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台海之仙术财色 第一卷 MBA 第七章道家至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36/


第七章道家至宝


刘金玉走后,刘玉柱盘算着:明天要去买些画符用具等材料:白酒、黄裱纸、朱砂、笔、还有准备檀香、桃木、大米、瓷碗等用具。

这些材料,也有质量上的区别,朱砂是年代越长久越好,百年朱砂最佳;而画咒的纸,则分颜色的,包括金色、银色、紫色、蓝色、黄色五类,金色符箓威力最大,同时要求施法者的道行也最高,消耗的功力也最大,银色次之,紫色、蓝色 又次之,威力最低的是黄色。

当然,材料越好,其价格亦是不菲。目前刘玉柱囊中羞涩,可买不起高档材料。

五鬼搬运大法系五鬼系法术,属于常见的中级道术。五鬼系法术另外还有五鬼运财、、五鬼煞等。

五鬼运财就是供养五个善鬼,请求他们为供养者增加财运,制造生财的机会,保佑他事业顺利。

五鬼搬运就是雇五个鬼作苦力,帮助搞搞运输,算是比较高级的法术,比较懒的法师对此术十分青睐。

五鬼煞则是一门异常邪恶的法术。首先要选五个厉鬼,对他们施法加以禁锢,让他们成为施法者的奴隶,并且施法者还不断地用各种法术折磨他们,以让他们保持凶性。所以五鬼煞中的五鬼是最悲惨也是最凶残的。一旦施法者放出五鬼煞,五鬼 就会按其意志疯狂地折磨、摧残受术着的肉体和灵魂,直至其彻底毁灭。

由于道门不同,大部分的道门,都是平时就供养着真鬼,但是也有不少的门派使用的是符咒,零时召唤而来的。

刘玉柱所用的法门是先在黄纸画上五鬼符;

而画符是相当重要的一件事,所谓“神无形而形于纸,道无形而形于心。以我神合彼神,此呼而彼应,此作而彼灵。”

画符时人的意志,决定着一张符是否有用、好用。若是画咒之时,不够专一,心存邪念,心术不正,那所画出的符咒,可能非但无验,还害人害已,那就是鬼画符了。

刘玉柱虽然才一脚踏入修行之门,但是对于符咒与阵法的认识,却比许多多年修行之人,要来得更加深刻些:

符咒,就是微缩阵法,只是材料、载体不同罢了。

符箓就是载体,而阵法的载体那就更多了,大多是以大地为载体,也有的是在其它物品上,如飞剑、玉佩、戒子、甚至身体。而宇宙虽又能说不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大阵中套着许多小阵的极其复杂的阵法呢?

与阵法中的独立的能量系统相对应,在符咒中就直接表现为将神识力或叫精神力、意志力或真元能,刻录在符箓上,然后以咒语引动这微缩阵法。

构成符咒这微缩阵法的要素,还包括那些笔划,就是符图,其构成主要是由园形、螺旋线、睡8字、横坚、斜线及方框以及寓意深刻的汉字语句所组合而成;这就是相当于阵法中各种布阵材料或是大阵中的小阵。

而符的结构又分为符头(符座)、符窍(符胆)、符脚;对应於阵法则是阵眼、阵脚等。

……;

若是这样地理解,则神秘的符咒,就不那么地神秘了。

第二天,刘玉柱准备好了材料,画出了代表五鬼形体的符咒,并在自家后院布置好了施法道场。

这五鬼乃五位阴将,分别是:曹十,张四,李九,汪仁,朱光。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当夜十二时,刘玉柱在自己后院,开始了有生以来,第一次作法:

先烧纸人,然后手里虚划符咒、口中念念有词……,随着急急如律令的敕令已出,只见阴沉的院落中更加阴沉,五道黑烟破空疾疾飞去。

未几,随着一道金光一闪,院中多了五位金盔金甲的将士,其中一位手中拿的,赫然就是那阴阳镜,呵呵,作法成功,阴阳镜到手。

谢过五位阴将,兑现过对阴将之承诺后,五位阴将腾空而去,收拾好院中的米碗、檀香等物,刘玉柱拿着阴阳镜,急速回到自己房间,心情澎湃。

房间里,刘玉柱因激动而双手颤抖地捧着阴阳镜:真是好宝贝。果真是西汉时期所制,与书上说的特征一致,这黑块白斑象征着阴阳太极,上照苍穹、下探九幽,所照妖魔,直接化幻原形,降妖驱鬼、道家至宝哇!

刘玉柱喃喃自语:“看看这纹路,主纹突出,地纹渐消,四乳钉、四分法,这半球形纽,阿?”

刘玉柱由于太紧张,不知怎么搞的把那半球形纽突然扭掉了,这,这,这是乐极生悲呀。

刘玉柱连忙把半球形纽往镜子背面中央按去,“这怎么粘得一点也不牢固呢?”

按着按着,只听一轻声脆响,噫,又连在一块了,刘玉柱突然明悟:这个纽就象按扣一样,可以取下的,呵呵,作的真是精巧阿,这里面是否有什么机窍呢?

