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使命 第一部 第二十三章 争烈辩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

第二天,中央议会两院展开激烈的辩论,因涉及到国家安全事务,所有普通民众旁听席与新闻媒体采访席全被清场。

“刘主席!”一个清瘦英俊的男子着“逸”装向刘汝明恭敬地鞠一躬,然后毫不客气地问,“政府为什么要不遗力,不惜代价地争夺中东?中东有战略价值吗?可他远离我们几千公里;中东可以保护我们对欧洲贸易的海路交通线吗?可现在我们对欧洲的海运十分畅通,那里有欧洲强国海军的保护,没有海盗可以胡作非为;中东有丰富的资源吗?可那里地贫土瘠,除了沙漠还是沙漠,我们看不到有任何值钱的东西;是为了解放中东苦难的人民吗?我们周边的越南、缅甸等国的人民也需要解救,我们为什么要舍近求远,不把身边的事做好,而去做我们力所不能及的事呢?”

英俊男子看似彬彬有礼,但他的话语却咄咄逼人,他是青党主席,原清朝恭亲王奕诉,现在他也把长长的大瓣子剪了。虽然政府并不强制规定人民剪发,但想要进政府部门,或是想进各议会演讲、旁听、采访等,那是一定要“仪态规矩”方能进的,否则必会被守卫挡于大门外。

央议会有议员二百人,这届央议会在野党人数有所上升,但仍没有超过七十人,其中妇女代表10人,少数民族代表10人,平党17人,乡党14人,工党8人,青党5人,无党派人士3人。

对于奕诉的质问刘汝明也很困惑,不仅是他,中国决策层都很困惑,为什么要去争夺遥远的中东呢?身边有大把关系到切身利益的地区需要维护啊?争夺中东是林逸早期布下的战略,由原军情部部长朱达具体执行,现在两人都离开了,谁能回答这个问题?其实,除非林逸本来人,就是朱达在场,他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正是由于是林逸离开时制定下来并实施了一部分的战略,所以没有人反对,不管是军方还是政务院方面都在惯性地执行着这战略,谁也没有怀疑过。过去大量的事实证明,只要是大家看不懂的,林逸又咐咐要做的,最终都是对的。

刘汝明总不能说因为这是林主席早期既定的方针,所以我们必须不可动摇地执行吧?“中东地区!我们已先期投入了许多的人力物力,如果现在放弃,那么以前我们所做的不都白白浪费了吗?”刘汝明洪亮地声音响彻整个会议,“另一方面,我们还有几千的英雄儿女被困于中东等待我们去解救,我们绝对不能对他们置之不理。面对欧洲列强的挑战,我新生的中华民族共和国为了尊严,也不能向英法两国示弱!”

工党籍众议员张沙常大声道:“中东战略由初期政府实施,那时中央议会尚未成立,我们便不计较那么多了,但最近两年中央政府耗费大量的财力物力人力于中东地区,却没有取得令人信服的成绩,中央政府怎么向全国人民交待?”他停顿一会儿,又道:“据议会监察委员会信息显示,去年与今年20%的军费预算开支用在了中东战略上,我不知我们这样无私地把援助填向中东伊拉克那无底洞有何意义?”

刘汝明被呛着无话可回,这边需要增加军费预算,那边却把钱丢向大海,实在是说不过去啊!“林逸啊!你可害苦了我!”他暗骂林逸走了还拉下一坨臭气熏天的大屎。

“根据规定,为保证国家政策的一贯性、延续性,每一届政府政策方针路线的制定,只能改变上届政府的30%,以免造成国家资源的浪费。”刘汝明定定神:“另一方面,也不能说我们把军费开支用在中东战略上没有一点收获,政治上他大大提高了我国的威信,现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发生什么事件都需倾听我中华民族共和国的声音;军事上,锻炼了部队,也检验了许多新式武器的性能!”他的这一番解释太过牵强,连他自己都觉得无说服力,只能改变30%上届政府制定的决策,为什么中东战略不属于可以改动的30%之内?提高中国的威信,锻炼部队,检验武器装备哪个地方不能进行,为何要跑到中东去?如果在东南亚进行,可能效果还要好许多呢!

