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打字太慢了,写的很快,20分钟一篇,但打出来要一个小时,打完后腰酸背痛。看来想得到本月的原创之星有难度了。如果有扫描仪就好了。


很幸运自己成为五.四制第一批小学只念5年级就可升初中的一员。五年级是整个小学生活力最后一级了,或者说是学校老大了。

来了一批刚毕业的实习教师,他们也就是比我们大个七、八岁。我班分了三个,两男一女。他们与原来的老师相比充满了活力,那女实习老师舞跳的特别好,在全县小学组比赛里领导我班得过奖呢。我们与实习老师的关系很好。

学校搞野炊,对于一些五年级的学生来说,作饭并不是每个人都会的,我们好一点的只是知道洗菜、切菜、倒油、放葱花、倒菜、用铲子翻炒、用嘴尝、熟了就出锅,至于什么烹饪技术根本就没那概念。

女实习老师与我们10个人一组。我们组随年级的大部队骑自行车到海滩去,有些小女生不会骑自行车,老师们就用自己的自行车驮她们,驮不过来,就安排一些大个男生驮,一路还要紧盯驮人的男生,别出什么交通事故。

总算安全到达海滩。

教导主任说了一些话,至于说的什么现在早忘了,讲完后,各组分开。

在实习老师的安排下,我与两个男生去拾柴禾,另几个人在洗菜、切菜,还有的在找石头架锅,有的在清点我们自己带来的原辅料是否齐全,我与拾柴禾的两个男生走进松林里,闲逛了一阵,便坐下休息。我们三个人有一个便是我在前文中提到的四年级那个大佬。大佬神秘的问我:“你喝过酒吗?”我说:“倒是用筷子蘸过一滴。”大佬很不屑:“才一滴,我都喝过两瓶啤酒,你不行,没跟上党的步伐。”另一个男生插嘴道:“我妈不让我喝酒,说喝酒不好,伤身体,还容易耍酒风。”大佬傲慢的说:“行,你是个乖孩子,还伤身,还酒风,那什么,老师不是让咱们拾柴禾吗,咱们分开来,谁都要拾一大捆,你别自己去偷懒啊!告诉你,赶紧的!”一阵呵斥把那个男生骂跑了。大佬又接着跟我说:“你真不敢喝酒?用碗喝的。”我很不自然的说:“反正我从未喝过,不知能不能行,怎么,你拿酒了?”“没有,我哪敢。怕老师说,不过我拿了果啤。”我忙点头道:“果啤我知道,电视广告有,说是只有一度,不像啤酒度数那么高,而且老少皆宜,你带果啤了啊,那行,我敢来一瓶,你带了多少?”大佬见我来了劲,便说:“我带了四瓶,我家里各种酒有的是,常偷着喝,以后我还拿咱俩喝。”我大喜:“行,就这么定了。”

我与大佬坐累了,又起来走动走动,拾了一点儿松树枝,回到野炊地,见我们组已经开始生火了,那个男生早回来了。老师见我们刚回来,便脸色沉沉的问:“你们怎么刚回来,还只拾了那么一点点儿。”我忙争辩到:“我们三个人开始一起拾,后来越走越远,寻思还要抱着那么多柴禾再走回来,太累了,就留下一个人看着柴禾,我俩又向里走去找好的柴禾了,可能他等急了就先回来了吧。”那个男生刚要争辩,被大佬一个凶狠的眼神给逼了回去。老师是实习的,虽然有怒气但脾气总是比原来的那些老师小一些,只是笑了一下,便说:“行了,洗洗手,给我炒俩菜去,听说你会炒菜?”我点头,然后赶紧去洗手。炒菜,我会,早就在家自己炒过,一会儿,一盘西红柿炒鸡蛋就出锅了。

陆续的,菜都好了,当然主要都是老师炒的。11个人围坐在一起,随着老师一声“开吃”,我们几个男生张开大嘴,颠开大牙,一幅恶狼吃相,这时,大佬拿出几个瓶子,问老师:“老师,可以喝果啤吗?”实习女老师说:“可以,大家有没有也想喝的?”结果全组人都惧怕大佬,除了我没一个敢喝他果啤的。老师见状,便嫩手一挥:“谁爱喝谁喝,你们先吃着,我去别的组看看。”大佬大喜,赶紧起开了瓶盖,递我一瓶,我仰脖子咕咚一阵,感觉很苦,心想原来果啤就是这个味,准备看一下商标,研究果啤的构成成分,但却找不到商标,问大佬,他说商标掉了,成分他也不知道。转瞬间,一瓶果啤我给喝完了,觉得喝的不过瘾,这果啤到底是老少皆宜啊,就是好喝,又向大佬要了一瓶,大佬一愣,机械的又拿出一瓶,我只觉得好笑,又有点儿气愤,至于嘛,不就喝你两瓶果啤吗。两瓶喝完了,也该打道回府了。我们一路大呼小叫的骑自行车回家。

第二天,大佬问我:“你今天头痛吗?”我说:“没啊,怎么了,你头痛啊?不会昨天食物中毒了吧?”大佬不理我,接着问:“你昨天到现在,有没有感觉浑身哪不舒服?”我说除了屁股让自行车座子给硌的有点疼之外,再没什么了,不是,你今儿怎么了?”大佬说:“昨天你喝的不是果啤,那是正宗的啤酒,我说我能喝两瓶啤酒,那是在跟你吹牛,我最多喝不过一瓶半,可你第一次喝,却轻松喝了两瓶,还没什么不舒服,你神了,你天生就是喝酒的料儿,厉害!”

我满头雾水又暗自高兴,看来我有喝酒的基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