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媒体称中国新型导弹逼停美军造舰计划

美国海军的DDG-1000驱逐舰从诞生之日起就被誉为21世纪主战舰艇的标杆。然而,由于国会拒绝继续拨款,该型战舰的建造计划在上月底遭到“腰斩”。起初,舆论普遍将其归咎于预算超支,然而美国《防务新闻》网站却在8月4日曝料称,无力应对中国的新式导弹,才是迫使DDG-1000提前下马的关键原因。


“神秘威胁”竟是中国导弹


被命名为“朱姆沃尔特”级的DDG-1000,是美军“从海到陆”战略思想的结晶。军方声称,作为一款集成了大量尖端技术的战舰,它不仅拥有先进火炮系统、远程巡航导弹等打击手段,依托于电子战与隐身技术的自卫能力也十分可观。


正因为如此,当有关方面宣布将该舰的建造总数由原定的7艘大幅削减为2艘时,军事观察家们顿时一头雾水——号称攻防一体的DDG-1000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迫使美军不得不忍痛割爱?开始,外界大多怀疑是该舰一路飙升的造价(单价超过30亿美元)影响了军方对它的信心;但随着国会听证会的细节被披露出来,人们才意识到问题绝非如此简单。


《防务新闻》指出,近几个月,美国国会海上力量委员会在对DDG-1000的战场生存能力展开论证时,曾经反复提及一种“高度机密”的导弹威胁。根据知情人士透露的信息,这种威胁“与以往的任何类型都有区别”,而且是在最近几年才得到重视。由于DDG-1000在设计阶段没有充分考虑此因素,它在面对这种威胁时显得出人意料地脆弱。


尽管有关方面对这种神秘武器的技术细节三缄其口,但许多军事专家都对其真面目做出了各自的推测,有人认为,它是一种能够进行超音速攻击的巡航导弹;更多的分析指出,这种引起美军高度重视的秘密武器,实际上就是曾经被舆论热炒、中国军方正在加紧研制的“反舰弹道导弹”。


美专家称找不到对抗手段


中国发展反舰弹道导弹的报道,最早见于2006年初的《简氏防务周刊》。美国业内人士一直在评估这种导弹对美国海军的威胁。


“中国人在这个领域投入了很多资源,”美国国防大学的伯纳德·科尔教授向《防务新闻》表示:“这种武器确实构成了明显的威胁,我不知道该如何对付它。”现任东亚政策顾问的退役将领埃里克·瓦登则指出,“反舰弹道导弹”应当是解放军装备的DF-21中程导弹的某种变型;这款导弹经过改进后,拥有攻击海上移动目标的潜力。


据信,中国开发弹道导弹反舰技术的初衷,是在台湾海峡有事时阻止美国航母战斗群的介入。这种导弹在实战运用时,首先将弹头发射至敌舰前方数十千米的位置;进入大气层后,则采用与巡航导弹近似的飞行轨迹,在下降高度的同时利用雷达和红外探测手段对目标实施定位,直至准确命中。这种独特的复合式弹道,显著降低了这种导弹被常规手段击落的概率。


在美军现有的武器库中,只有专门为弹道导弹防御设计的“标准-3”(SM-3)拦截导弹能够抵消这样的威胁。前不久,美军方宣布加紧为现有的驱逐舰改装该型导弹,或许就是出于这种考虑。而DDG-1000最大的缺陷恰恰也是出在这上面。《防务新闻》指出,DDG-1000在设计时并未给“标准-3”留下余地,这就导致该舰在从天而降的弹道导弹面前缺乏可靠的自卫手段,生存能力势必因此大打折扣。


欺骗舆论反暴露自身缺陷


为了使自身的扩军计划获得预算支持,美国军方在接受立法部门质询时往往夸大武器的纸面性能,而对可能存在的隐患闭口不提。现在看来,DDG-1000就是这方面的适例。当初,在对该项目进行公关时,美国海军曾经信誓旦旦地宣称,与现有的“宙斯盾”驱逐舰相比,该舰“水面火力提高3倍,雷达辐射面减少50倍,防空能力提高10倍”。


然而,就在7月31日,军方代表巴里·麦克库勒中将却在书面证词中承认,被吹嘘为“全能战舰”的DDG-1000非但拦截不了弹道导弹,甚至连普通的“标准-2”防空导弹都无法正常使用——从美国国会议员到各国军事爱好者,所有人都受到了美国军方的愚弄。


“标准-2”导弹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投入使用,是美国海军舰船对抗敌军飞机和掠海导弹的主要武器,在现役大多数战舰上都有装备。如果麦克库勒中将的证词可靠,那就意味着DDG-1000的防空能力比旧式战舰还要孱弱,对于一艘排水量超过13000吨、身价数十亿美元的主力舰而言,这种低效费比的设计显然无法让挑剔的国会满意。造成这个问题的原因,在于舰上从一开始就没有搭载真正与“标准-2”导弹兼容的雷达系统;这样的缺陷不能归咎于个别人的疏忽,而是同设计人员的思路有关。


目前,DDG-1000的防空手段仅限于射程有限的57毫米火炮与“海麻雀”导弹;虽然可以依靠隐身设计尽量规避敌方的搜索,但遭到密集攻击时依旧难以幸存。有分析认为,DDG-1000自卫能力不足,使其变成了攻强守弱的“浮动火药库”。由于缺乏在高威胁水域单独作战的能力,该舰出动时必然要依靠其他舰只的“贴身护卫”,大大降低了兵力部署的灵活性。


说“寿终正寝”为时尚早


既然DDG-1000驱逐舰存在如此严重的缺陷,也就不难理解美国国会和军方为何会对其丧失信心。当然,造舰计划的缩水,最主要的受害者要属有关的军工企业。在国会宣布这一决定的次日,承包DDG-1000工程的巴斯钢铁公司便派人前往华盛顿抗议;一些来自船厂所在地的议员也抱怨说,该项目的提前终止,将令他们所在的选区损失数万工作机会。


《防务新闻》指出,为安抚这部分人的情绪,美国国会与军方正在探讨DDG-1000的各种替代方案。由于现有的“阿利·伯克”级“宙斯盾”舰造价便宜、技术成熟,也有能力击落潜在对手的弹道导弹,业内人士倾向于追加该舰的建造数量以确保舰队规模。当然,考虑到DDG-1000的研制耗资不菲,军方可能会在这批“替代品”上采用诸如电力推进装置等原本为DDG-1000制造的设备,一方面可补偿军工企业的经济损失,另一方面也有助于确保自身在技术上的领先地位。


不过,如果断定DDG-1000项目将就此寿终正寝,倒也为时过早。无论是美国政府、国会还是军队内部,现在仍然有不少支持DDG-1000项目“复活”的声音。这些人认为,抛开设计上的瑕疵与高昂的造价不提,作为一种全新的平台,该舰在升级潜力上比起现有的各型舰艇都要高出一筹。如果从长计议,维持它的建造数量,对于防止美国的船舶工业出现技术断层和工人流失有积极意义,而且还可为下一代舰艇的设计制造积累更多经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