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害怕中国东亚崛起 或弃韩国维持亚太支点

日本和韩国同为美国维持亚太地区战略利益的重要盟友。韩国的存在,曾于上个世纪成功阻止共产主义势力占据整个朝鲜半岛,美国由此保全了在亚洲东海岸的桥头堡。现今,在美国的大力扶持下,抓住了机遇的韩国已经拥有了相当的国家实力,成为亚太局势中不能忽视的一股力量。


以当前趋势来预计,中国崛起已成为推动二十一世纪上半叶国际格局改变的主要因素之一。这一历史进程,早在上个世纪后期就展现了明显的态势。中国崛起的全球范围影响,还需要中国实力的进一步提升才能清晰呈现。在此之前,中国实力的日益壮大,已经带来的东亚地区力量对比的剧变。


由于地理位置的因素,韩国必然成为最先感受到中国崛起带来变化的国家之一。


韩国的实力局限了韩国的作为,夹在中美俄日等大国的中间更是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韩国弱势的国家地位。韩国的面前,就摆着一个非常现实的困境。在独岛问题上,美国显然已经摇摆了。从韩国在独岛问题上的一贯敏感表现,不难推测美国人事先预料到了韩国人的激烈反应。


美国人刺激韩国人并非偶然,独岛的主权未定表明美国在政策上向日本倾斜着。


中国崛起,对于美国来说也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课题。美国必须要面对一个可能比前苏联更难对付的新竞争对手。因此,美国在战略上需要抉择。


和中国走上战场,这是美国实力体最希望避免的结局。两个大国之间的战争,很可能双方都成为失败者。美国的国家实力并不足以支持其获得对中国的压倒性优势,迫使中国迅速屈服。


过分压迫中国的生存空间只能导致中国用最激烈的方式来挑战美国的利益。避免与中国的军事总较量,中美之间的国际政治游戏还将继续。中美关系需要更多缓冲空间。空间上的距离能够让中美之间的冲突演变为军事较量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当然,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对于中国的担忧不会消失。避免战争不意味着对中国的全面退让,甚至根本就不意味着退让。美国退让,只会在利益需求的前提之下。这也是实力保全的手段。


遏制中国并非美国国家战略的第一目标,实现美国全球范围内的战略利益才是美国在国际政治游戏中考虑的首要因素。


中国国家力量的显著提升,带来了几个重要的改变。


中国经济规模的日益庞大,很自然地增加了对韩国的吸引力。韩国是难以拒绝中国的经济亲和力。虽然经济利益不是国家政治趋向的唯一因素,但也必然是其中不能忽略的因素。


经济和科技的发展给中国国防力量的建设奠定了更为优良的物质基础。在跨越式发展的指导思路之下,中国的军事力量也按照国家利益的要求稳步发展着。国防力量的发展,必然给那些想要与中国为敌的势力以巨大压力。那么,与中国对抗的军事成本也就理所当然会大大上升。特别是随着中国远程打击能力的上升,距离中国过近的区域往往压力倍增。


由于国家实力的强盛,在政治领域中国也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在包括朝核问题在内的国际和地区事务中,中国往往成为解决问题的关键。这也就是说,与中国为敌还需要付出惨重的政治代价。


面对多重压力,与中国对抗就必然承担极大的风险和损失。平白无故地与中国做对是任何一个有理智的国家所不愿意做出的选择。韩国愿意作为盟国的盟友遏制中国的崛起,一方面是因为对中国崛起的害怕,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美国可以提供不少利益。问题是,这种情况并非一尘不变的。


美国已经意识到了与中国对抗的前沿过于接近可能对美国的全球战略带来无谓的压力。美国所拥有的是远程打击优势。不拉开距离的话,美军的存在同样越发脆弱。美国将驻韩美军南撤,甚至宣称可能会进一步减少驻韩美军,未必没有这方面的考虑。可以说,随着中国军事力量的发展,韩国作为围堵中国的前沿军事基地已经显得不适合了。驻韩美军的存在意义不是韩国,而是美国的国家利益。这也就注定了当大量美军驻扎在韩国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需求的时候,美国必然改变其驻军策略。


美国不会就此放弃韩国,韩国的重要性却毋庸置疑地下降了。


在韩国的军事前沿作用下降之后,日本就是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不可替代的前沿阵地了。日本自身拥有超越韩国的物质基础,离中国的距离也比较远,更不可能通过陆地联系到中国。同时,日本参与对抗中国的主观能动性也更大。毕竟,中日之间的领土领海矛盾要远远超过中韩。中日的历史积怨使得中日关系根本性改善难度极大。这也就意味这,美国在日本可以以比较小的代价获得比较大的收益。因此,日本更得美国的亲睐。这样也就不难理解美国方面会在韩国相当敏感的独岛问题上立场向日本方面倾斜了。只要有了日本这颗钉子钉死在中国的东面,即便不能将中国海军限制在近海,也能够将中国海军很大一部分力量牵制在西太平洋近海地区。


韩国自身的表态也一定程度上促成了美国对其态度的转变。比如对于驻韩美军的态度,又比如期望在东亚地区成为调和者的角色,这就是美国所不愿意看到的。美国需要的是一个一心一意与中国对抗的东亚堡垒。而韩国已经因为各种原因离此要求越来越远。美国必然会把更多的精力用来扶植日本。韩国必须做出自己的抉择,要么忍受日韩关系中的地位继续弱势,要么引入外力介入到日韩之间的较量与对抗中来。


淡化韩国的军事意义符合美国亚太战略的要求。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中美出现军事对抗甚至战争的可能性。将军事对抗的前沿转变为政治博弈的前沿,符合中美双方当前对于对方的定位。


韩国在美国全球战略中地位的转变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这个过程能否进行下去以及进行的速度很大程度取决于中国自身力量的发展及力量的运作手段。


考虑到未来在亚太地区制衡日本的需要,我国的确有必要早做准备,在韩国所关心的问题上拉韩国一把。笔者对于韩国人也无天然的好感。出于国际政治较量的需要,有些事情不是以个人好恶来决定的。为了减少消耗在日本的身上精力,就必然支持韩国对抗日本。哪怕这个韩国仍然在立场上亲美,只要其反日,就符合中国的利益。毕竟,随着中国实力的日益增强,韩国自身也会日益感受到参与美国军事集团的东亚冒险是其国家命运的必输之赌。一旦战争爆发,首先被摧毁的恐怕也就是那些距离比较近防卫力量相对弱的国家。


原本理论上有两种选择。或怀柔为主,或威慑为主。鉴于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存在仍然非常强大,威慑策略只会让日韩矛盾被掩盖,从而把韩国向美国方向推。因此,怀柔是中国发展对韩关系不二的选择。当然,怀柔不是无限制的退让。在包括苏岩礁等问题上保持适度的强硬是应该的。否则韩国也难以相信中国会在必要的时刻介入到日韩矛盾中去。当然,这又需要中国在适当时机推波助澜,让日韩矛盾超越中韩矛盾,成为韩国外交的主要矛盾方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