再掰开,再按上。原来果真是象按扣一样。

再掰开,这是怎么作的?啧啧,这么精巧。仔细瞅瞅、研究一下这纽把。

这纽把竟然是中空的,这里面藏有东西?

刘玉柱从抽屉里找出一把小镊子,轻轻地探入纽把里,慢慢地、一点点地向外拉,纽把里所藏东西,越拉越长,是丝绢,上面有字,藏宝图?

这下发达了。

丝绢终于被全部拉了出来,刘玉柱急不可待地打了开来,文字?鸟虫篆?这个是图案,符咒?

字迹太小,刘玉柱又找出放大镜来仔细查看。

不像是丝绢,倒像麻纸,西汉麻纸!

这纸要比东汉的蔡侯纸早100多年呢!

发达了,真真发达了,就这麻纸就价值非凡。有文字的麻纸,更加珍贵阿,这麻纸处理的还真好,能保存这么长时间,

只是对这鸟虫篆的文字,刘玉柱却是认识不多。

这文字应该是阴阳镜的使用口诀,不过这符咒是什么呢?

……

下面的问题就是怎么变钱了?

文字好破译,找本字体字典,对照就能破解了。

就是这东西卖给谁呢?这阴阳镜对我来说,用处却也不算太大,难道我会去捉妖降鬼?

唉,这纸上文字?抄录出来吧,财不露白,可不能拿去复印,另外这复印会不会对这个麻约有损伤。抄吧!

这是道家至宝,道家?道家?不如就把它献给指南宫吧,作为指南宫的镇宫之宝,对于提高指南宫在台湾道家的地位,团结全台道教或许有些作用。

如此至宝,献给指南宫,他们肯定要给些奖励吧,观主也知道我现在缺钱,就要些钱吧,这东西值多少钱呢?我可别吃亏太多了,记得以前中央电视台有个“城市寻宝的节目”,以西汉古董算,在大陆我那个年代估价的话,大概每样都有至少150万人民币左右,若是卖到香港以美元计的话,至少能达到80万美元,而这西汉麻纸更珍贵,大概120万美元也是值的,呵呵,200万美元是有的,观主是我的半个老师,这香火之情还是有的,就半价吧,多出的钱,权当捐给指南宫了,又有面子,又有里子,嘿嘿,就这样办了。

刘玉柱计算妥当,小心翼翼收拾好阴阳镜,坐在床上开始打坐入定练功,心里还在想着不能入定时间太长,免得耽误天亮去指南宫办大事情。

10点左右刘玉柱从入定中醒来,洗浴一番,向老爸说了一下,就急忙向指南宫方向行去。

到了宫门口,却遇见侍候观主的道童,道童见了刘玉柱就说:“师尊与无尘师叔在无尘师叔的暂居处,等你!”

“等我?”

“呵呵,昨日,无尘师叔曾启一卦,说你今天上午要来有重要的事情。”

“阿?原来这样,无尘老师,果真道行深厚!不过呢,呵呵,我这弟子也不赖,是不是道弟?”

“什么?道弟?你入门比我迟,才是道弟呢!哼!”

“你年龄比我小,当然是道弟了。”

刘玉柱与道童打屁胡侃间,来到了无尘老师的暂居处,进屋一看,观主与无尘老师都在。

无尘首先开口:“说吧,你今天来有什么重要大事?”

于是,刘玉柱就拿出了阴阳镜,并把其来龙去脉交待一清二楚,当然也把捐献的事说了,只不过他自己盘算要多少钱的事,可是不能说出口的。

观主听了后喜得嘴都合不拢,立刻吩咐道童:“快去把几位长老找来。”

无尘则拿着刘玉柱携带的放大镜,爬在茶几上细细研究那些文字。

盏茶的功夫,房间里来了三位银须飘飘的老道。观主将事情小声述说了一遍,然后向刘玉柱介绍:“我们指南宫共有五位长老,是按五行来排名的,这位是大长老金真子,这位是二长老木真子,这位是四长老火真子,还有二位长老在外云游,这位就是刘玉柱刘小道友。”

刘玉柱连忙与三大长老一一相互致礼:这五位长老肯定与五行大阵有关。观主给我的笔记也是阵法相关的,指南宫必是以阵法见长。

四人见礼毕,观主便与三位长老挤在一块,琢磨起了阴阳镜。

无尘研究了一番文字后,又前面背后左边右边翻看着研究起那麻纸。随后,无尘将麻纸交给了观主,进里屋拿出纸笔,和观主边推敲边在白纸上写着字,显然是在将鸟虫篆字翻译成现代汉字,过了会儿,观主点点头似乎很赞成无尘的翻译,便把麻纸和白纸交给了三位长老,而把阴阳镜又拿了过来,与无尘小心地翻看着。

终于,五位老道放下了研究‘课题’,一起把眼看向了刘玉柱。刘玉柱却用目光将五个老道挨个看了一遍,最后看向了观主,观主却又把白纸交给了无尘,无尘开口说话了:“不错,确实是西汉的,道家至宝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