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7/


当月与我手牵着手一起步入场时,个人感觉相互之间都有点紧张,手心上都冒出了汗水来了,可是这丝毫不能影响我们滑冰的情绪,因为我们很快就投入到滑冰的乐趣中去了。刚开始时,相互之间还不是很了解对方滑冰的步数及规律,在付出了三次摔跤之后,我们之间终于开始有了一些默契。


于是,我朝着她笑了一下,问她是否愿意跟着我一起飞速旋转?月红着脸说试试吧,我就说道,好,那准备好了,我在前面拉着你,你脚步一定要跟上,别再摔倒了。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更红了起来,在霓虹灯的照耀下显得特别的妩媚特别的漂亮。那一刻我看呆了,在我发呆的时候她朝着我的手背上打了一下我才回过神来,尴尬地笑了笑,就拉起了她的手,开始在滑冰场上滑动了起来。


当我们俩在整个滑冰场上飞翔的时候,慢慢地已经习惯了两个人的节奏之后,旁边的人纷纷为我们留下了一条路,有的人为了防止与我们相撞而选择了休息,于是在整个场面上,经常就只有我们两个在飞速地滑动着。我在前面滑动着,月在后面跟着,相互之间都是用微笑来对待,很少说话,因为我不想让她分心,毕竟滑冰的时候最好专心一些,否则很容易滑倒的。于是时间就在一圈又一圈的转动中过去了。


就在我们忘我地飞翔着的时候,从大门口那边传来了一阵阵吵架的声音,我边收起了速度缓缓地滑动着边朝着那方向看过去。当我看到忠他们几个也在那边的时候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赶紧拉着月滑到了旁边的栏杆上,跟她匆忙说了一下让她好好休息一会,因为当时我看到她那几个同学也在那边望着忠他们几个。


待我挤到大门口时,发现忠、亮、伟、明、老毛五个人在和一群人争吵着,在他们的旁边有一个人,好像也是我们学校的,不过应该不是同一个年级的,因为同年级的人我基本上都见过,应该是比我们小一届的,感觉。而和忠他们吵架的那一群人我定眼一看,原来是经常在我们学校大门口那边的那群人,根据学长们所告诉的资料,那是属于另一帮派的人,平常和我们这伙人很少有来往,但也基本上没有怎么冲突,因为相互之间都基本上没有什么好冲突的。


我赶紧走到了老毛的身边,问下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毛用他那特有的方式笑了笑,随意地说了一下,我才知道这期间的事情。原来是那个人,小我们一届的,好像外号是叫什么斌崽的,因为和忠他们几个平常之间有一起打牌喝酒什么的,刚才斌崽来到滑冰场是来找忠他们几个的,因为以前的一些小事情与那一群人发生了误会,正好在这边遇到了,于是就怂恿了忠他们几个替他出头。


忠因为平常为人比较豪爽,再加上今天晚上又有女孩子在身边,本来伟和老毛的意思是少惹是非,毕竟这边不是自己熟悉的人和场地,而明因为天生有一股好动的血液,就顺口说要打就打,怕什么,又不是没有打过架。亮因为与我们之间很少在一起,不好随意发表看法,只是说如果要打的话可以,最好是能和平解决。


因为我在滑冰场上和月滑得正开心起劲,再加上我很少打架,除非是迫不得已才动手的,他们就不打扰我们,他们几个人让那几个师范学校的女生在旁边休息。于是忠和明两个人就带头朝那群人走了过去,伟和老毛还有亮在后面跟着过去。因为我们和那群人相互之间都有见过面,也大体上知道对方的底细,于是就相约到大门口那边商量一下事情。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