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


山路上走来八个人,虽然荒郊野外,却还是足见这八个人的派头,打头的是两个彪形大汉,腰里系着一尺来宽的大板带,肚腹两边各插着一支驳壳枪,却用衣襟遮着;接下人的是一个精明的短个子精壮汉子,一身黑绸子对襟衫,灯笼裤,腰间宽板带,却插着两支驳壳枪,驳壳枪枪把上飘着束红缨带;在这个人靠后不远的地方,一个少年紧跟着他,虽然这少年不足二十岁的模样,脸上有一道伤疤,显然是刚负伤不久,但也结了痂,边缘有些嫩嫩地发红,但正是这道伤疤使这少年平添了一股豪气,这少年穿着却很收敛,只是一席灰色长袍,一项黑呢子礼帽,不似前三个人一眼便可看出其剽悍,紧跟着少年的是两个小跟班打扮的小厮,一个手里拿了一支烟枪,另一个手里提着水罐,也是不足二十岁的模样;再后面两人,一个一身长袍,虽然年纪不大,却也是满面风尘,倒是一位饱经风霜的帐房先生,另一个显然是一个挑夫,对襟小夹袄,挑了一付担子。

这正是自上盘山鬼子包围圈冲出来的宋一牙等八人,打头的是许二楞和李得胜,接下来的是陈五,第四个人便是宋一牙,他是这八个人中的官阶最大的,当然被战士们拥护在中间位置,宋一牙后面的是顾卫平和娃子,最后的两个人,帐房是李先敬,挑夫是二班长万适之。

他们已经悄悄地撤出了鬼子的包围圈,所幸的是没有碰到鬼子们的哨卡,只是路上遇到几伙盘查的伪军,却也都被他们这身奇怪的打扮蒙混过去,一路下来,他们之间已经形成了默契,他们是距当地二百里远的土城子县县城的一个“黑帮”——菜刀帮,宋一牙被“推举”当了少帮主,其他的都是“少帮主”的跟班和保镖,如果不是这个身份,身带武器是很麻烦的。

一路上,大家也相互熟悉起来,娃子叫严西娃,李得胜常叫他娃子,所以大家都这么叫开了,顾卫平不用说,因为是营长张大林的警卫员,大家都是熟悉的。二班长的名字最有文化气,是村上私塾先生给起的,叫万适之,不过大家都说,这个名字倒是挺适合他的,总之,他打扮成什么就象什么,万金油,一切适应。最值得一提的是陈五,不仅枪法百发百中,百步穿杨,而且还有一身好武艺,是少林寺俗家弟子,一套少林拳在手枪排时就鲜有敌手,大刀排、手枪排都抢着要他,最终他自己选择了手枪排,用他的话说,“什么都不及枪弹痛快”,军区一号首长几次想调他做警卫员,都让营长张大林死乞百赖地留下了,说实话,这样的战士一个要顶好几个用呢。许二楞也有一身好武艺,家传的大刀耍得虎虎有风,宋一牙暗想,等有了落脚点,一定得给他找把大刀,这一路上,就听他自言自语得多,反来覆去的只是一句话, “有了大刀才有俺许二楞!”

为了让菜刀帮象菜刀帮的样子,菜刀帮的招牌当然是菜刀了,于是宋一牙他们对菜刀又做了分配,许二楞、李得胜、陈五和宋一牙各一把,宋一牙还利用休息时间指导他们把那套融合了太祖长拳的菜刀刀法练得滚熟,陈五和许二楞有武功底子,对刀法领悟比较快,在感叹刀法实用外,还对其中个别招式做了改进,如果现在这套刀法再使出来,比当日宋一牙初练菜刀时强多了,真可谓是招招夺命、刀刀毙敌。

等他们赶到营长指示的集结地点时,军区大部队已经开拔,就是营长张大林,他们也没有找到,大家都很郁闷,宋一牙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好先找了个客店,住了下来,几个人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么找下去不是个办法,宋一牙想了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打回去,再成立革命根据地,等着军区来联系他们。陈五道,“回太平县不好,因为大家大部分都是原籍太平县的,街面上难免会碰上熟人,碰到了不好办,不如选安平县城。”大家一想,也没有别的办法,便都同意了。

于是几个人又出了城,向着安平县城而去。于是大家又出了镇子,向安平县城进发,不多时,几个人便进了山。

一行八人正走在路上,突然间,一声爆喝响起,“站住,干什么的?”

从树后跳出一二十条汉子,穿着夹袄,有的手中提着木棒,有的手里握着大刀,许二楞回头看了看宋一牙,宋一牙便摆了摆手,无所谓的停下脚步,那群汉子中当头的一人,手里平端着一支驳壳枪,喝道,“干什么的?留下钱和行李,人!滚蛋!”

打头的许二楞并不惊慌,上前一步,双手一抱拳,道,“道上的朋友,咱们是土城子菜刀帮,还请各位赏个薄面,借光通行。”一路上,宋一牙硬叫许二楞把这句话背熟了,倒也躲过几个麻烦。

“放屁,老子管你鸟个土城子、石城子,菜刀帮、菜板帮的,要想打榜山过,就得给俺留点念儿想!兄弟们,上!”领头的汉子不买帐,挥着枪,领着人就想冲过来!

“慢!”陈五说话了。

领头的汉子一看陈五,紧绷的脸跳动了一下,陈五敞着怀,两支驳壳枪的红缨带随风轻轻飘动!

只听得“呯!呯!”两声清脆的枪响,领头的汉子一激淋,两只正在天空飞翔的麻雀扑楞楞落在地上,陈五一支手一支驳壳枪,黑洞洞枪口已经指向那领头的汉子,枪口还飘着清烟!“怎么着?大家都是在道上混的,非得撕破脸儿吗?”

“扑通”,那领头的汉子已经跪在地上,枪口也垂了下去,“各位大爷,请报个名号,小的回山也好向司令有个交待!”

陈五已经将枪插回腰间,道,“回去告诉你们老大,土城子菜刀帮宋少帮主有事途经贵地,因事情紧急,就不上山拜码头了!再会!”

说罢,宋一牙们一行八人施施然从这伙人中间穿过,走出一百多米,顾卫平才伸出舌头,道,“刚才真是吓死了!”

宋一牙哈哈一笑,道,“害啥怕呀,咱们八个人十多支枪,怕他们这伙乌合之众?”

陈五也道,“是啊,要不是看他们也是生活所迫,让鬼子和白狗子逼得上山当了胡子,就这么一、二十人,哪够咱们消化的呀!”

众人都笑了起来。

“宋少帮主,各位兄弟,请留步!”大家还没笑够,后面突然传来喊叫声,一回头,只看百十人匆匆赶来,带头的一个汉子一边跑,一边叫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