原太平天国干王、平党籍议员洪云轩接着问:“我们向英国与法国宣战,能打败他们吗?据议会信息情报委员会资料显示,世界主要国家的综合实力排名为:英国、德国、美国、法国、俄罗斯、中国。我国排在第六位,尚在俄罗斯之后,怎么与排名在第一与第四的英国与法国联军打?另一方面,就工业方面,钢产量:英国200万吨、德国186万吨、美国165万吨、法国150万吨、俄罗斯130万吨,而我国只有110万吨;煤产量:英国5800万吨,德国3700万吨、美国4300万吨、法国4010万吨、俄罗斯3100万吨,而我国只有2800万吨。这样,我们能拼得过英国与法国,还有潜在的俄罗斯与日本吗?”

“想想我人民军过去的历史吧!过去人民军的力量有多大?而五国联军的实力又有多强?过去,我们面对五国的侵略尚有信心取胜,而且也已经取胜;现在,又何惧外强中干的英法两国联军?”刘汝明信心十足道,接着又补充:“虽然我国工业化发展较迟,但发展的速度很快,我们只用了十年的时间,却走过了资本主义国家几十年的发展道路。我国综合国力确实并不高,但我们许多新科技都领先于世界,又特别是重工业与军事工业,我们遥遥领先于世界各国,这为我们提供了充足的发展后劲。另一方面,打战不仅仅只是打经济,起主要作用的还是军事,而军事恰恰是我国的强项,我们有先进的武器,有优秀的士兵,我们有信心战胜英国人与法国人!”

原湘淮联军集团将领,乡党籍议员刘坤一站起来问:“刘主席!在下并没有发现您所说的我国军事远远强于它国的地方,特别是海军,我们还与欧美列强有较大的差距,而与英法两国的交战,又偏偏是以海军为主,我不知人民军凭什么说能取胜?”

同时,无党籍议员罗历文亦不满意道:“过去是过去,现在是在现,过去战事发生在国内,不存在后勤补给问题,现在战事发生在国外,我们怎么保证部队的后勤?过去,打的是陆战,我们没有军舰也无所谓,现在,打的是海战,我们军舰不够,怎么跟敌人打?”他歇一口气:“据我所说,我派遣至中东的精英部队——002特混部队目前被团团围困于两伊边境生死未卜,而刘铭传上校领导的海军编队更是被迫退入卡塔尔国内避难,所有这一切,我不知我们凭什么能打败英法联军?”

刘汝明笑道:“谁说我们一定要与英法联军展开海战?”

罗历文不解:“不打海战怎么支援中东?”

刘汝明道:“人民军准备从北疆省与南疆省出发,向西打通通往中东的陆路交通线!”

奕诉站起来抢先道:“我反对!与英法两国开战还不够吗?我们还要增加其它的敌人?”

会场顿时议论纷纷,刘汝明深皱眉,奕诉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歉意坐下。刘坤一支持奕诉,坚决反对道:“我们反对毫无目的地把国家拖入战争中,退一万步说,即便我们非得与英国人和法国人开战不可,也只能进攻东南亚地区的英法联军,对于中东,我们必须放弃!”

遭到反对这是预料之中的事,但反对如此之强烈,反对的人如此之多,却是刘汝明始料未及的,甚至于在投票之时,连许多人民党党员亦投了弃权票与反对票。最终,赞同票仅有70票,《对英国与法国宣战提案》未获通过。但刘汝明的另一个《增补军事费用的提案》,鉴于国际形势的风云变幻,及国家安全形势的严峻,获得140张赞同票,得以通过。

一次投票之后,刘汝明作为国家主席可以行使一次否决权,两天之后,他可以要求议会再次进行投票,但刘汝明找不出什么充分的理由来说明众议员们,且此次反对的人众,这个说服工作很难做,从另一方面来说,刘汝明本人也并不太想为一个不太相干的中东把国家拖入战火中。于是,他放弃了。

不能向英国与法国全面宣战,并不等于不打英国人与法国人,而且在中东的002特混部队也必须救回来。此时的002特混部队处境已相当严峻,失去了所有的重火炮,又遭到几倍于己的敌军进攻,002特混部队损失惨重。几次突围均以失败而告终后,002特混部队只能老老实实呆在拜德拉镇等待海利尔部的救援。然而,他们翘首以待的伊拉克政府军的救援却迟迟不来,002特混部队上下笼罩着一层悲观失望的气氛,一些招募的新兵开始逃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