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1


一群伪军纷纷将火把抛到棚顶上,鸿箭游击队驻地顿时烈焰腾空,火光冲天。

宇岛大佐仰天狂笑。鬼子兵们为了发泄朝天打了一排枪……

枪声传到数里外的府河孤岛,游击队员们先是脸显惊色,接着个个义愤填膺,摩拳擦掌。

“难道鬼子在杀人?”饶平泰一脸愤怒。

“大队长,敌人在明处,我们在暗处,跟他们拼了!”大刀张激动地拔出大刀。

“大队长,派我们先去侦察一番!”李小丰等战士也纷纷发表意见。

饶平泰望了一眼身边的罗忠那张不动声色的脸,似乎找到了答案,他紧捏双拳,发出“格格”的声响。

夜色中,有几个黑影在孤岛的河滨飘动。一只小船悄悄离岛,很快就消失在茫茫的府河上。

此时的塘口村中小土坪,变成了一块恐怖的刑场!

包括朱贵、黑伢在内的村中男子被一群鬼子用步枪逼着。外围是举着火把的鬼子和伪军。鬼子个个呲牙裂嘴的站在那里。有一个鬼子用手中的火把去烧朱贵的头发,头发发出嗞嗞的声音,并散发着一种难闻的糊焦味。

赵五林用枪指着村民嚎叫:“刚才太君司令说:如果你们还不说出游击队的去处,就要把这十几个男子统统的枪毙!”说罢,他又用枪筒去撬黑伢的嘴,“你这个小混蛋快说!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枪筒硬!”

黑伢怒视赵五林,嘴在流血……

“老总!他还是个伢呀!”黑伢婶娘在哭叫。

此时有一条小船悄悄停靠在村东头一处河堤旁,几条黑影像一阵旋风窜上了河堤,朝小土坪移动。

他们躲在村中一处矮墙后面,原来是肖子文、大刀张和李小丰,他们要执行一项特别任务。三人屏住呼吸,举枪瞄准。

赵五林看来硬的不行了,便从衣袋中掏出两块大洋,放在手心边抛边说:“你们谁先说,就赏给谁!”

十几个男子中没有一个吱声。

敌人万万没有想到就离他们不远的一处矮墙后面,有三支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他们。

“叭!叭!叭!”三枪连发,一枪打掉赵五林的帽子,一枪击中那个举火把的鬼子的手,还有一枪击中宇岛大佐座骑的马尾。

场上立即大乱,村民们趁机四处逃散。

宇岛大佐从马上下来,把军刀一举,指着那堵矮墙:“八格牙路!射击!”

步枪、手枪、机关枪响成一片,子弹像雨点般射在矮墙上。

大刀张等三人早已从矮墙后撤离,朝村东方向边鸣枪边牵制。

借着夜幕的掩护,三人在村东一处河堤旁悄悄爬上了船。借着夜色的掩护,他们安全回到了孤岛。

当饶平泰和罗忠听完了他们的汇报后,罗忠拍着他们的肩膀说:“没想到你们学得那么快,一夜功夫就把你们大队长的那一套战术学到了手!”这话说得在场的人都笑了。

“刚才,指导员表扬了你们,你们不愧为鸿箭游击队员!这次行动不重创敌人 ,主要是出于对塘口村民的保护,调虎离山,把鬼子引开。这任务,你们完成得很出色!” 饶平泰表扬他们。

且说日伪军乱放一阵枪后,宇岛大佐领着几百个鬼子和伪军昏头转向地撤离塘口村,连他们自己都搞不清楚追到什么地方去了。

天色已亮。王锦风领着一小分队的几个战士作为先遣队首先回到塘口游击队驻地,在村中侦察、布岗。

饶平泰、罗忠领着游击队员们回到驻地前。只见草棚已经坍塌。一根木桩上余火未尽。地上满是灰烬,还冒着余烟。饶平泰转身环视塘口村平静的民居,说:“老罗,我们那一招还灵!”

