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龄很小的送水工: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他说:他今年7岁。 他说:他其实是替妈妈看摊的。1壶白开水1块钱,包月便宜,25元/月,送水上门。谁要? 一边有大学生笑道:便宜便宜,我跟朋友住吴家坟城中村,那里1壶3块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在西安贝斯特精品广场大门外看到送水工的车子,满满匝匝捆放着塑料热水瓶。商场里为杜绝火患,不允许使用电炉子烧水。一般铺面营业面积小,无法搁置热水器,炎炎夏日,店员老板们就只能买水喝,给一些下岗工人创造了再就业机会。 我蓦然想到了50年前,想到了街头的老虎灶。一个脸黑黑的半大小子,赤膊,弓腰弯背在拼命拉风箱,泥灶铁壶火焰熊熊蒸汽腾腾,空气中弥漫着含硫烟煤的呛鼻味,饭口上,一些居民在排队买开水,1壶1分钱。可以批发些盖印章的硬壳小纸牌,凭纸牌去灌。倘40年前的老板在天有灵,知道行市飞涨了100倍,岂不笑歪嘴巴? 50年前的一个夏天,我随兄姐去街头卖水。一张竹矮桌,几个矮凳。我们饥肠辘辘,摇着芭蕉扇子守候在一边吆喝:煎的凉的,1分钱1杯。 正规点的水摊是玻璃杯子。盖着裁成四方块的玻璃片。我家没有,各类大小茶缸一起上,照例炒焦些沙果叶子,用茶壶泡好,制成茶诱子,给每杯白开水中点一滴,有点黄黄的效果就成。 有一次,我把那竹壳水瓶没搁稳,倒了,啪一声暴响立即报销了1个。父亲算算帐觉得很划不来,就结束了那次我们的暑期卖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