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辽东攻略 天下第一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山海关,号称天下第一关,古称榆关。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中山王徐达奉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之命,在此建山海关设卫,因其北倚燕山、南连渤海而得名山海关,也是传说中孟姜女哭倒长城得地方。

袁崇焕一行人到达山海关前并未统治守军将领,倒是进城路上都有一些士兵和袁崇焕打招呼,“袁大人”,“袁督师”,“袁大人回来了!”,从他们真诚的脸上看到了喜悦与希望。袁崇焕只是招招手,并未停留,在袁刚的带领下直接进了城内的督师府。用过晚饭,已是黄昏时分,袁崇焕拒绝了守楼士兵的陪同,独自走上山海关城楼,细细地观察着山海关周围的一切。

山海关的城池是一座小城,接近正方形,大约1~2个平方公里的样子。整个城池与长城相连,以城为关。城高约四十尺,城墙厚约二十尺。箭楼是“天下第一关”的主体,也是主城楼,另外三座成楼分别是靖边楼、临闾楼、牧营楼。城池与长城相连,向北,长城沿燕山余脉的角山蜿蜒而上,向南,直达海边,构成整个防御体系。北面是绵延的燕山山脉,南面是浩瀚的渤海,海风阵阵,依稀听到拍岸的涛声,东面是辽阔的辽河平原,西面则是因二百多年屯军而自然形成的小城镇。袁崇焕不禁暗自佩服当年修建山海关的徐达,好一处巧夺天工的军事要塞,厚厚的城墙、完备的防御设施,绝对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在冷兵器时代,这座军事要塞绝对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坚固堡垒。

离开城楼,向北走在宽宽的长城城墙上,箭垛、烽火台,依山而筑的长城显得是那么的厚重,那么的不可逾越。然而,这份厚重却隐含着太多的无奈与辛酸。抚摸着厚厚的长城砖,袁崇焕仿佛听到了长城的诉说,诉说着修建长城时民工和军人的血汗、工匠们巧夺天工的技艺和艰辛,诉说着卫青、霍去病、李广、陈汤等扬眉吐气的金戈铁马,诉说着边关军民饱受来自游牧民族骑兵掠夺、屠杀的血泪。

长城,主要在两个朝代修建与重修,一个在秦朝,数以百万的民工倾洒的血汗、留下的尸骸,并没有换来秦朝的万世基业,反而换来的是秦朝的灭亡;另一个则是当今的明朝,虽然曾经换来百年的边关稳定,但从进攻性的驱逐蒙古,到防守性的建关设卫,重修长城,却是大明王朝从进攻转向防御的典型象征。如同一个地主一样,已经不求发展了,一心想着长城以内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了。在汉族文化处在高峰的汉唐盛世,从来就不把长城当作防御重点,陈汤留下“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豪言壮语是对“进攻是最好的防御”这句话的最好诠释。长城是无奈的,它既像是护卫汉民族的坚实臂膀,又像是捆住了汉民族雄心的镣铐,更像是汉民族-这个先进的农耕民族在面对游牧民族骑兵时无可奈何的象征。与其说是炎黄子孙的非凡智慧,不如说是留在这片美丽土地上不和谐的疤痕!

袁崇焕拍了拍厚重的城墙,望着关外美丽富饶的松辽平原,想着整个东北丰富的物产资源,不禁叹了口气,随口吟道:“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好诗!”,几声掌声打断了袁崇焕的沉思, “袁督师,满桂想死你了!”,“曹文诏拜见督师大人!”,“赵率教拜见袁大人”,话音此起彼伏间,三位青史留名的辽东著名将领出现在袁崇焕面前。原来山海关的几位将军听说袁崇焕已经返回山海关,询问士兵后一路来到长城上。袁崇焕拱了拱手:“三位将军好!”,说着打量起三位站在面前的将军。满桂,四十岁上下,典型的蒙古好汉,颇有三国张飞之风,为人憨直,作战勇猛;曹文诏,明末第一良将,三十来岁的样子,武艺高超,智勇双全,有着赵子龙的风范;赵率教,五十多岁,领兵、练兵有方,作战身先士卒,是以为堪比黄忠的老将;还有一位蒙古族悍将,祖大寿,此刻应在宁远。望着眼前的三位将领,看到他们眼中的喜悦和希望,袁崇焕不由得豪情顿生,明朝并非没有人才,实乃用人不当,才致如此不堪!有这几位良将在手,加上日后打算奏请皇上调来辽东的卢象升,还有吴襄、吴三桂父子,自己调教出的袁刚、张铮和一批特种兵,再加上委托孙承宗等人改进的兵器,辽东何愁不平!

“三位将军,可曾理解我刚才说吟诗中的含义?”,三位将军有点发懵,袁崇焕再问一句,“诸位再想想,如果我们没有长城,我们难道就没有机会能打赢对面的后金吗?”

三人毕竟都是武将出身,一时没反应过来。袁崇焕没有等他们的回答,直接说道:“天色已晚,三位将军先回去休息,想想我提出的问题,明天一早,升帐议事。”,袁崇焕步下长城,三位武将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琢磨着袁崇焕提出的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