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黯戏说 这座城市我曾经爱过 这座城市我曾经爱过(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7/


原本双方刚开始沟通时还比较友好,可是当明看到那群人中有一个平常就特想打的人之时,就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个人。正好那群人中也有很多人看到了,于是就开始争吵了起来。就是这个时候我正好看到了他们的争吵。当我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时,我就看了看那个斌崽,正好他也在看着我,当我们两人的目光在那一瞬间相遇时,我一直盯着他,他也一直盯着我,最后他不好意思低下了头来。可能是因为他内心里面有愧吧,不敢和我长时间对视。我也没有多说什么,就是先和他们几个说了下话,并且约了那群人中的几个人,一起到外面的小卖部坐坐。


那群人中的看似是老大的人,在我打招呼之后也带了两个人和我们几个一起到外面出来。我买了一包烟,又让老板整张桌子,开了几瓶可乐,几个人就在那边坐了下来。当我把烟打开分了一圈之后,连他们在门口那边的人也分过之后,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就是静静地坐在椅子上边抽着烟边喝着可乐。


刚开始时他们还强做镇静地陪着我们抽烟喝饮料,等时间久了,他们就忍不住了,问我们到底想怎么样,是单挑还是群挑?当我听到这句话时就笑了,说道,这个朋友,我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和你们打架什么的,只是因为斌崽是我们的朋友,正好以前和你们也有一些误会,难得今天能遇到,正好在这边大家就把这事给了了吧,省得以后再来解决。


那个人后来我才知道叫鹏,是小我们一届的,不过后来倒成了我们这伙人中的一员,以后会说到的。当时我们就在那边把斌崽和他们的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地解决了,这也是为何鹏和斌崽在以后一直对我们很敬佩的原因。因为当时是我们的大度让他们失了分寸。怎么说当时也才只是十六七岁的孩子,根本就不懂得怎么谈判什么的。


正好事情解决了之后,相互之间留了个联系方式,我们几个就把斌崽给踢了,让他赶紧回去准备请客,我们几个也朝着场子里面走了过去,望着那几个女孩子,她们在场里自己滑冰着,我们也没有喊,就是走到旁边抽起了烟来。等我们烟抽完,她们几个也下来了,月望着我,有点急促,但是又不好意思问,我笑了笑,用我那固有的被他们称之为“老虎的微笑”站了起来,又拉起了月的手,慢慢地朝着滑冰场里走了过去。


因为滑冰的过程中,被拉的人都基本上比较少用力气,就是在滑冰的过程中脚和腿会比较酸一些,严重一些的甚至会在脚掌起泡,可是当时的我们,基本上都适应了这样的环境,三两天就过来滑冰,早就已经有了抵抗力了。月也是,因为刚才刚开始滑冰的时候我就问过了,她说她已经习惯了,不要紧的。


在滑冰的时候,月问了我,刚才是怎么回事?我说没什么啊,只是一些小事情,不要紧的。她不相信,说我如果不告诉她经过她就不滑了,要回学校了。于是我赶紧缓慢地停了下来,拉着她朝着另一个方向的栏杆滑了过去,待两个人都停稳了下来后,靠着栏杆,我略加思索,把一些话一些事删减了之后告诉了她,当她听完了经过我加工删减的经过之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就是说以后少参合这些事情,毕竟我们还是学生,千万不要因为这些事情影响到自己的学业。


当时我就有点感动了,因为很少有女生对我这样说过,不是没有,而是没有一个像她这样的女生劝我。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让我们两个人在以后的岁月里才有了那么多的记忆与疼痛。那个晚上我们玩得很开心,差不多在九点左右的时候,我们几个就请她们几个女生一起去吃夜宵,然后再集体送她们回师范学校。在离开的时候,相互之间还留了联系方式。但是好像地址对于我们来说已经不管用了,因为据我了解,大家似乎都是用电话联系的。这也就造成了经常是一个人打电话,几个人在旁边等,一张IC卡,用了还不到几天就光了。于是就出现了轮流买卡的现象出来。


日子就这么平淡地过去了,我和亮因为那天那件事情之后,相互之间更聊得来了。当时我不知道他并不懂得滑冰,是有一次他突然在和我们前桌聊天时不小心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说了出来,但是只是说我滑冰滑得很厉害,雪和敏都不肯相信,因为她们滑冰也是挺不错的,这是以后一起去滑冰时我才知道的。


可是当时我也没有多争辩什么,自从那次事情之后,我们这一桌和她们的关系不好也不坏,倒是亮,好像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被我骂成是他的春天来了。他无所谓地说道,春天也该来了,总不能一直都是冬天吧?那我还不冷死?我笑了笑,摇了摇头,这个习惯好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因为每次聊天中我都能发现亮有一些变化,感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时想不通,于是就用摇头来表示默认了。


那时侯,我们这一桌的旁边,都是女生,郁闷。因为我们班是文科班,所以男生比较少,而女生占了班级里面的三分二,男生少得可怜。也是因为这样,我们才好像成了动物园里的动物似的,整天感觉特不爽,于是我们班的男生如果有不想读书上课的,就经常在上课的时候爬着睡觉,因为为了不影响别人又不影响自己的形象,只好如此了。


我们的后桌是两个文静的女生,其中一个后来与我一个哥们走在了一起,到现在有八九年了吧,不过那时侯我和我那个哥们还不是很熟悉,只是相互见到时打个招呼罢了。因为在他们的眼中,我就是一个坏学生,但是成绩还成,每次都是班级里面的中上游。这点特让亮嫉妒,他经常问我为什么我很少读书还能考得这样?我每次都笑着说到,子曰:不可说,不可说。


害得他经常贿赂我,想弄清楚我为何会有这么丰盛的成果?当我们高考之后,我才告诉他秘诀时,他已经喝醉了,听到是听到了,至于有没有放进心里面去我也就不知道了,呵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