“所幸老百姓没有太大的损失!只是这草棚成了火场。”罗忠有点伤心。

“指导员,别在意!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们索性盖个更大的棚舍,气死那狗娘养的!”老戴劝慰说。

“好!老戴!你来当土工程师,我们听你指挥。” 饶平泰说。

“你们一部分人清场,另一部分跟我去砍树、锯树、扛木头、搬稻草。”老戴高兴地吩咐道。

“一小队清场,二、三两小队跟戴师傅干活!开始行动!” 饶平泰也下达指令。

远处传来一小队长王锦风的欢叫声:“饶大队长!你看谁来了?”

原来是秦伟山、牛桂兰、通讯员小吴、县委警卫连刘排长等骑着马,正朝村中小土坪奔来。

老戴极兴奋地喊出声:“是秦书记和牛部长!”

县委书记秦伟山等人从马上下来,大伙蜂拥而至。秦伟山与饶平泰热烈拥抱;牛桂兰跟柳青、汪梅热烈拥抱;老戴跟小吴、大刀张与刘排长热情握手……

场上你一言,我一语,气氛热烈。村民们也纷纷来到小土坪。说的说,笑的笑,好不热闹。

秦伟山大声说:“同志们辛苦了!我代表中共孝感县委来看望大家和乡亲们。(掌声)鸿箭游击队,就像新生的虎仔一样,也需要照料,需要呵护,需要壮大!(热烈的掌声)游击队独胆斗古城的戏我都看了!演得有声有色,连我这个老游击队员的手都在发痒啊。(笑声)今天,我也来报个名——”

“秦书记报名参加什么呀?”汪梅抢先插问。

“小梅同志,参加你们鸿箭游击队呀!你欢不欢迎我?” 秦伟山幽默地说。

“秦书记和牛部长是想留在塘口跟我们一起打一阵子游击。” 柳青笑着说。

“还是我们的柳青同志善解人意——一下子就拿准了我们的心思!” 秦伟山点点头。

牛桂兰接着说:“同志们,乡亲们,说心里话,我和老秦都很想留下来跟大家一起打鬼子、伪军,斗地主、恶霸!但是,目前斗争形势十分严峻,大、小悟山根据地上万将士缺衣少食,给养困难。我们要军民联手,迅速建立府河水上运输线,通过征、购等多种手段,让各种物资源源不断北运,支援鄂豫边区根据地。大家有没有信心呀?”

众人齐呼:“有!”

“同志们,乡亲们!刚才牛桂兰同志把目前的形势和任务都讲清楚了。我们今天来,一来是慰问同志们和乡亲们;二来是帮忙出谋划策。时间十分紧迫。我们就开始吧!” 秦伟山又说。

场上响起热烈的掌声。

游击队驻地前人来人往,一片繁忙的劳动场面。

秦伟山双袖一捋:“今天大家亲手搭建游击队基地更有意思!”

饶平泰手一挥喊道:“同志们,加油干,中午在新棚里吃午饭!”

众战士“嗬——”的一声嚷起来了。

秦伟山和饶平泰在合力拔一个木桩。

秦伟山望了一下朝阳初升的天空,用毛巾揩了揩汗,然后对饶平泰说:“估计这个时候孝感城的老百姓都会在议论昨夜发生的事,你呀,这次当了一回草莽英雄!”

“英雄的话不敢说,不过,福隆茶馆的茶客们的嘴,谁也封不住!” 饶平泰说。

“你说的就是那个汉川人开的茶馆?” 秦伟山问。

“俗话说——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尖黄陂,狡孝感,又尖有狡是汉川!不过,我倒要为这汉川老板鸣个不平!”饶平泰又说。

“秦书记!你们在说什么呀?”汪梅跑过来问。

“小梅同志,在孝感城福隆茶馆喝茶的事还记得吧?” 秦伟山笑着对她说。

汪梅的大眼睛闪了闪:“怎么忘得了?那茶馆的老板对我们很客气。”

“老板是不知道你和饶大队长的身份。如果知道你们是打鬼子的,肯定免费供应茶水的啰!”秦伟山风趣地说。

汪梅直点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