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男孩被父挂上“在上网吧格杀勿论”牌子游街

胸前被父亲挂上牌子,上写“再上网吧格杀勿论”,脖子上拴着绳子……昨天下午2点20分,在天桥区制锦市北侧,当11岁的小管被父亲用绳子牵着出现在街头时,观者无不目瞪口呆。“老管,这是咋的了?”“这不是你儿子吗,咋这样对他?”



老子拴儿子 边走边吆喝:



大家都看啊 小子不学好!



下午2点35分记者赶到现场时,小管和老管刚刚离开。在路边卖冷饮的李女士向记者描述了刚才的场景。



当时,老管边走边吆喝:“大家都看啊,这小子不学好,一天到晚泡在网吧里玩儿。放暑假好几天了,我整天见不到他人影,刚才在一家网吧里把他逮住了,他还想跑,看你往哪儿跑!”



说着,老管往小管的屁股上踢了一脚。



路边众人见状,急忙上前劝说:“孩子还小,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事好好说,别折腾孩子。”



老管更生气了:“他是在折腾我,这不争气的家伙!老少爷们都看见了,以后发现他往网吧里钻,都给我揍,往死里揍,揍死了我不怨大家!”



老管用一条粗绳拴在小管的脖子上,拖着他向前走。



几名男子急忙上前拉住老管,把纸牌和绳子从小管的脖子上取下。大家继续劝说:“你们爷俩赶紧回家吧,老管,你可不能揍孩子啊,有什么话好好说……”



小管低着头,抿着嘴唇,不说话。



在众人的劝说下,五六分钟后,父子俩回了家。



李女士告诉记者,老管一家来自外地,租了房屋做肉制品生意,小管在附近小学读五年级。



记者对话管氏父子



下午3点左右,记者来到老管一家的住处。



老管看上去40岁左右,体态略胖,正坐在椅子上冲着里屋喊:“在家好好看书,不愿学习就帮着干活,再往网吧里钻,腿给你砸断。”



里屋房门紧闭,小管在里屋。



老管:让他丢丢脸 好长点记性



得知记者来访后,老管十分高兴:“太好了,你是记者,把我儿子登到报纸上,让他好好记着,要不这孩子没记性!”



记者:“孩子的妈妈呢?”



老管:“在街上看摊。现在生意不好,这小子还偷着拿钱去上网。”



记者:“他经常自个儿拿钱去上网吗?每次拿多少?”



老管:“我们来济南做生意两年多了,儿子不知啥时候迷上了网络游戏,一放学就往网吧里钻,学习成绩接连下降。今年春节后我就不给他零花钱了,没想到他从店里的钱箱子里偷着拿钱去上网,每次三五十元。为这个我揍过他好多回了,他就是不改。没办法,这回让他‘游街’,就是让他在大家伙面前丢丢脸,好好长长记性。”



记者:“他只是个十多岁的孩子,这样对待他,孩子能受得了吗?”



老管:“跟他谈了多少回了,不管用啊。家里就这么一个孩子,当然希望他有出息,别再像他爸妈似的。”



记者:“这样当众‘游街’有效果吗?孩子不忌恨你吗?再说,你这样做侵犯人权,是违法行为。”



老管:“儿子知道我为他好,除了父母,谁会这样管他,他还能告我去?”



小管:管不住自己 就想玩游戏



记者敲里屋门,希望和小管聊聊,小管不开门。“开门!”老管吼了一声。



小管把门打开。



虽然只有11岁,记者发现,他个头已有1.65米左右,是个体格健壮的小伙子。



记者:“没事吧?”



小管:“没事,他揍我又不是第一回了,拉我‘游街’是第一回。”



记者:“不会恨你爸爸吧?”



小管:“游街那会儿恨,可一想到我自己,就不恨了。”



记者:“为什么?”



小管:“他是怕我耽误学习,嫌我偷着拿他的钱。老爸不是不让我玩电脑,只是不让我泡在网吧里。过年时,他还给我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记者:“那你为啥还往网吧里跑,还泡在网吧里?”



小管:“我就是想玩游戏,电脑笔记本没上网,不能玩网络游戏。有时我早晨到网吧,一直到晚上才回家。”



记者:“都是玩什么游戏?”



小管:“多着呢,魔兽、传奇、霸王、CS……有时发誓只玩1个小时,但就是管不住自己。”



记者:“这次被‘游街’了,以后还会泡在网吧玩游戏吗?”


小管:“尽量控制吧,最好是不去了。挂在我脖子上的那纸牌被我撕碎了,扔到水沟里去了。”



老管教子引来非议



在事发现场,几乎所有的受访者都不认同老管的教子方式,大家认为,这样做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



对此,山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院王冰教授指出,家长关心爱护子女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老管的行为太过激,不可取。家长采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既不能有效地解决问题,也不能使孩子认识到自身所犯错误的严重性,还会对孩子的成长产生负面影响。十几岁的孩子正处于转型期,心理、性格等方面尚未成熟,极易受到外界的影响,当受到殴打、虐待等暴力威胁时,往往会产生心理障碍,造成心理扭曲。



王冰称,对有严重网瘾的孩子,父母和孩子平常应多沟通,多和孩子交流谈心,用亲情感化他们。



孩子该咋管 请您来说说



目前正值暑假,昨天记者走访了市区内几家网吧。



下午2点,历下区甸柳庄一网吧,27人在上网,中小学生模样的有12人;下午3点,燕山立交桥附近一网吧,30人在上网,中小学生模样的21人;下午4点,海晏门附近一网吧,53人上网,中小学生模样的38人;下午6点,市中区乐山小区附近一网吧,35人在上网,中小学生模样的24人。



一网吧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帮孩子一般利用家长上班的时间出来上网,每次上两三个小时,大都玩网络游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