动员武工队民兵在坪上、三乡阻击牵制各路敌军,用人民战争挫败敌人的进攻。

6月2日,梁国材率自卫总队和保十二团一部进抵三乡的黄凹,蓝营进抵黄沙,遭我独二大队

阻击,未敢轻进,方营推进到坪上,气焰嚣张,叫嚷“专找刘永生打。”3日上午方营直驱

马头山麓,发现山上我有埋伏,仍自恃是正规部队和优良的美式装备,凭借其火力优势向我

支队阵地发起攻击。我军居高临下,在刘永生支队长的指挥下,先后五次打退方营的冲锋,

当方营发起第六次进攻时,刘永生命令警卫中队小鬼班,从侧翼向敌发起冲击,打得敌人丢

下重机枪溃退。这时,方营的另一连敌军,在黄草岽遭我第一中队阻击退回银江,使方营孤

军无援,处境危殆。方景韩急派人向梁国材求援,梁怕中伏不敢增援,方营求援无望,被迫

败退,途中遭我独一大队、武工队、民兵袭击,损失惨重。……马头山一役,毙伤俘敌60多

名,缴获重机一挺,长短枪20?余枝。


从涂思宗大举“扫荡”开始,粤东各县50多支武工队共七八百人,发动群众,袭扰敌人,配

合作战。同时,独八大队相机控制韩江松口至甾隍100余

公里河段,加强封锁国民党军运,构成极大威胁。

《闽粤赣边纵史》(广东人民出版社)引用敌方资料总结了“十字扫荡”的结局:


1948年7月,敌“闽粤边剿总”总部写了一份剿“匪”“军事总结报告”,报告中承认在这

次所谓的“十字扫荡”中,“我方阵亡98员,伤94员,失踪5员,损失重机1挺,步枪35枝,

手枪4枝,掷弹筒一枝”,(此)“终未能将匪主力完全击溃”。

敌方的损失,虽然在资料上作了极大的“缩水”,而所谓“终未能将匪主力完全击溃”云云

,则完全是自我解嘲。刘永生部非但难以战胜,而且如燎原之火,其势愈演愈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